WeLab申請虛擬銀行牌 首批客戶瞄準科技達人|香港金融管理局|陳家強

WeLab申請虛擬銀行牌 首批客戶瞄準科技達人|香港金融管理局|陳家強

虛擬銀行】香港金融管理局大刀闊斧篩走三分之一虛擬銀行牌照申請,有傳本地科技金融公司WeLab亦非百分之百獲批。WeLab資深顧問陳家強近日接受訪問,澄清WeLab申請虛擬銀行牌照未有被打回頭,目前正按計劃逐步落實其商業模式,並積極招兵買馬;同時,WeLab與不同的供應商洽談合作,絕非紙上談兵。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iStock、unsplash

週一(11月26日)虛擬銀行發牌再有新消息傳出,有報道指金管局向其餘申請者發出電郵問卷,調查營運計劃詳情。

市場解讀為虛擬銀行牌照申請進入較詳細審批階段。

陳家強曾擔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深明金管局於審批牌照時有其程序,亦需時去處理。

另一方面,他對WeLab的申請信心十足。

「WeLab很早已經認真籌備,從開始每個步驟的準備工夫都做得很足,申請文件過千頁。」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緊守3i取悅顧客

他強調WeLab經營虛擬銀行會非常著重用戶體驗,致力提供全新、有別於傳統銀行服務的體驗。

「傳統銀行服務很分散,儲蓄、投資、買保險有不同戶口,惟所有金融服務單憑智能電話就能夠好好處理。」

撇除開戶困難且需時這個普遍問題,陳家強認為傳統銀行的資訊不夠透明、流通,主因是不夠「聰明」,但只要結合科技就可以處理很多問題。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我們心目中理想的虛擬銀行服務是由科技推動,有新科技就能提供新體驗,希望顧客感受到虛擬銀行服務跟傳統銀行是有所不同的。」

那麼,如何透過科技提供資訊給客戶,進而為他們解決疑難,兼且可感受到流暢的使用體驗呢?

WeLab緊守三個「i」—Instant、Interactive、Intelligent(即時、互動、智能)。

WeLab為以網上貸款起家的金融科技企業,所以科技正正是WeLab的殺手鐧。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集團旗下的網上貸款平台WeLend,在內地則以「我來貸」名義經營。

早已應用人工智能(AI)技術,打造聊天機械人WeBot,幫助解答客戶貸款相關的查詢。

自推出以來WeBot已經處理約1,050萬個聊天對話。

過往農曆年期間,内地的客服團隊均需要輪班工作,但WeBot推出後,員工可回鄉與家人慶祝佳節,在假期間的客戶查詢全由WeBot代勞。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unsplash

 2018年4月,全部客戶查詢中就有86%是由WeBot處理。

這部分的工序原本需要超過100名員工處理,節省逾15,000個工時。

後來WeLab亦成功研發、並於WeLend推出債務規劃智能顧問,可以根據用戶信用報告的數據,在幾秒内計算多達32,000個組合。

按照每位客戶的情況,計算還款期及利息支出等,得出最快捷、最易供及最慳息方案,為客戶建議最適切的債務整合方案。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unsplash

「AI卡數精算師於2017年3月推出以來,我們的結餘轉賬貸款處理時間減少了27%,結餘轉賬平均單筆貸款金額增加37%。要建立虛擬銀行,科技一環必不可少。誠然,WeLend具備有關科技經驗,且已證明是可行的。」

從2013年成立至今短短數年間,累積超過3,300萬註冊用戶,平均每2.5秒新增一名註冊用戶;客戶在數分鐘内填妥並成功遞交貸款申請,可最快在3秒獲得批核結果。

要將上述技術轉移應用於虛擬銀行,相信對WeLab非難事。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unsplash

一機在手掌握所有

虛擬銀行應該提供更聰明、更智能化的體驗,客戶只要一機在手即可掌握很多東西,WeLab希望將話事權交回顧客手中。

陳家強指出,藉著數據可讓他們了解自己現時消費狀況,再選擇所需方案。

「將所有相關資訊準確傳遞給客戶,他們就會用,且用得開心,並能作出明智決定。」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unsplash

WeLab目標客戶為年青一代、科技達人。

陳家強亦承認這是第一批,也是最理想及最易吸納的一群。

「但所謂年青,其定義多取決於心態,而非實際年齡。」

他補充,以WeLend現有客戶作基礎,他們的朋友亦是目標客戶,屆時可提供其他更全面的服務給他們。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unsplash

談到虛擬銀行潛在金融場景, 陳家強持開放態度,公司亦致力發展與不同供應商合作的可能性。

「我們很彈性,有甚麼場景可行就會試。」

以集團旗下Welend這個平台而言,現時與長和(00001)旗下的豐澤合作,提供購買電器分期付款及提取額外現金貸款的服務。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unsplash

發牌審批進入新階段

德勤中國管理諮詢合夥人冼君行表示,香港金融管理局向虛擬銀行申請人發出問卷查詢營運計劃詳情,意味已篩走呈交資料不足或股東背景審查不獲通過的申請。

金管局將仔細研究餘下申請的業務計劃書,業務計劃可否賺到足夠的錢。

雖然虛擬銀行的法定資本是3億元,但需要更多儲備發展業務時,金管局關注其增加儲備能力。

因為當貸款組合擴大,須相應增加儲備。

香港金融管理局, 虛擬銀行, 牌照, 申請, 科技, 金融, 公司, WeLab, 資深顧問, 陳家強, 商業模式, 供應商, 合作
圖片:unsplash

虛擬銀行牌 三成申請打回頭 專家解構致命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