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基層工作難避疫、排口罩 新冠肺炎對窮人更致命?邵家臻:貧富懸殊足為疫情大爆發助燃|2047香港說明書

    基層工作難避疫、排口罩 新冠肺炎對窮人更致命?邵家臻:貧富懸殊足為疫情大爆發助燃|2047香港說明書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流行全球,雖然現時疫情相對穩定,抗疫的過程中卻一再揭示存在已久社會的問題。比方說,疫情之下,眾人均視戴口罩為理所當然的事,偶然看到街上沒戴口罩的人或加以歧視,然而,早前卻有新聞拍到中年男士排長龍買不到口罩流淚、清潔工一、兩日才獲發一個口罩,教人不禁反思健康與貧富之關係。2047團隊請來兩位熟悉社會現況的議員和學者,從抗疫看貧富懸殊等社會問題。

    撰文:2047香港說明書|圖片:中新社|特別鳴謝:立法會(社福界)邵家臻議員

    貧富懸殊為疫情助燃

    新冠肺炎疫症在中國武漢出現,到現在在世界各地「大流行」,至今已有五個月了,香港未有如外國地區出現大規模爆發,實在非常幸運。2003年沙士的經驗和市民自發防疫,可能是當中的關鍵。近日香港新冠肺炎疫情有放緩趨勢,惟專家仍呼籲市民不能掉以輕心,畢竟香港仍有零星的本地感染及外地輸入個案。

    確診數字一直處於低水平的新加坡,近月出現第二波爆發,外勞宿舍更出現大規模感染。此事引起當地社會議論:外勞宿舍集體感染是因為外勞衞生意識低劣,還是宿舍環境狹窄和生活條件太差?答案言之尚早,有待進一步驗證。不過,香港中文大學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院長黃仰山教授指出,「忽略一個群組、甚至一宗個案,便可以為社區帶來大型感染」。

    在貧富懸殊、社會排斥嚴重的香港,這社會背景足以成為疫情大爆發或其他後遺症的助燃劑。

    基層工作難避疫、排口罩 新冠肺炎對窮人更致命?邵家臻:貧富懸殊足為疫情大爆發助燃|2047香港說明書
    在貧富懸殊、社會排斥嚴重的香港,這社會背景足以成為疫情大爆發或其他後遺症的助燃劑。

    健康不平等—社會經濟地位越低 新冠肺炎更致命

    雖然新冠肺炎病毒「無差別」攻擊人類,但研究指新冠肺炎對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及呼吸系統疾病的患者有更高的致命風險,而社經地位較低的人更容易患上上述慢性疾病。以此推論,新冠肺炎對社經地位較低的更加致命。當然,社經地位較低的人是否會更容易感染新冠肺炎需進一步論證,而香港現時的確染個案資料亦顯然未能提供證據。不過,過去已有充分的證據証明,社會因素包括:教育程度、就業狀況、收入水平、性別和種族,都對人的健康狀況有顯著影響。在所有國家,不論國家發展程度如何,不同社會群體的健康狀況均存在巨大差異。

    個人的社會經濟地位越低,他們健康不良的風險就越高,這就是健康不平等(Health Inequities)。

    基層無法在家工作 工時長 難排隊買口罩

    香港的貧窮人口多達140萬,在政策介入後仍有超過100萬人生活在貧窮狀態,當中三成為長者,這百多萬市民的防疫安排實在不容忽視。事實上,社經地位較低的市民往往較難保持社交距離;畢竟,基層市民居住地方狹窄、生活環境極度密集擠迫,這已為疫症大爆發提供了最佳的條件。基層勞工的工作性質多為服務式行業,不可能安排在家工作,部份工種亦需要與大量顧客接觸(例如待應、保安員、巴士司機),或涉及公共衞生(如清潔工、水喉匠),政府呼籲在家工作,或「限聚令」都未有針對這些基層市民的感染風險。再者,欠缺各種勞工保障及經濟安全感,亦間接令基層市民「只能死,不能病」,寧願帶病上班,也不能「手停口停」,在在都令基層市民暴露在高染疫風險之中。

    基層工作難避疫、排口罩 新冠肺炎對窮人更致命?邵家臻:貧富懸殊足為疫情大爆發助燃|2047香港說明書
    政府在5月初才宣布向全港市民派發口罩。

    自疫情爆發以初,市場的物資出現短缺狀況,不少市民礙於不懂得透過網上訂購口罩而要通宵排隊,當中有不少長者和長期病患者;有些基層市民因為開工卻連排隊的機會也沒有。有不少關注基層的朋友均發現,有基層市民或勞工因口罩不足而要重複使用口罩,有些人因無戴口罩而遭到謾罵或歧視。

    當口罩變為抗疫時期的必需品,市民人人自危時,貧窮人士遇上的健康不平等仍得不到應有的關注。

    政府抗疫措施單薄 未能照顧不同階層

    開誠佈公,每天公佈疫情的發展,確保資訊公開透明,讓市民都能自發地參與抗疫當然是文明政府需要做的事。然而,從呼籲在家工作,到專家提供各種生活指引,都反映出政府抗疫措施的單薄,而這種「個人化抗疫」遠遠不足夠預防疫症在社區爆發,畢竟社會上有不少社群是需要特別照顧和存在各種限制,在健康不平等的情況下,所有人的感染風險並不一樣。特區政府的抗疫措施正欠缺一個照顧多元社群、照顧不同階層及系統差異(systematic differences)的面向。

    香港政府被批評在疫情肆虐其間不作為,拒絕封關保障香港人,又拒絕制訂措施確保香港人有足夠的口罩抗疫。這種不理民意,唯我最理性的權威嘴臉,香港人在過去的一年早已看厭,民調已清楚顯示特區政府早已失去管治香港的合法性 (legitimacy)。問題是當政府失效,公民社會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彌補政府的角色,又如何具體執行?這是疫情中,以至疫情後所有香港人均要回答的問題。特別是當疫症影響每一個香港人,一個人的確診等於整個社區存在風險之時,香港人再一次成為「命運共同體」,需要確保沒有一個人被忽略和遺漏,才能達至集體免疫。

    基層工作難避疫、排口罩 新冠肺炎對窮人更致命?邵家臻:貧富懸殊足為疫情大爆發助燃|2047香港說明書
    問題是當政府失效,公民社會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彌補政府的角色,又如何具體執行?

    事實上,各企業商店自發全球訂口罩、黃店派口罩予長者和殘疾人士、教會在疫情期間主動租用單位供露宿者入住等,都顯示出香港公民社會的質素。不過必須強調的是,以慈惠、扶貧的心態,處理基層市民的需要,始終不能回應不平等這個結構性問題。

    香港公民社會如何能制度化地建立出一套平等,並有別於威權政府的剩餘 (residual)分配方式,以進一步取代「失效政府」(failed state)的角色,由香港人守護所有香港人?這實在是未答又務須解答的問題。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