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繼續塞 逾360船等過蘇彝士運河 長賜號或卸貨減重

船繼續塞 逾360船等過蘇彝士運河 長賜號或卸貨減重

長榮海運超大型貨輪「長賜輪」塞住蘇彝士運河6天,等待通過運河的船增至超過360艘。蘇彝士運河管理局當然希望長賜輪能按專家預測,藉住大潮和拖船在周一脫困,但由於船體巨大等各種艱難與複雜情況,該局表示實在不能交出脫困時間表,能夠肯定的是長賜輪周邊已挖走約2.7萬立方米泥沙,拖船將長賜輪拖動了約29米。埃及總統昨已要求相關部門做好準備,一旦脫困行動失敗,就開始為長賜輪卸貨,減輕重量。
 

蘇彝士運河管理局提到,挖泥機、船與14艘拖船每天分兩批行動,退潮時清理卡住長賜號的泥沙,漲潮時拖動長賜號,卡住長賜輪螺旋槳的泥沙已經清除,長賜輪周六首次能夠「左右移動30度」,但螺旋槳和船舵尚未能全速運作。參與救援的荷蘭SMIT Salvage方面透露,2艘重型拖船正趕往蘇彝士運河,加入拯救行動。船舶航運大數據龍頭VesselsValue指,若長賜號未能在當地周日或一的大潮時脫困,下一次大潮要等數周,「那就麻煩了」。


SMIT Salvage方面又指出,就算吊走貨櫃為長賜輪減重,安放貨櫃也是個問題,令拯救進度延長好幾天。權威海事報章《勞埃德船舶日報》(Lloyd’s List)表示,據其系統監察,大部分主要貨櫃航運商已改道繞行非洲好望角,他們甚至發警告稱供應鏈將被打亂,並指情況可能延續到6月,部分航運商已拒絕託運預約。

德國保險公司安聯(Allianz)發表報告,估計塞船導致全球貿易每周損失60億元(美元,下同)至100億元,並導致全球年貿易增長減少0.2至0.4個百分點。蘇彝士運河管理局則透露,運河每天損失最少1,300萬元收入,但正考慮為受塞船影響的船隻提供折扣。對於長賜號變成蘇彝士運河的塞子,該局還表示,除了天氣因素,可能也有「技術問題或人為失誤」。

長賜號出事前超速
該局未有進一步說明情況。早前該局指是強風和沙塵暴導致長賜輪打橫擱淺。彭博社則指出,根據相關監測數據,長賜輪擱淺前12分鐘,航速高達13.5節(時速約25公里),比蘇彝士運河允許的最大航速7.6節至8.6節超出很多。不過,報道引述一些船長指,強風時可以向管理局加錢提高船速,以便更好地控制船隻,而此舉在蘇彝士運河並不罕見。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