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時代的中美經濟關係 中大專家料科技領域競爭將升級 包括電動車、5G、人工智能|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中國經商智慧

拜登時代的中美經濟關係 中大專家料科技領域競爭將升級 包括電動車、5G、人工智能|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中國經商智慧

拜登於2021年1月20日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目前世人都關注這個新政府將如何處理風高浪急的中美貿易關係。

香港中文大學專家預料新任美國總統將專注於建立全球聯盟以應對中國,在科技領域競爭將會升級。

研究作者:謝祖墀博士、袁志樂博士|原文刊於: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中國經商智慧|圖片:中新社、Unsplash

目前岌岌可危的中美關係,是全球最重要的雙邊貿易關係之一。美國是中國最大貿易夥伴,在2019年佔中國總出口近17%,超過4,000億美元;另一方面,中國也是美國的第三大巿場,僅次於加拿大及墨西哥,佔同年出口的11%,約1,600億美元。

激進的特朗普在2018年掀起中美貿易戰,據估計已導致全球企業損失多達7,500億美元收入,並且令美國上巿企業的股價蒸發了最少1.7萬億美元。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稱之為「雙輸」局面。雙方不和由報復性關稅開始,及後演變成兩國之間更廣泛的經濟糾紛,牽連到從5G電訊技術到TikTok社交媒體平台等各行各業,甚至拉扯到新冠病毒疫情源頭的爭拗。

拜登時代的中美經濟關係 中大專家料科技領域競爭將升級 包括電動車、5G、人工智能|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中國經商智慧
激進的特朗普在2018年掀起中美貿易戰,據估計已導致全球企業損失多達7,500億美元收入,並且令美國上巿企業的股價蒸發了最少1.7萬億美元。(圖片:unsplash)

較為穩打穩紮的拜登帶領下,究竟中美經濟關係會有所改善,還是繼續惡化?

高風管理咨詢公司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及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商學院巿場學系客座教授謝祖墀表示:「美國人擔憂中國崛起。」他特別指出美國人普遍擔心中國快將在經濟和強國地位上超越美國。然而,許多其他國家的看法卻截然不同,他們認為可趁中國崛起的機會來鞏固自己增長緩慢的經濟,對於中美兩國互相對峙下的世界秩序前景,並未感到十分不安。

謝博士在訪問中表示:「在行政層面來說,無論總統寶座誰屬,這種擔憂都會持續下去,因此美國政策將繼續阻止中國崛起。」他指出,在美國公眾共識和兩黨的政治支持下,美國政府與北京打交道時需要採取更具對抗性的態度。然而,在美國政治制度下,新的立法和政策都需要經過漫長辯論,並且執行速度會很緩慢。

謝博士預料拜登政府可能會把單邊方式(即是特朗普總統將美國利益放在首位的取向)轉變為更多邊的方式,並且建立國際社會支持其對華策略。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議程包括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等多個國際組織。拜登已宣布將會讓美國最早在明年二月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並且有充分理由相信他將兌現這個承諾。

至於仍然持續的中美貿易戰,曾領導中國波士頓諮詢公司和Booz Allen Hamilton(後改名為博斯公司)的謝博士預料,目前由特朗普制訂的貿易政策(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將會在短期內保持,但展望未來,他認為拜登將採取其他應對中國的措施(例如上述側重於建立聯盟的取向)以作配合。

拜登時代的中美經濟關係 中大專家料科技領域競爭將升級 包括電動車、5G、人工智能|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中國經商智慧
謝博士預料拜登政府可能會把單邊方式(即是特朗普總統將美國利益放在首位的取向)轉變為更多邊的方式,並且建立國際社會支持其對華策略。(圖片:unsplash)

更強的「競合」(Co-opetition)關係

在過去四年來,特朗普從競爭角度看待中美關係,但謝博士認為兩國之間的關係日益趨向「競合」(Co-opetition),一方面在某些問題上攜手合作,同時在其他方面互相競爭。

謝博士說:「我認為競合的局面會日益顯著,而這正是拜登想要的。中美兩國須共同努力解決許多全球性問題,例如氣候變化和公共衛生。一個國家難以獨力解決這些難題,需要各大國攜手合作。」

雖然兩國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張,但謝博士指出,除了科技領域之外,中美企業之間的業務關係仍然穩固。事實上,中國在創新和科技方面的實力不斷增強,吸引了許多國際企業繼續加強投資和關注。

「中國並非一夜之間就變得創新。國內科網企業的數量驚人。海外跨國企業最初根本沒有把這些中國科網公司放在眼內,後來他們驚覺這些科技企業無處不在,才意識到自己需要急起直追。」謝博士指的是騰訊和阿里巴巴等中國互聯網巨頭的崛起。

謝博士補充說,現時不僅美國企業醒悟到要趕上中國同行,在將技術融入基礎設施方面,美國已經遠遠落後於中國。舉例來說,美國道路已經老化,但中國道路已部署了許多新技術(例如5G以及3D道路製圖和感應器)。預料中國還將興建全球第一條智能高速公路。

謝博士認為,還有一個領域或許會產生變化。他預測拜登政府將實施行業政策,即為了實現國家目標,政府應針對特定行業提供支援。中國自八十年代以來已經以這項工具作為改革經濟的骨幹力量。行業政策與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有關連,曾經是美國政客和經濟學家的禁忌話題。謝博士認為,如果新一屆政府實施行業政策,將有利於美國和全球。

「例如,創新發展始終依賴政府政策和個別企業的配合。依靠市場來決定一切,其實是錯誤的。如果美國想與中國競爭,便需要像中國一樣快速進步。」

謝博士把這個局面稱為「一個世界,兩個制度」,他認為中美兩國顯然有兩種不同的發展模式,未來的發展道路將繼續迵異。對於想同時進入這兩個市場的企業,包括希望擴展到海外市場的中國企業,或尋求進入中國的國際企業,他們要分別制訂完全不同的策略來迎合這兩個市場。

拜登時代的中美經濟關係 中大專家料科技領域競爭將升級 包括電動車、5G、人工智能|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中國經商智慧
謝博士補充說,現時不僅美國企業醒悟到要趕上中國同行,在將技術融入基礎設施方面,美國已經遠遠落後於中國。(圖片:中新社)

科技戰

另一方面,中大商學院決策科學與企業經濟學系高級講師兼工商管理碩士課程學術主任袁志樂博士表示,中美關係的癥結從來都不是貿易失衡,科技領域才是真正的戰場。

袁博士最近在中大商學院的網絡研討會上表示:「如果問題確實在於貿易衝突,那麼只要購買更多飛機或大豆便可以簡單解決。然而,真正的癥結是世上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競爭,尤其是在科技上的爭霸。一山不能藏二虎,這是只有一個贏家的競爭。」

袁博士認為拜登政府將重點放在科技方面,有別於促使中國購買更多美國產品的特朗普總統。拜登在「美國創新」運動中宣布投資3,000億美元來研發各種突破性科技,包括電動汽車、5G以至人工智能。另一方面,中國剛剛公布了新的五年計劃以指導2025年前的經濟戰略,並制定了一項「2035遠景目標」的十五年戰略,預示了其經濟、技術和綜合國力的重大進步 。

中美兩國為了在各個科技領域爭霸而一直展開龍爭虎鬥。儘管美國在人工智能方面仍然領先,發表人工智能相關論文的研究人員數量最多,獲取人工智能專利也是最多,但中國正在急起直追,有望在2021年超越美國。5G是兩國之間的另一個主要戰場。這種新的電訊技術不僅有望帶來更快的下載速度,而且支援下一代基礎設施,例如越來越多的互聯網連接設備,以及所謂的智慧城市。

中國目前在5G競賽中領先,華為擁有最多5G專利,並且是全球領先的5G設備供應商。 有鑑於此,特朗普總統試圖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而實施各種制裁來阻止華為進入美國市場,也就不足為奇了。

儘管拜登政府仍然會視中國為主要競爭者,但袁博士認為,拜登政府將在戰術層面將作出重大改變。

「回顧拜登作為國會議員及副總統的往績,他非常擅長外交關係,知道如何與其他國家合作以實現目標。如果其他國家有類似的意識形態,或者他們的政策與美國保持一致,那麼他們將更加容易合作(對抗中國)。」

拜登時代的中美經濟關係 中大專家料科技領域競爭將升級 包括電動車、5G、人工智能|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中國經商智慧
袁博士認為拜登政府將重點放在科技方面,有別於促使中國購買更多美國產品的特朗普總統。(圖片:unsplash)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