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吉野家日蝕140萬 靠拎補貼吊命 財報解釋為何風光不再 做咩都無用等執笠?

    吉野家日蝕140萬 靠拎補貼吊命 財報解釋為何風光不再 做咩都無用等執笠?

    「吉野家」這個熟悉的名字,現在過得還好嗎?日本吉野家在今年4月中發出的財報,宣佈全年虧損75億日元 (約5.3億元,即每日蝕140萬元) 迎來了集團第三次巨額虧損。

    而引入吉野家到香港及中國市場的合興集團(00047),亦迎來首次虧損,在月初公布財報當天,股價亦隨之跳水。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吉野家官網、洪明基微博截圖

    CEO瞓身救吉野家無效

    合興集團行政總裁洪明基,在2020年開始頻頻在微博、抖音中現身,試圖通過互聯網營銷活動重塑吉野家的品牌形象,但從結果來看,這些舉動不但失敗,更淪為笑話。

    就在上週五(16日),洪明基在微博上想仿效火鍋店海底撈(06862)「17元吃海底撈」的宣傳方式,發起了名為「1.7元吃吉野家」的活動。事隔幾天,在微博搜索「1.7元吃吉野家」的標籤,只有三個人在討論,後來更刪除貼文,非常坎坷。

    所以,吉野家真的過時了嗎?參考內媒「財經網」本月在微博上發起關於「你喜歡吃吉野家嗎?」的投票,有3,208人表示喜歡,5,558人表示不喜歡。

    「過時」自然對品牌不利,但中港吉野家的致命傷,是十年如一日的菜單,但卻沒有日本吉野家價格低廉的優勢。

    吉野家日蝕120萬 財報解釋為何風光不再 做咩都無用等執笠?
    合興集團行政總裁洪明基。(圖片來源:洪明基微博截圖)

    中港吉野家價格定位尷尬

    在日本,一份標準的小碗牛肉飯價格是365日元,約港幣26元;反觀在香港的吉野家,單點一份小碗牛肉飯價格是30元。這意味著,在日本象徵著「平價」的吉野家牛肉飯,在本地餐飲市場並沒有價格優勢。現時在吉野家點一份套餐,起碼要40元,同樣價錢的快餐選項依然有很多。

    在優勢漸失之下,合興集團數據顯示,吉野家店均營收從2012年的600萬元,降至2019年的481萬元。

    那麼中國的吉野家能夠仿效日本的定位,透過「薄利多銷」策略重振旗鼓嗎?從財務數據來看,這其實也是「不可能的任務」。

    日本吉野家平均淨利率不高於1%,若不幸碰上天災人禍,虧損幅度會達3%至6%,意味著會一次過虧掉10年的利潤。

    觀看合興集團,雖然2014年開始淨利率有穩步上漲的趨勢,最高在2017年達到7.54%,但好景不常,2018年以來情況愈發嚴峻,上年的淨利率是-5.03%。集團收入增長亦很緩慢,從2013年的16.51億元到2019年的21.07億元,年復合增長率只有4%。

    長久以來,吉野家的品牌經營模式,已經在價格和成本之間達成平衡,盈利空間被規範在狹窄的範圍內,漲價不成,降價更是難上加難。

    吉野家日蝕120萬 財報解釋為何風光不再 做咩都無用等執笠?

    兩地吉野家齊拿政府補貼吊命

    疫情打擊下,日本吉野家和香港合興集團,雙雙陷入虧損泥沼。合興集團全年收入16.29億元,同比下滑22.67%,淨利潤虧損0.82億元,同比下滑178.67%。

    要知道,香港吉野家在上年年末申請「保就業計劃」,政府補貼金額逾1,900萬元,是同期補貼計劃中,補貼金額最多的十間公司之一。若沒有補貼,相信虧損會進一步擴大。

    而日本吉野家亦經歷相同命運,2020年日本吉野家收入為1,703億日元(約港幣121億元),同比減少21.21%,歸母淨利潤虧損75.03億日元(約港幣5億元),同比下1,152.31%。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政府在2020年,為吉野家提供了32.75億日元的政府補助,否則吉野家的虧損很可能達到百億日元級別。

    吉野家日蝕120萬 財報解釋為何風光不再 做咩都無用等執笠?

    香港吉野家命運:「等執」?

    上文提到香港吉野家首次錄得虧損,作為代理的合興集團,也採取了各種辦法減少損失。除了CEO洪明基親自下場,開微博、做直播,試圖從管理階層轉型為「網紅」,打造人設以獲取流量, 集團還通過發展外賣業務、推出半成品擴大營收。

    受惠於中國外賣產業的發達,外賣在去年成為合興集團吉野家業務的重點。根據年報顯示,吉野家外送業務的貢獻從上一年的46.1%,飆升到2020年的55.5%。2020年2月,吉野家品牌還推出了「家庭廚房」產品,銷售包括熟牛肉、三文魚,吉爸爸泡菜、裙帶菜等在內的半成品食材。

    在4月開始,吉野家東北地區工作人員,開始在騰訊直播間進行直播,銷售產品。不過,競爭對手肯德基、麥當勞等,選擇在淘寶「帶貨一姐」的薇婭直播間做直播,從結果來看,合興集團的努力似乎並未見明顯的作用。

    日本吉野家旗下有近1,000間海外門店,其中開設於中國的吉野家門店大約600間。在這600間店之中,有大約385間位於中國北方城市的吉野家門店,是香港上市公司合興集團買下特許經營權後獨立運營。另有200家左右,由日本吉野家以直營店及合資店的形式,在中國南方城市開設並運營。

    疫情帶來的巨額虧損,日本吉野家大面積裁撤位於中國南方城市的門店,或退守回日本的「大本營」。但手握特許經營權的合興集團則無路可退,即是虧錢,都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撐下去。

    延伸閱讀:高盛:「別與美聯儲對抗!」未來數月通貨膨脹率上升 高盛推薦55隻受益股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