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出行 資料圖片

從新股曹操出行 看網約車司機生意如何難撈

投資

廣告

曹操出行|招股文件除了介紹上市新股的業務發展外,亦會披露其從事行業的概況,披露的未必全部屬實,但可以對標其他競爭者的數據,找出優質公司來投資。還有的是,有些行業與經濟高度掛鈎,從招股書亦可了解內地經濟的實際情況,其中最典型的是網約車。

近日曹操出行向港交所(00388)提交上市申請,其去年收入由2022年的76.31億元人民幣增加至106.68億元人民幣,按年升四成。2022年是疫情隔離最嚴重的一年,公司收入按年升幅僅6.7%。

曹操出行過去三年公司虧損逐年收窄,但去年經調整虧損(按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計量)仍高達9.66億元人民幣。所謂「經調整」是儘可能撇除與經營狀況無關指標的潛在影響,若計入發行獎勵股份、商譽等非現金項目,曹操歷年虧損金額更大。

司機月入或低於5,000元

曹操2023年整體收入按年升四成,下單量由2022年的3.83億宗,增至去年的4.48億宗,按年升17%。司機平均每小時收入,由2022年的30.9元增至2023年的36.1元人民幣,升幅也是17%,令曹操終於在去年實現5.8%正毛利率。曹操招股書提到,假設每宗下單的交易價為10元人民幣,司機收入及補貼為6.9元人民幣,司機通常每天工作10小時,一天收入361元人民幣,全月工作25天,收入接近10,000元人民幣,看似不錯。

不過,司機一般需要自負交通罰款、租車供款、汽車維修和因搶單給與客戶的折扣優惠,如果在大城市,例如上海,司機更需要先預繳三年社保,在七折八扣之下,司機每月收入,可能僅得5,000元人民幣或更低。

內地網約車業務競爭一向激烈,去年滴滴出行便不惜「下血本」,加大了補貼力度。如在6月啟動「清涼一夏」計劃,為司機發放總額為5億元人民幣的高溫補貼,其他網約車公司也會承擔給與客戶的折扣,給與司機的提成比例更高。

在疫情初期,肯長時間工作的司機,每月一般能淨賺15,000元人民幣。但經過三年疫情、內房市道差勁、經濟不景和失業率大增下,愈來愈多人投身駕駛網約車,所以生意已愈來愈難做。

翻看官方數據,疫情前的合法網約車數目大約為250萬輛,至2023年底已達657萬部,曹操與滴滴在最新的季報沒有提供旗下司機數目,但肯定數目增幅以倍數計。在內卷嚴重的情況下,網約車新股是否值得認購,已頗成疑問。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來源: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