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

解碼全球經濟新形勢

投資

廣告

有說全球經濟和投資環境正經歷百年大變,難以看清,這裏嘗試將之進行解碼(Decoding),和讀者分享。首先,中西方脫鈎(Decoupling)或去全球化(Deglobalisation)形勢仍持續,而幾乎肯定成為美國共和黨候選總統的特朗普,更表示一旦重新當選,會將中國的進口關稅提升至60%極高稅率。

而最近美國財長耶倫訪華後,說要對付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美國總統拜登隨時將18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部分關稅大幅調升3倍,看來中西方脫鈎和去全球化只會加劇,對全球經濟運作不利,而這也會令地緣衝突機會提升。早前瑞銀的一項對富豪的調查也顯示,富豪最擔憂的是投資要面對地緣政治風險。

供應鏈受破壞

另外,上述情況也會導至Disrupt Supply,即供應鏈受到破壞,比如俄烏戰爭和最近以巴衝突,便令到石油供應受考驗,以至油價大幅波動,而中國面對如高端芯片的供應限制,也對相關行業的生產做成衝擊。另近年發達國家(Developed Countries)的股巿明顯跑贏,今年中港股巿能否追落後而大幅彈升?便值得關注。

如上所述,美國這個發達國家股巿去年表現亮麗,而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年,過往在大選年多年盡力壓低息口和刺激經濟,則美股仍有看好動力。不過也要小心美國大選年,為爭取選票,美國也許會加大針對中國的施壓,藉此滿足其民粹的需要,不得不防。同時,也要留意人口因素(Demographic Factor),中國人口2023年按年減少208萬人,連續兩年負增長。

似乎,中國的人口高峰已過,對經濟有利的人口紅利也漸消失,會不利中國的經濟和消費。另人口因素考慮,也要小心中國會出現老齡化,同樣會對經濟增長動力構成壓力。

評級機構惠譽去年曾以「治理水平下降」為由,調低了美國的信貸評級(Downgrade),之後穆迪也將內地和香港的主權債項評級展望下調,而當信貸評級下調,便有可能令融資成本上升。

中國債多屬內債

大家另一關注焦點為各國的負債(Debt)問題。2023年美國政府再出現調高債務上限的爭拗;而中國也被指債務增長快速,不過要留意是中國債多屬內債,一方的債務增加;另一方的本國人持有內債資產亦相應增加,有對沖的作用。

而中國人平均儲蓄率高企,扣除後國家企業或個體的實質淨負債便大降,當然,如能未雨籌謀的先行去槓桿(Deleverage),對長遠的經發展可能更加有利。

美國在多次加息後,似乎已達到去通脹(Disinflation)的作用,不過當通脹率跌近3%便似跌不下去。而若美國再如上述的在進口關稅大做文章,則通脹再跌不易,就算因大選年有政治理由略為減息,減息幅度和速度也未必明顯。美國似成功去通脹;中國則有出現通縮(Deflation)的危機,不過這也令後者有加快減息的空間,對內地股巿有刺激作用。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圖片來源: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