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創孫宏斌 內房界的併購狂人 出獄後東山再起 全靠仇將恩報|創業淘金|名人視野|富豪智慧

創業淘金】年少得志卻遭牢獄之災,東山再起後卻賣掉親手創立的公司。第二次創業成立融創,讓融創集團創始人孫宏斌再度證明自己是一隻「不死鳥」。他能夠成就這些事,全因其寬廣胸襟,以及令人歎為觀止的馭人之術。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中新社融創網頁unsplash、新傳媒資料室

孫宏斌報恩不報仇

孫宏斌曾說: 「我從小就覺得人要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恩怨分明。」

「慢慢年紀大了,經過的事多了,知道報恩是必須的,因為報恩讓交情更厚,朋友更多,但報仇就不必了,因為報仇讓仇更深,仇人更多。」

「恩一定要明,因為知恩讓人心䁔;怨一定要糊塗,因為抱怨讓自己很不開心。報恩不報仇,恩明怨糊塗,可能是我心態好的原因之一。」

孫宏斌年輕時的傳奇經歷,證明了這一點。

1963年,他在山西省運城市一個小村落出生,家中有兄弟四人,他是老大,從小便很獨立。

長大後,孫宏斌離家求學,1985年從清華大學畢業;1988年投身北京聯想計算機集團公司(聯想控股的前身)。

在聯想工作時,孫宏斌的形象木訥,不善言辭,鄉音濃重,甚至受到嘲笑,但他積極工作,做事認真負責。

很快得到聯想老闆柳傳志的青睞,憑著出色的業績晉升成企業部主管。

孫宏斌出獄後轉戰地產

1989年,聯想成立企業部,專門負責全國分銷業務,25歲的孫宏斌被任命為企業部經理。

柳傳志讓他擴大公司的銷售,他只用兩個月就新開了13間分公司。

孫宏斌在聯想地位愈來愈高,直到與柳傳志發生正面衝突。其後被報案,以挪用公款的罪名送進監獄,坐了四年牢。

1994年,孫宏斌出獄後離開北京,轉戰天津。此前,孫宏斌主動向柳傳志道歉言和,兩人冰釋前嫌,竟開始守望相助。

此後,孫宏斌轉戰地產界,成立天津順馳房地產代理公司,還向柳傳志借入50萬元人民幣。

不僅如此,柳傳志協助孫宏斌聯絡銀行,並且成為他首個項目的合作夥伴,協助他拿地及融資。

2003年,孫宏斌向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要求取消原判決,改判無罪。

事隔13年半後,他申訴成功,在改判的過程中,得到柳傳志和聯想的全力支持。

孫宏斌的融創靠併購擴大規模,在艱難的2014年,他對綠城中國(03900)和佳兆業(01638)的兩筆收購案中相繼鎩羽而歸,惟在2015年迎來了轉機。

2015年,融創完成了對中渝置地(01224)、佳兆業、天朗控股、萊蒙國際等地產企業,位於上海、成都、南京、深圳等地項目的收購。

從此,孫宏斌在業界得到「併購狂人」的稱號。

單是2016年,融創在併購和公開拿地方面,花費超過1,000億元人民幣,其中,併購投資便達到444.86億元人民幣,完成了至少13宗交易。

雖然孫宏斌一向我行我素,不在乎別人的評價,但似乎又很重視在江湖上的口碑。

要做大買賣就不能算計

在他看來,想做大買賣,就不能算計: 「買賣不是算計出來的,好多人問我,你這麽多併購線索從哪來?多數都是有人來找我的,我自己去哪裏找?口碑還是很重要。」

用孫宏斌的話來說,他談生意特別簡單: 「為甚麽有人談生意談一年,就是誰也不信誰,你報一個高價,我再報一個低價,兩個人往中間湊來湊去。」

「我做生意特別簡單,我報一個價,你認為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別人了解你這個風格的話,這個事就成了,我報價沒水分。其實都是行家,有沒有水分,誰不知道?有人總願意把別人當傻子。」

容許下屬犯錯的馭人之術

孫宏斌雖然敗走樂視,他自己總結原因在於樂視的團隊身上;他自己對樂視網的財務和團隊的判斷有失誤。

樂視團隊能人輩出,挖來很多牛人,但卻沒有形成合力。

「我們融創是一個很堅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著我很多年,但是樂視團隊的戰鬥力沒有我們這樣一支團隊強。」他說。

樂視的高管幾乎都是賈躍亭高薪挖來,空降兵在樂視頻頻出事的階段,很難講忠誠度,磨合也需要時間,更遑論執行度。

樂視的情況卻與孫宏斌領導的融創恰恰相反,他非常懂得放權,例如2003年河北順馳在石家莊取得[2003]009號地皮,售價5.97億元人民幣,創下石家莊單宗地價的最高紀錄。

全權負責此項目投標的是一位28歲的年輕人,他是河北順馳總經理,當賣地報價超過5億元人民幣,所有在場競標人員正在向上級請示的電話此起彼伏,只有他紋絲不動。

孫宏斌說: 「因為他已被授權,可以在職責範圍內決策任何事情。」

年紀輕輕便握有逾10億元人民幣的支配權,若果決策失誤怎麽辦?孫宏斌回答: 「那就是順馳成長的成本吧,誰人工作沒有失誤?」

江湖情義最講究信任,只要敢幹有能力,孫宏斌便會把權和錢下放。

在融創,不足30歲便可成為高層管理者不是夢;

20幾歲掌管逾10億元人民幣資金額度也不是新鮮事。甚至允許犯錯,只要不是低級錯誤,便能獲得有價值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