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人壽保額後才打針?全面解構人壽保險 是否能對沖打針風險 |劉啟明

加大人壽保額後才打針?全面解構人壽保險 是否能對沖打針風險 |劉啟明

新冠疫苗的注射已在全球運行了一段時間,惟接種率未如理想,除了是求過於供的關係外,很大程度上是基於數據不足,令市民在心理上容易聚焦在不良反應上。筆者最近收到不少讀者的查詢:「到底是驗身後才打針?還是加大人壽保額後才打針呢?」這問題倒是有趣。

撰文:劉啟明| 圖片:Unsplash

人壽保險的設計,本應是為了對沖早逝的風險。所謂「早逝」,是指一個人未完成所有財務責任後便往生,留下一堆負債予家人,繼而影響日後的家庭生活。舉例,如一位父親目前持有按揭負債100萬元,太太沒有工作,全職照顧未成年的兒女,假設他不幸因病身故,失去了經濟支柱,請問銀行會否因此而「同情」或「恩恤」這位父親,讓他不用再供樓呢?

精明的讀者一定會想出答案,同時也解釋得到人壽保險的基本功用。至於透過人壽保險來對沖打疫苗後所帶來的潛在死亡風險,某程度上這是善意的考慮,顧及對整個家庭的財務影響,但筆者認為出發點,卻偏離了理財策劃的中心思想。

買保險非必買必賣

市面上幾乎所有人壽保險(有保額槓桿的)都需要經過健康核保,透過詢問受保人一些當前及過往的健康問題,再經過核保部評估健康風險後,才會決定是否接納受保,故買保險不是「必買必賣」概念。假如帶有舊症投保,隨時會被加收個人附加費、附加額外不保條款,甚至拒保。

加大人壽保額後才打針? 全面解構人壽保險 是否能對沖打針風險 |劉啟明
假如帶有舊症投保,隨時會被加收個人附加費、附加額外不保條款,甚至拒保。(圖片來源:Unsplash)

理財概念上,投保者不能只為了規避打針這單一風險才考慮投保,而是考慮全面的家庭財務風險後,配合自身的負擔能力,再選揀合適的保額。讀者應該視保險產品為防範於未然或中長線保障,並非「即叫即蒸」或只對沖短期風險。

在極端情況下,若打針後立即引發身故,這種「early claim」會觸動保險公司的神經線,繼而展開深入調查,評核這個索償是否存在疑點。萬一發現任何違背最高誠信的情況,整個索償便會被取消,嚴重者更可能負上刑事責任,招惹不必要的法律後果。

人壽保險到底點揀,每個人各有不同,保額可能比其他人多;保期可能比其他人長,保額更可能不是「整數」而是「零頭」。家庭的財務負擔,是可以透過計算來預測的。例如有按揭負擔人士,可購買一份人壽保額相等於按揭金額;保期相等於按揭供款期,從而保障家人的生活環境。

值得一提的是,人壽保險是限制於可保權益關係,包括受保人和受益人在法律上的關係。例如受保人死後,會否對受益人帶來經濟或感情方面的損失,例如配偶關係、父母關係及債務關係也是可保權益。

終身壽險可作為退休金

終身壽險較純消費的定期壽險吸引,除了為家人的經濟未來帶來防護,提供死亡賠償外,終生壽險內的滾存紅利,會隨著年期增加而幾何級數增長,同時為將來的儲備金提供保障。筆者認為保單初期可以單純作為人壽保障功能,後期退保價值愈滾愈大,甚至超越本身的人壽保額,變相保單持有人,可以靈活運用保單內價值作為退休金,一舉兩得。

加大人壽保額後才打針? 全面解構人壽保險 是否能對沖打針風險 |劉啟明
終生壽險內的滾存紅利,會隨著年期增加而幾何級數增長,同時為將來的儲備金提供保障。(圖片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高端醫療保險vs標準自願醫保 兩者皆非最佳之選? 可考慮一款性價比高的醫保|劉啟明

延伸閱讀:別對置業目標過於理想化 置業前應先作以下考慮|劉啟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