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觀察】德拉吉緣何當上意大利總理?

【新聞觀察】德拉吉緣何當上意大利總理?

前歐洲央行行長,以曾說會「不惜一切」捍衛歐元著名的德拉吉,近日找到了新工作:意大利總理。有朋友對此感到不解,為何一位央行行長突然做了國家領導人?這跟現下意大利複雜的形勢,以及該國特有的政治文化有關。(順帶一提德拉吉本身是意大利人。)
 

先從為何意大利總理換人講起。由於採用比例代表制,意大利國會向來政黨林立,現時最大黨五星運動也只有約四分一議席,其他政黨分布更散,令組織聯合政府成為必然,而且就算組得成,也因為黨派多而不易維繫;自上次即2018年大選,今次已是第三屆政府。

2018年選舉後,最初由五星運動跟第二大黨北方聯盟商談組成政府,但因兩黨黨魁都想做總理爭持不下,負責簽紙任命總理的總統馬塔雷拉下令再不決定就由他決定,兩黨才取得妥協:由一位無黨籍的大學教授孔特出任總理 (五星運動提名),兩位黨魁都做副總理,這樣二人名義上無高下之分。
可是到2019,北方聯盟就因支持度上升,在民調中超前了五星運動,見獵心起,宣布拆夥,希望可以逼到提早大選,到時他們勝出就可以贏得總理寶座。豈料五星運動跟原本關係不好的幾個左派政黨們取得妥協,改為跟他們共組政府,孔特繼續出任總理,令北方聯盟算盤落空;這是2018大選後第二屆政府。

來到近期,其中一個左派小黨因不滿預算案,特別是歐盟發配給意大利的救市資源的投放方法,宣布脫離聯合政府,令其失去國會過半議席優勢,孔特請辭。那誰做好呢?五星運動跟北方聯盟試過,行不通,五星運動跟左派政黨也不成,北方聯盟跟左派政黨更是死對頭更不可能,於是馬塔雷拉約見各黨黨魁試水溫後,提出可說意外也可說不意外的名字: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各黨認為人選並無不可,只是要看政綱政策,談判完一輪後,五星運動、北方聯盟、左派政黨都宣布可以支持德拉吉,他於是當上總理。
為何說德拉吉當上總理,是意外又不意外呢?意外的是他的名字突然浮上,不意外的是意大利已有多次政黨爭持不下,或者說無人想接燙手山芋,最後妥協由一位無黨籍的專業人士出任總理的經驗。1993年出任總理的錢皮,和1995年的迪尼,二人都曾任意大利央行行長,2011年的蒙蒂則是經濟學教授和前歐盟高官,最近的孔特也是位法律系教授,所以德拉吉之前已有多次先例。
 

疫情未結束 政客不急於爭位
這個政治文化,或曰慣例,主要有三點。一是因為政黨林立,政黨之間又喜歡爭拗,意大利政府很容易倒台:德拉吉這屆政府是二戰後第67屆,即平均一年多一點就換一屆政府!由於經常換政府,很多政客就著謀著想當總理,但也不急於一時,反正今次做不成,眼下當上總理的人都可能很快倒台,機會多的是,那不如擇個好時間才做。現在疫情仍未結束,經濟也不好,誰當上總理,短命的機會很大,所以無人會爭來做,於是要請出一位無黨籍專業人士做住先。
二是因為慣了換人,無規定該人一定要是政黨黨魁,亦無規定一定要經過大選才能換人,反正他有足夠政黨支持,就是間接取得民意授權。這跟美國和英國那種強調民意授權 (mandate) 的慣例不同。當然制度不同也有關,像美國總統必定是選舉產生,英國通常都有一黨有過半議席於是黨魁順理成章做首相,但意大利不認為這是必要。當然相對的,也會被批評總是密室談判決定。

三是總統的角色。意大利總統無實權,不管政府日常運作的,主要工作是見外賓和出席活動,還有簽署國會通過的法案和人事任命,但當國會也無法選出總理時,總統就突然有了責任去決定這個人選。這要是一個相對中立,但又有江湖地位,可以服眾的名字。錢皮、迪尼、蒙蒂、德拉吉都屬此類,孔特則是五星運動主動提出,總統和北方聯盟接受。
就是在這各種因素交錯下,德拉吉當上了意大利總理。那未來展望如何?正如上面介紹的,短命的機會很大,特別是疫情過去和經濟有起色,各黨就會回復想爭總理,何況最遲2023年也要重新國會大選,估計德拉吉頂多兩年貨仔。但這不代表他無事可做。解決疫情和經濟困難,仍是重大工作,而他在經濟方面的履歷、在國際上的名氣、歐盟救市資金、暫時獲得跨黨支持和高民望等,都可以幫助他做好這工作,甚至可能比求其一個政黨黨魁更適合。即使任期短,幫到國家,甚至歷史留名,也非無可能,不過會否成功還是要繼續觀察就是。 

文:假才子(傳媒工作者、比較政治碩士、假大空冒牌才子一名)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