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市 票息 資料圖片

債市觀點 價格上揚票息更高

投資

廣告

筆者在數十年前開始從事資產管理時,許多人考慮投資債券的原因,就是獲取入息回報的複利。經過多年的價格波動和央行對殖利率的操作,市場再次回歸到這個簡單的概念——收入,沒有比收入更讓人重視的因素了。當然,雖然讀者仍必須關注利率預期的變化、意外的政策舉措或信貸環境的波動;但長期維持較高利率的環境使債券受益,亦意味著固定收益更具吸引力。

踏入夏季,市場的特徵是波動性較低,並且很大程度上由收入主導回報。近幾個月來,或收入與波動性的比率有所上升。
這種反映了宏觀經濟背景的良性本質,以及人們對「軟著陸」情境的信心不斷增強。
在固定收益市場,收入回報一直在緩慢增長,反映出自2022年貨幣緊縮週期開始以來,票息隨著利率上升。
從各企業信用債券指數來看,自2022年3月以來,美元投資等級債券的平均票息已上漲65至70個基點;歐元及英鎊相應投資,則升100個基點及40至50個基點。

風險來自利差而非政策

美元和歐元高收益債券市場上升60至100個基點。在目前的歐元市場,未償還企業債券中約25%的票息低於2%,22%的票息高於當前最差平均收益率3.8%。

回顧2020年3月,約70%未償還債券的票面利率低於2%。隨著利率在較長時間內保持較高水平,市場息票將會增加,這意味著投資者的收入回報會更高。
過去12個月,美國投資等級信貸的收入回報率為4.6%。歐元市場為2.4%,英鎊市場為4.8%;相比之下,2020年的回報率分別為3.8%、1.6%和3.7%。
那未來債券市場可能要面對甚麼問題?目前,可以排除利率上升的可能性。
歐洲——以歐洲央行、瑞士央行和瑞典央行為例——已經啟動了寬鬆週期;美國聯邦儲備局和英國央行應該不會落後太遠。
至少,春季普遍存在的對進一步加息的擔憂已經消退;遠期市場已鎖定在較低利率。

近期債券市場的一個主要風險來自歐洲。由於當前的政治局勢,法國預算去向的不確定性已經導致法國公債殖利率相對於德國國債孳息率上升。市場和歐洲機構壓力可能最終會遏制目前正在競選中討論的政策建議,但如果市場察覺到,新政府試圖實施減稅或增加支出,令法國公共赤字朝著錯誤的方向發展,那麼利差就有進一步擴大的風險。
無論是經濟前景疲軟、企業獲利週期轉軟,或是政策不確定性增加,都可能導致信貸利差波動加劇。好消息是,目前沒有明顯證據反映這些情況。科技股帶動下股票市場持續表現良好,信貸需求仍然強勁。固定收益回報的復甦看來將持續下去。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來源: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