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俊 資料圖片

AI再一次震撼世界|林子俊專欄

人工智能

廣告

在內地的「大年初六」,OpenAI發布了「文生視頻」工具Sora,消息引發市場熱烈討論,儘管香港的新聞媒體報道不多,但AI技術的變革,又一次震撼了整個世界。
林子俊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經一編輯部)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經一編輯部)

通過網上搜索,可以查看到Sora的案例視頻,其突破之處,不單單從其他對手的數秒提升至數十秒。更重要的是,Sora生產的視頻,包含了多角度和複雜的拍攝行為,例如無人機穿梭古城,狗在雪地玩耍等。

從此,AI視頻實現了環境和補抓主體同步運作,背後證實了Sora的AI算法,已經可以計算並模擬出真實世界的各種物理變化。例如物體跌入咖啡杯裏會濺出水滴、大浪拍打到岸邊則會改變形態、風吹動頭髮會讓頭髮飄起,這種種物理現象。

儘管上述一切,在真實世界是真實發生的普通行為,在採取綠幕或3D製作的傳統模式下,製作者需要花上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為每一條頭髮或每一滴水設計物理模型,最終呈現在觀衆眼前。但往後這一切,透過Sora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實現,效果也許比人工更強。

衝擊電影製作及廣告業

筆者預料到,Sora的誕生,很可能會衝擊電影製作、廣告行業。正如上文所講,動畫影視公司為讓畫面的數百萬各部分,包括頭髮、物理環境的細節在建模中表現真實。

以往需要投入高昂的成本和時間,才能得以實現。而如今,只需要在Sora中簡單描述、稍微修改便可以實現。同理,品牌尋找廣告公司協助,主要是從創意到拍攝出最終效果的成片進行宣傳(其中還會考慮到拍攝難度,以決定成本)。現在,品牌可以讓Chat GPT提供創意,透過Sora設計樣板片,無論成本還是效率,都大大提升。

設計系學生的未知數

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目前正在學習設計學生,建模是一門非常專業的學問。然而,學生即使再努力,都很難比上AI的學習和應用效率。尤其是基礎物理層面的設計,過去普通人根本不懂得運作專業軟件,未來則根本不需要這些軟件。

以筆者為例,自2019年開始,筆者一直有參與或投資到互聯網行業的項目和企業,過去在Meta投放廣告,是一件頗頭痛的事情。其中,要聘請專門的同事,甚至數個不同的投放代理商協助,以賽馬機制測試,哪個團隊可以跑出最好的效果。

然而,2023年開始,筆者發現Meta對廣告平台進行的優化,愈來愈「傻瓜」式操作,系統可以自動學習,並尋找出最佳的廣告效益策略,筆者也開始減少了代理預算,甚至目前完全採取自投。

上述例子也許不代表行業,但筆者相信隨著技術的發展,類似的案例會愈來愈多。圖文和視頻生產作為核心競爭力的個人或者企業,都應該引起警惕。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來源: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