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揀與被訪問

(圖片說明:Starbucks在港10週年記者會,右二為星巴克咖啡公司主席、總裁兼首席執行官HOWARD SCHULTZ)

回想初做記者的時候,經常都戰戰兢兢。若是大圍訪問,即一大班記者圍著被訪者,我都不敢發問,因為怕問了一些唔make sense的問題而出醜;若是單對單的專訪,唯有硬著頭皮發問,有時緊張到手心出汗,好彩被訪問大多很有耐性,細心解釋。

我的訪問對象通常是企業管理層,日理萬機,若果遇上初出茅廬的小記者,事事都要從頭說起,失去耐性也是人之常情。因此,有些被訪者會「揀記者」,當然是很多人都想訪問的猛人,他們會拒絕接受新晉記者的訪問,免得浪費時間,並由公關先作篩選。

大品牌事先篩選

很多年前,有一次我要訪問Dell,我先被公關訪問,包括資歷以及曾經訪問的公司等,據悉是因為他們的管理層較少做訪問,希望先了解記者的背景,我當然是順利過關。

之後也試過數次類似情況,有某間公司甚至要求我寫100字以內的自我介紹,並且附上之前數篇訪問稿作為參考。

又有一次訪問Starbucks主席、總裁兼首席執行官Howard Schultz,他專程從美國來港慶祝品牌在港10週年紀念,廣邀傳媒出席記者會,不過對進行圍訪的記者進行篩選,同時要求記者事先提供問題,以防問題不夠深度,我當然也是順利過關,並有幸向他直接發問。

(百農社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西田宗生)

被日本人訪問

我揀被訪者,同時也被對方篩選;我不斷訪問人,有時也會「被訪問」。訪問過程之中,有很多空檔時間,例如等埋位拍照,這時候我會與被訪者閒聊,大多是我問對方一些較輕鬆的問題,間中也有被訪者訪問我。

我「被訪問」得最多的是日本人,因為較少商業版記者懂得日文,令他們覺得很有趣。有次訪問引入日本米、同時在港磨米的香港精米所三代目俵屋玄兵衞米食味鑑定士出口友洋,他訪問我學日文的原因,還稱讚我的理解能力高。

另一次訪問百農社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西田宗生,他在港創辦飯糰專門店華御結,現時做得有聲有色。西田宗生現年30歲,創業至今已有11年。

兩年前,華御結舉行記者會,會後有記者圍訪,他讓記者問完後,逐一向現場記者發問,了解我們為何當記者,以及飲食習慣等。學「問」為先,難怪他在港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