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聯會指外賣員自僱形式受聘不獲勞工法例保障

工聯會指外賣員自僱形式受聘不獲勞工法例保障

工聯會指外賣員自僱形式受聘不獲勞工法例保障
工聯會指外賣員自僱形式受聘不獲勞工法例保障

近年外賣平台興起,不少人因疫情下經濟轉差,加入外賣平台做「車手」或「步兵」。工聯會召開記者會表示,網上外賣平台的外賣員普遍以自僱方式運作,他們遭剝削及勞工權益不獲保障,如多處於「無受僱之名,卻有受僱之實」,亦沒有最低工資及工傷補償保障,促請政府盡快研究「零工經濟」,解決僱傭身份判定問題,以及立法設置發牌制度規管。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透露,在上月底親身到其中一間外賣平台Foodpanda做外送員,在3小時內接獲4張單,賺取120元。但他慨嘆工作極為辛酸,工作也很大壓力,不時留意電話以防錯過訂單,而指定送單時間又極短,為趕忙送餐險些受傷,透過3小時工作體會到外送員為求趕單,挺而走險包括衝紅燈或在行人路上踩單車。
陸表示,網上外賣平台以演算法管理方式,以操控外送員的行為及服務質素,例如服務評分、接單率、完成量和完成工作的時間等數據,再用大數據分析調整訂單數目及收入水平,及實時監控他們的工作,如Foodpanda及Deliveroo會對接單少的散工,減少他們每張單的服務費等。他強調,這些外賣平台以自僱方式招攬人手,但他們並非完全自僱人士,而是受平台控制的「自由工作」。

工聯會認為,目前香港網上平台外賣人員的勞動權益沒有受到應有的保障。根據警方公布的本年首季交通意外數字,771宗電單車交通意外中有94宗與外賣速遞有關;數字顯示外送員受傷情況愈趨嚴重,但卻沒有勞工保險的保障。此外,外送平台大多只為外送員購買個人意外或人身意外等保險,當中Foodpanda的意外死亡或永久傷殘僅得10萬元,是3大平台中最差,但同一平台的台灣分部的賠償則達83.8萬元。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