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觀察】森喜朗落橋本聖子上 談東京奧運易帥

    【觀察】森喜朗落橋本聖子上 談東京奧運易帥

    上月,時任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因被指發出歧視女性言論而下台,由年輕得多(83歲對56歲)和女性的橋本聖子接任。今次會談談這件事的背景,以及年會否成功舉辦奧運的問題。
     

    【觀察】森喜朗落橋本聖子上 談東京奧運易帥
    【觀察】森喜朗落橋本聖子上 談東京奧運易帥

    森喜朗向來是失言王,以前做首相時就因連環失言(如說日本是「以天皇為中心的神之國」令人聯想戰前軍國主義)和爆出醜聞(在收到重大沉船事故消息後繼續打高爾夫球),上任一年支持率就跌至史上最低的7%閃電下台,今次(指女性說話很多,跟女性開會很花時間)只是歷史重演。老實說他這樣的人能繼續發揮影響力,撈到個奧組委主席來做,本身就反映日本政界被老人壟斷的離地和僵化,今次爭議爆出初期,他也無意下台,然後同意下台了卻一度想推薦他的同學接任,也顯示他完全意識不到問題在哪。最後在網上輿論、國際傳媒、奧運贊助商、國際奧委會多方施壓才換個女人來做,可說是國際進步思潮幫助下,終於令日本保守派老人們要敗陣一次,不然單靠日本進步派是很難贏的。

    橋本聖子忽然成為女權代表
    至於接任的橋本聖子,其實也不算進步派,但剛好履歷符合各方要求,才忽然成了女權代表。她本來是職業運動員,7次出戰奧運,拿過一面銅牌,期間獲自民黨(正好是森喜朗的主意)邀請參選國會,至今已擔任參議員25年(當選後曾再次挑戰奧運,但成績大倒退只好放棄)。雖然日本沒有功能組別,但可說是體育界代表,既是日本滑冰聯盟和日本單車競技聯盟的主席,亦曾任自民黨参議院黨團會長,在政體兩界都吃得開,也是自民黨處理東京奧運事宜的核心人物。她在2019年更獲任命為奧運大臣,原本要當奧運舉行時在任的奧運大臣,被疫情打亂了算盤,最後卻陰錯陽差因大老森喜朗自滅而升為奧組委主席,難怪被日媒笑是命中注定(她還是上次東京奧運即1964年出生,因家人喜愛聖火而命名為聖子)。

    也順便用一點篇幅講講運動員當議員這回事。日本參議院有一種叫「全國比例」的議席,即以全日本為一個選區選出50位議員,而它是所謂的開放式名單,名單上的候選人沒有次序,選民可選擇將一票投給整個名單(政黨票)或指定候選人(個人票),然後先按政黨票加個人票計算該政黨應取得N席,再由名單內個人票最高N人當選(香港那種已定好次序的叫封閉式名單)。這選制適合在全國有知名度而缺乏地區工作的候選人,於是政黨會徵召一些名人參選,或是大型工會代表。現時來說,前者例子有前人氣女團SPEED成員今井繪理子、前摔角手須藤元氣、時事評論員有田芳生等,後者則有汽車業、農業界、教育界、郵政界、IT界等的工會代表。

    會選擇橋本聖子當奧組委主席,除了她的身份適合,是前運動員、執政黨幹部、正好是女性,日媒認為還有政治考慮。對民望下跌中、而今年內必須大選的首相菅義偉來說,成功舉辦奧運是起死回生的最後一招,為此當他知道森喜朗出事,立即想要一位更易話為(或曰易操控)的人當奧組委主席,那就方便政治操作奧運舉行。日媒形容橋本聖子性格沉穩低調,愛跟大隊怕得罪人,所以一路上位都沒甚麼敵人(雖說獲邀請參選,名人當選議員後只是花瓶還是更上一層樓就看個人造化),也沒幾大野心,甚至本來對接任奧組委主席有猶豫(燙手山芋+壓力更大),是菅義偉花很大力氣遊說才成功。他大概也會向她施壓,無論怎樣都要今年舉行奧運。
     

    無觀眾奧運 失向世界展示效果
    那麼,今年舉行奧運的機會有多大呢?老實說很難講,但大概很快就知道結果。最大問題當然是疫情。雖說日本宗數比起一月時一日幾千宗低了很多,但一日幾百宗還是不少,難說得上安全,疫苗接種也是進度很慢。而如果要在無觀眾下舉行,除了氣氛會冷清得多,做不到向世界展示日本的效果,對原本想靠奧運翻生的旅遊業也是打擊,整場活動也不可能回本。事實上民調顯示較多民眾認為應該再押後。所以就算菅義偉個人強推,各個持份者會否接受也是很難說。但相對的,再押後可能令成本再上升,也可能對部分運動員不公平,只能說兩邊各有理據。反正,因為聖火已排期3月25日開跑,押後奧運與否必須在近期內決定(去年正是3月24日宣布押後),所以大概很快會知道結果。

    文:假才子(傳媒工作者、比較政治碩士、假大空冒牌才子一名)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