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go Sir培養保險界未來棟樑 與保險從業員在疫情下同行

Kargo Sir培養保險界未來棟樑 與保險從業員在疫情下同行

保險

第五波疫情至今未見終點,百業蕭條,連保險業亦不能倖免。眾所周知,保險從業員沒有底薪,仰賴見客、簽單,賺取佣金維生。可是,疫情下見客機會大減,他們的收入亦隨即減少。香港著名保險導師Kargo Chung創辦保險培訓機構KargoStudio Limited,協助保險從業員提升銷售技巧,開拓客源,務求令有心從事保險業人士得以專業長線發展。

疫情下堅持面對面授課

Kargo Sir於2019年創辦了KargoStudio Limited,致力為保險從業員授課,幫助他們提升銷售技巧。截至今年,Kargo Sir累計教導超過3,000名學員。

受疫情影響,坊間大部分保險導師改以網上形式授課,務求在疫情間持續營業。

Kargo Sir雖與眾多保險導師一樣,未能舉辦實體課,但卻寧願延遲兩至三個月實體課,也堅持決不錄製教學短片,或進行網上授課。

Kargo Sir不進行網上授課的原因有二:一是希望保留與學生的互動環節,讓學生可以在現場親自發問;二是希望學生在現場吸收最真實的內容,避免因網上學習而出現分心的情況。

「疫情不會永遠影響我們,我不會因此改變舉辦實體課的教學原則。但學生可透過這個低潮期裝備自己,以求在疫情後突圍而出。」

雖然未能如常授課,但Kargo Sir亦保持與學生的聯繫,24小時透過即時通訊程式WhatsApp,逐一回覆學生有關保險個案的疑問,幫助學生在疫情下度過難關,裝備好自己。

就連在訪問過程中,Kargo Sir亦時刻留意電話訊息 ,每當電話的提示聲響起,他就會迅速拿起電話,務求在第一時間回覆學生。

 Kargo Sir培養保險界未來棟樑 與保險從業員在疫情下同行
Kargo Sir(右一)寧願延遲兩至三個月實體課,也堅持決不進行網上授課。

盼改變保險業現況

撇除疫情,保險業亦面對諸多困難。Kargo Sir希望幫助保險從業員學習專業操守,提升銷售技巧,並改善保險界一直以來的問題。

Kargo Sir認為,保險業的其中一個問題,是背負著不專業的負面形象。

保險業的入行門檻不算高,只要香港中學文憑或會考獲全科合格便可以入行,不過在這之前,他們亦要通過保險試,才可獲執業資格。

Kargo Sir並不認為保險業比其他行業差,但他卻發現保險業一直負背著罵名。

「不少人會在如高登、連登的網絡討論區,譏諷保險從業員為『保險狗』,意味著保險的認受性一向比較低,給人不專業的形象。」

Kargo Sir認為,第二個問題是良莠不齊。

根據保險業監察局的數據,截至2022年2月28日,香港總共有約12.5萬名持牌保險中介人。可據Kargo Sir觀察,當中大部分人是兼職,難以全身心投入工作,繼而影響服務質素。

他舉例說,疫情使航空業大受打擊,有空中服務員為維持生計,兼職保險從業員。而這些人或許很快便會放棄保險從業員的工作,使俗稱「孤兒單」的情況出現,亦即由其他人接手他們的客戶。

「這造成一個超級大的惡性循環。保險業入場門檻低,但易入難做,行內越來越多人不專注工作,或做不好工作,導致種種不專業的情況出現,最終為市民帶來不專業的負面形象。」

成為保險導師「倍化」影響力

他認為,導致上述問題的原因之一,在於保險從業員缺乏全面的培訓。他指,保險公司只為保險從業員提供非常基本的培訓,並不足以幫助素人成為銷售保險的能手,更遑論培育他們成為國際獨立組織百萬圓桌(MDRT)的會員。

成為MDRT的會員,一直是保險業行內公認的殊榮,亦是量度保險從業員工作能力的指標。

Kargo Sir發現,香港只有約5%的保險從業員可以躋身MDRT之列,但他並不認同只有這5%的人能勝任保險從業員的工作。

「正如不會只有5%的醫生,或5%的律師做得好,但有近九成做得差。」

故此,Kargo Sir決心成為保險導師,教導保險公司沒有教導的銷售技巧,助保險從業員取得良好的業績,幫助更多人。

Kargo Sir會從自身性格(Mindset)、銷售技巧(Skill Set)、執行力(Execution)三方面入手,令保險從業員可以更專注、專業地工作,在擁有好的業績之餘,亦真正幫助客戶。

「保險培訓可以『倍化』我的影響力。即使我是一個很出色的保險從業員,我都只可以幫到數千個客戶。若我作為保險導師,則可以教導數千名保險從業員,間接幫助更多有需要的客戶。」

 Kargo Sir培養保險界未來棟樑 與保險從業員在疫情下同行
Kargo Sir(右一)深受學生愛戴,與他們保持亦師亦友的關係。

保險業未來十年存在機遇

保險業正面對眾多困難,但Kargo Sir相信,疫情的影響只是一時,保險業仍存在機遇。

他認為,有危必有機,疫情令香港人更注重健康,即使他們未有在疫情下消費,但投保的購買力依然存在,當疫情過後,這批購買力將被釋放,保險業的發展空間仍然很大。

作為培育未來保險界棟樑的良師,Kargo Sir一心只希望教導學生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令更多人成功,所以從不訂立收生目標。

「我做培訓的目標非常簡單,只是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影響最多的人。最重要是學生願意踏出第一步學習。」

由舞蹈員到保險導師

原在迪士尼樂園任職舞蹈員的 Kargo Sir在工作三年後,毅然「裸辭」。在機緣巧合之下,他入行保險業,開展保險從業員的生涯。

「我認為如果決心改變,就要做一個徹底的改變,因為只作微少的改變並沒有意思,所以我選擇從事一份與跳舞完全差天共地的工作(保險從業員)。這是一份沒有底薪,需要與客戶接觸,更要由零開始的工作。」

 Kargo Sir培養保險界未來棟樑 與保險從業員在疫情下同行
在入行前,Kargo Sir曾於迪士尼樂園任職舞蹈員。

以自己的故事影響他人

在「無家底」、「無人脈」、「無經驗」的情況下,Kargo Sir靠著自身的努力,用短短八年時間成為上市金融公司總監。

這段時間裡,Kargo Sir一直有培育和教導其他保險從業員,赫然發現自己希望成為保險導師。他最終亦在2019年實現夢想,擁有屬於自己的保險培訓機構。

「我希望以自己的故事影響別人,如果我都可以由一個舞蹈員,成為總監,並在保險界生存十四年,那我深信我的故事,或我的能力,都一定可以幫助有心入行的人士踏上成功之道。」

 Kargo Sir培養保險界未來棟樑 與保險從業員在疫情下同行
Kargo Sir「由舞到有」,一轉為上市金融公司總監,坐擁名車、愛犬。

啟發網絡紅人林作入行

工作以外,Kargo Sir亦熱衷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的生活。他每星期都會在YouTube等社交平台上載短片,希望藉此為大家帶來正能量,秉承培訓工作的精神,影響更多非從事保險業的人。

他的影片同樣影響未有決心成為保險從業員的人,連因與鍾培生在拳擊比賽對決而聲名大噪的網絡紅人林作,在較早之前也是受Kargo Sir短片的影響,才決心轉行保險業,並成為他的學生,在保險界取得不錯的成就。

 Kargo Sir培養保險界未來棟樑 與保險從業員在疫情下同行
網絡紅人林作(左一)亦是Kargo Sir(左二)的學生。

(資料及圖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