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湯營運效益不理想 半年蝕37億|林子俊

商湯營運效益不理想 半年蝕37億|林子俊

投資

商湯集團(00020)在上市截至招股同日,被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最終未能如期在12月17日掛牌;12月15日會安排退換申購費用,而資金的利息全數捐贈香港公益金。儘管公司表示,會盡力年底前完成全球發售和上市,唯獨再度集資的時間,將會非常緊張。

撰文:林子俊|圖片:商湯

有分析認為,就算美國投資者不參與,單單內地的機構投資者,也足以支持商湯上市。 也有投資者不理解,每年內地來港上市的企業不少,為何單獨要針對商湯? 從招股書的披露資料可以看到,商湯目前的機構投資者中,除了內地機構外,還有IDG、高通、富達以及銀湖資本等美國的機構以及滙豐控股(00005)等歐洲企業。 而商湯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承接各類政府的項目,包括安防系統。

當然這些投資者並不是第一天投資,在上市前夕美國政府才將商湯列入黑名單,確實讓公司無奈;即使再度上市,如何解決也是一件頭痛事。 剔除美國的影響,商湯本次集資熱度也不算熱烈。

作為人工智能(AI)四小龍最早成立的企業,儘管集資規模已經從最初媒體報道的15億至20億美元,大幅減少至59.85億港元;但在60%份額被基石投資者認購之後,公開招股(IPO)的超購倍數還不到3倍。

面臨每年燒錢困局

從商湯的財務數據可見,其營運效益並不算理想。

2021年上半年,公司收入16.5億元人民幣,按年增長91.8%,但虧損接近37億元。 在未來一段時間,商湯依然難擺脫虧損的局面。 作為創新企業,市場除了市盈率和市銷率之外,還很看重「市夢率」的概念。

人工智能毫無疑問是當今最熱的科技,卻也面臨難以商業化的局面,即使公司已經在多個細分領域嘗試落地,卻找不到非常好的賺錢模式。 儘管招股書多次提及目前最熱的元宇宙概念,公司透過現金的算法有能力將物理空間、虛擬人物以及智能硬件相結合,透過SenseMARS平台輸出;但元宇宙目前依然是非常初期的概念,商業化價值究竟提現在哪裡還有待考察。

科技發展需要大量的人力,商湯員工接近6,000人,平均人力成本只有39萬元人民幣(加上股票期權大約為56萬元人民幣),在內地絕對不算得上是高工資。 目前商湯面臨的困局是每年燒錢,單純靠創投(VC)投資已經很難持續地滿足資金需求之同時,靠業務盈利又還有一段頗長的路要行。

直至2021年上半年,在過去上年半的時間,商湯已經虧損了243億元,面臨的挑戰並不簡單。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關鍵詞
投資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