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媒興起下的出版機遇〔一〕— 出版社老闆余兒


繼《新報》停刊、《成報》清盤,《忽然一周》下月又將停刊,在這個網絡媒體充斥的世界中,愈來愈多人偏向網上平台,不只是新聞,網絡更成就了一眾作家的小說夢,前兩年熱爆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便是最好例子,網媒的出現對紙媒究竟是危是機?難道停刊就是紙媒的唯一宿命?

紙媒生存空間愈來愈窄,但偏偏有人仍心甘情願,出錢出力下涉足這個市場,所為的,就是圓自己一個夢。原是漫畫編劇的余兒,後來開始自己寫小說,當時還未流行網上連載小說,所以決心出實體書。他那時一心只想將小說寫出來,沒有想過要如何出版,恰巧有朋友開出版社,幫他出版了第一本,幸得不錯反應,延續了他的出書夢。

《九龍城寨》、《那年五月,他和她遇上了》及《今晚打喪屍》是余兒筆下的作品,其中《九龍城寨》曾獲得日本國際漫畫獎銅獎。後來他自己創辦了出版社「創造館」。

沒有怕過虧蝕,但亦無奢望會賺錢,剛開始時只出版自己的書,後來機緣巧合下,結識了愈來愈多作家朋友,如史兄、薛可正等,聚集積了一班志同道合的作者,出版的書類也愈來愈闊,甚至推出食譜書,亦「好彩無蝕」。

紙媒的出現,他並不認為是個威脅,反而是個機會,傳統作者需不斷出書才能吸引讀者留意,累積名氣,但現時高登給予機會網民自己寫小說,出版社可主動邀請網絡人氣作家出書,而作者在網絡上亦已獲一班讀者留意,出實體書時也更易獲得支持。

余兒的個案,正正體現了,紙媒和網媒,其實是可以共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