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沽空一擲》主角原型警告:「炒股票回報將大幅痿縮」|力奇

    《沽空一擲》主角原型警告:「炒股票回報將大幅痿縮」|力奇

    普通債券交易出來的市場債息,與抗通脹債券交易出來的實質債息相減,可以得出投資者的通脹預期(Breakeven Inflation Rate);令人有點意外的是,美國最新的5年期Breakeven Inflation Rate已升穿過去10年的高位,去到2.5厘上下。

    撰文:力奇|圖片:電影《沽空一擲》劇照

    這與知名大空頭Micheal Burry近期提出的警告不謀而合,他認為將「股神」巴菲特在1980年信中,給股東們上的一課直接拿來今年重温沒有違和感。

    Burry憑閱讀過去幾百年有關市場書籍斷言,針對市場,人性根本長時間沒有改變。

    人性不變市況循環不息

    的確,人類進化需要以千、萬年計,人性在核心層面上很難短時間內轉變應屬不變的真理。

    既是如此,就讓讀者看看「股神」在1980年送出一堂甚麼樣的課,而奇妙地有助投資者應對今日的市況。

    「神」說,不幸地,企業報表上的盈利已不是投資者實質獲利的主導因素;舉例來說,當初放棄享受十個漢堡包以進行投資,後來公司分配的股利足夠買多兩個漢堡包,而最後處置這項投資可換回八個漢堡包,你會發現不管你拿到多少錢,這投資並無實際得益,手上的錢可能多了,但不表示你能吃更多包。

    高通脹率就像對資本徵稅,這令到很多企業投資不再是明智的選擇,因為以股本回報實質獲得正值來衡量,相關門檻變得愈來愈高。

    普通投資者彷彿在下行的電梯向上走,他們上升的速度與電梯下降的速度相抵消,實際的上升速度為零。

    假設通貨膨脹率為12%,企業獲得20%股本回報,全部收益派送給投資者,稅負為50%的投資者會先損失20%回報的一半,剩低的10%回報,連同當初100%的投資,只會留下約98%的購買力。

    即使該投資者沒有消耗任何的收益,實際仍錄得損失,而他已經是投資一間表現相當優秀的公司,這比起在低通脹穩定期投資一間股本回報只得幾個巴仙的企業更不如。

    由此可見,通脹以至稅負高低對投資收益的影響何其巨大。

    苛税猛於虎 通脹猛於稅

    如果沒有隱性的通脹稅,顯性的入息稅是無可能將企業盈利由正數變為負數的,但由於通脹稅不受報表上的盈利受限,它有能力將實質盈利潛蝕為負。

    假如,通脹率升至16%,美國逾60%的企業將會錄得實質負回報。

    「神」又說,在1980年的通脹率下,中等或高稅階的投資者,很難從美國公司獲得實際的長期回報,就算他們將稅後股息全數再投資,平均的股本日,仍難抵消穩性的通脹稅及顯性的入息稅和利得稅。

    針對這個問題巴郡沒有解決方案,通貨膨脹並不會提高股本回報率。

    如果要跑贏消費物價指數(CPI),股本回報率必須上升,即在不增加投資的情況下,商業收益必須與價格水平的增長成比例增加,這只有少數企業能做到,而巴郡不是其中一個。

    股票是無辦法中的辦法

    Burry認為現在沒人聽他的警告,或至少,美國聯邦儲備局明顯不認為通脹會持續升温。

    但假若他的預言成真,則讀者需要了解哪些資產較能應對通脹危機;有趣的是,巴菲特認為通脹稅對股票回報相對不利,但投資一流企業仍是無辦法中的辦法。

    施羅德的報告亦印證此點,指出股票雖然是差劣的短期抗通脹工具,因為通脹憂慮一般會拖低投資情緒;但長遠來說,股權資產仍是最有希望帶來超出通脹的回報,特別是與原材料或能源相關的股票。

    研究亦發現,以一年視角觀察,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REIT)與股市回報較相關,因此亦不是理想的短期抗通脹工具。

    兩年以上看,房託基金與物業市場的相關度才超越股市,而REIT當中,以住屋類的房託基金較具長期抗通脹能力,其他物業種類表現只是一般。

    最後,在商品方面,能源的抗通脹能力勝於農產品;而黃金在長遠而言,的確能夠保值,惟這亦限於保值,要提供明顯高於通脹的回報,則無能為力。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關鍵詞
    投資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