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英看淡電動車、SaaS 未來要轉炒 兩個神秘板塊

黃國英看淡電動車、SaaS 未來要轉炒 兩個神秘板塊

很多人覺得科技股大勢而去,特別是電動車、軟件即服務(SaaS)在農曆年假期後,因美國10年國債收益大升出現大跌,至今仍一蹶不振。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中新社、新傳媒資料室

這類過去被視為只升不跌的股份,黃國英認為風口位已經轉移,主題改變的前提下,他認為投資者應選擇其他板塊。

尤其是電動車市場,電動車品牌的概念,吸引力已變得愈來愈低。

點擊睇片﹕

預視電動車的未來

「電動車的發展像智能手機行業,將來會由幾個主要品牌領導整個行業,最後可生存下來的玩家並不多。」

從當年HTC的失敗,乃至近日LG關閉手機業務,黃國英認為可以預視到電動車的未來,如今的蔚來汽車(美股代號:NIO)、小鵬汽車(美股代號:XPEV)挑戰想Tesla地位,勝率並不高。

「如果買了當年的HTC,多年來可謂輸到躺著哭,這個台灣人應該會比較深刻。電動車也一定會像手機行業發展,投資者就要問自己是否賭得中將來主導的品牌。」

黃國英指,當投資者開始變得理智後,會比以前更看淡電車品牌股。

而較聰明的投資者,可能早就想得通。

著名投資者高瓴資本(Hillhouse Capital Group),在2月時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報告,指出去年底已清倉了蔚來汽車、理想汽車(美股代號:LI)。

「如果硬要參與電動車的產業鏈,不如買造車的上遊供應公司,好過買一個車的品牌股。就等於手機行業內的舜宇光學科技(02382)、瑞聲科技(02018),當年即使買不中跑出的領導公司,也仍然有錢賺。」

百度造車概念失色

由此可見,電動車已經不夠當年「性感」,而加入相關概念的公司,也失去了當日的魅力。

百度集團(09888)在港股上市後走勢平平,雖說部分沽壓來自韓裔老虎仔Bill Hwang管理的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爆倉事件,但黃國英認為,上市後捱沽原因,是百度的電動車概念,正如上述所言,如今已失去想像力。

「加上百度未上市前已經出盡利好消息,導致上市前估值已被『擠高』。雖然京東也是高估值上市,但上市後有不少分拆消息跟尾,爆完再爆,百度顯然就沒有,就算有也是不再吸引的電動車消息。百度廣告業務是現金牛,但又受到微信的打擊,正常來說不會『太叻』。」

電動車不再性感,軟件股也開始失色。

黃國英指新經濟股也要拆開做硬件、軟件,他看淡SaaS股、Cathie Wood持有的股票,這些炒的是可規模性(Scalability),炒得虛。

黃國英認為,百度上市後捱沽原因,是其電動車概念,如今已失去想像力。
黃國英認為,百度上市後捱沽原因,是其電動車概念,如今已失去想像力。

炒硬不炒軟

「微盟集團(02013),金山軟件(03888)、金碟國際(00268)要短期內升上新高,可能性不大。」

軟件股走勢差,新經濟的工業製造行業卻愈來愈好。

全球半導體持續短缺,白宮在本週一(4月12日)舉行半導體線上會議,討論全球半導體短缺問題,邀請英特爾(Intel,美股代號:INTC)、台積電(美股代號:TSM)等19家企業,討論全球晶片持續短缺問題。

美國總統拜登在峰會上表示,中國計劃主導半導體供應鏈,美國應強化本土半導體產業,投資不能再等。

Intel行政總裁格爾辛格(Pat Gelsinger)表示,希望全球三分之一晶片能由美國本土製造,高於現今約12%的佔比。

他亦宣布,英特爾未來六至九個月內將在自家工廠生產車用晶片,以協助解決缺貨問題。

Intel股價升爆(見圖表四),上游的光刻機製造商艾司摩爾(ASML,美股代號:ASML)、中下游汽車半導體公司NXP semiconductors(美股代號:NXPI)同樣炒爆。就算是之前被大幅炒高的台積電,目前的走勢都較軟件股為好。

黃國英看淡電動車、SaaS 未來要轉炒兩個板塊

工業製造跑贏並非沒有原因,黃國英認為中國的製造業也值得留意,其實該行業在過去10年表現很差,最後一個較旺的年頭,可能要追溯到2009年至2010年左右。

2011年開始,中國就出現生產物價指數(PPI)通縮,一路通縮至2016年至2017年左右,工業股期間一直表現低迷。

雖然2017年開始走出通縮,但此時市場資金又關注新經濟股,網上平台、軟件股大炒。

今年卻很特別,2020年才出現的實體經濟低潮,產能被大幅度降低,今年又突然來一個很強勁的復甦,貨物需求變強。

但是,硬件製造的擴充需要用到極大資本,利息的上升導致進入壁壘更大,新的競爭者要進入行業不容易,因疫情而倒閉的公司也不能一朝一夕恢復。

「碳中和概念增加開廠難度、年輕一代又不願打廠工,種種的原因都令開廠比以前難,變相生存下來的工業股競爭變少,環境變好。但現在的投資者,只看得起過萬億元市值的公司,好的工業股只是幾百億市值,少了人留意這個行業,令工業股目前估值,仍遠比上一個高潮低。」

黃國英指全球工業都面對類似情況,所以看好今年的工業板塊。

SaaS股又好、虛的新經濟股都好,甚至Tesla也好,這些股票都是看整體潛在市場(Total addressable market, TAM),他認為投資者在建構組合時,這類股可以不看利潤,只看潛在市場。

然而,投資在這些股的注碼要比之前細,因為市場難以在短時間內再發大夢,而且這些股份的「蟹貨」亦較從前多。

對於核心持股,估值著墨還是要重一點,選股還是要看市盈率、看估值。

逼使內地品牌進步

被問到如何看早前的新疆棉花事件?黃國英認為事件會逼使中國品牌進步。

「除了最近的兩個月之外,其實近五年中國基金表現都很優秀,最大的原因是中國品牌力比以前強得多,新疆棉花事件變相把需求引到本地品牌上,是一個加速器,利好中國品牌的最終價值。」

品牌力,以及其潛力,可以在中國的影視市場看到,內地電影《你好!李煥英》單在中國市場已經達到60多億元人民幣票房,超越了《神奇女俠》,電影的導演賈玲,更成為全球票房最高的女導演。

從這個現象可以看到,對於一個商品來說,單在中國市場的價值,已經可等同全球市場價值。
新疆棉花事件、中美關係的惡劣,間接提升中國製造技術,並進一步推高本土品牌的價值,黃國英覺得故事會繼續延續下去。
內地網民撑新疆棉花,李寧(02331)高調宣布不參與「良好棉花聯盟(BCI)」,安踏體育(02202)亦宣布啟動相關程序,退出該組織,兩股一下子升了10%至20%。
「升得太多,代表股價所反映的已比較多,當市場冷靜下來,件事淡化了,股價回落時可以考慮入場。」黃國英說。
另外,他認為投資者在整個組合上,要開始把部分資金轉到中國品牌,以前買Nike(美股代號:NKE)、Adidas(美股代號:ADDYY)已經不錯,以前覺得奢侈品只需買愛馬仕(Hermès),日後要看看中國會否有品牌可跑出。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