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多名選手圍在一起取暖;有選手發現遠處已有人倒斃。(互聯網)

甘肅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昨早9時開賽的一場百公里越野馬拉松發生致命慘劇,在20至31公里的高海拔賽段,昨中午天氣突然轉壞,冰雹、凍雨、狂風交加,多名選手失溫,部分人口吐白沫,甚至失去意識。主辦單位收到求救訊息後腰斬賽事,並派員上山搜救,最終證實172名選手當中,21人死亡、8人受傷,死者當中有多名內地馬拉松、越野頂尖選手,包括屢在內地多地及香港超馬奪冠的90後梁晶,以及全國殘疾人田徑錦標賽1萬米冠軍黃關軍。白銀市長張旭晨今早在事故通報記者會上鞠躬道歉,稱對事故深感內疚、自責。甘肅省委、省政府已成立調查組,對事故深入調查。

省氣象局曾提醒防範強對流天氣
今次比賽名為「2021年(第四屆)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主辦單位為中共白銀市委、白銀市人民政府,承辦單位為白銀市體育局、中共景泰縣委、景泰縣人民政府,執行單位為黃河石林大景區管理委員會、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負責為今次賽事提供專業氣象預報的景泰縣氣象局事後表示,提供了最低、最高氣溫及風級、風向等資料,「但是具體的冷空氣過境信息沒有」。甘肅省氣象局則曾在21日表示,「21日~22日甘肅省有一次大風沙塵、降溫降水天氣過程……5月已進入強對流天氣多發時段,注意防範短時強降水、冰雹、雷電、陣性大風等不利影響」。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今次賽事地圖。(互聯網)

內地傳媒引述多名倖存選手透露,今次越野賽與其他百公里越野賽相比,整體爬升不大,賽道難度算低,但卻位處海拔2,000米左右的高海拔,而且景區以外賽道絕大部分都是無人區,並不簡單。選手又指,主辦單位並無將防風保暖登山外套列入強制攜帶裝備,只要求必須帶鋁箔質保溫氈;前一天天氣預報僅指比賽當天全天有小雨,氣溫攝氏7至15度,許多選手都讓主辦單位將保暖衣物放在賽道較中段的Check Point(CP),開賽時還有太陽。
保溫氈被大風「撕碎」
然而,有選手憶述,去到最難路段、8公里爬升1,000米的CP2至CP3之間,突然狂風暴雨,「越往上爬,風越大、雨越大、溫度越低,體感溫度更低」,不少已爬上山的選手陸續落山退賽,自己情況亦越來越差,於是找了一個相對避風的地方打開保溫氈裹在身上,但「瞬間就被風吹散開,甚麼用都沒有。還有選手的保溫毯,直接被大風給撕碎了」。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多名選手在一間小屋內取暖。(互聯網)

資深人士質疑組委會準備不足
 
有內地馬拉松界資深人士指出,今次遇難的都是高手,因為他們都追求輕量,所以通常不帶登山外套等保暖衣物,「押寶賭天氣好。遺憾的是這次沒賭贏」,而且「高手前進得更遠,更高,更冷,更難下撤,也更難被搜救」。他們又認為,雖然遇上天氣突變,但其實可以將傷亡降到最低,因為有經驗的賽事組委會,會提前派義工和救援隊在容易發生問題的賽段駐守,以便及時處理突發狀況。他們還提到,「本次比賽本是一個高海拔越野賽,卻定位為山地馬拉松,容易誤導選手,因為這兩者是兩個概念」,而且今次「在絕對危險的路段,沒有安全員勸退,沒有強制裝備要求」。

 
主辦承辦方有重大責任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徐昕表示,雖然有人認為悲劇應歸咎於極端天氣,但主辦方、承辦方有重大責任,「開賽時便已明顯低溫,沒有要求參賽者帶強制裝備;比賽過程中有冰雹大風,沒有及時反應,而且最艱難的8公里距離中沒有工作人員駐守」。他直言,如果承辦單位的賽事安全方案不合理或並無取得審批,承辦單位有可能涉嫌違反大型群眾活動安全管理條例,甚至構成大型群眾性活動重大安全事故罪;主辦單位及相關部門如有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行為,可能構成行政違法或相關犯罪。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消防員上山搜救。(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消防員上山搜救。(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賽事起步時的畫面。(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當局派員上山搜救。搜救人員穿著厚外套。(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賽事邀請函。(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有倖存者為活著而慶祝。(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有跑界人士公開與參賽選手的對話。(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選手群組中的求救訊息。(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白銀市長張旭晨鞠躬道歉。(互聯網)
突遇冰雹凍雨 甘肅越野馬拉松釀21死
今次賽事首屆舉辦時的情況。(互聯網)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