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打幾份工 自由身演員的追夢奮鬥曲

自由身演員  踏實地追夢

演員除要七情上面外,亦要勇於面對批評。至於初出茅廬的演員如何可以打響知名度,在生活和夢想之間會有甚麼掙扎?由新生代自由身演員教路。

現為自由身演員的陳曾寧,喜歡別人稱呼她「曾寧」,因此不時有人誤會她姓曾名寧:「這個名字很有趣,可以隨時換姓。」

曾寧於2014年在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影視表演系畢業,並於2015年完成《劇道場》初階演藝課程。

她曾參與電影《逆向誘拐》、《哪一天我們會飛》和《大浪淘沙》等演出,亦拍攝不少獨立短片及影視課程的畢業作品。

她稱,其與未受過專業訓練的素人演員,有根本上的分別:「一般的素人可能很擅長演某類角色,因為他們是在演繹自己,或者自己就是那一種人。

「導演也是看中這一點,才會找他們合作。但要演繹其他角色的話,他們或會無能為力。但我們所受的訓練是要迎合不同角色,哪怕是跟自己性格相反都要演好。」

價值不同於素人演員

現時流行的微電影傾向找素人拍攝,但她仍相信,演員有其獨一無二的價值,包括個人修養、角色的揣摩能力等。

「在埋位前熟讀劇本是基本要求,更重要的是,平日沒有劇本,甚至沒有工作時,我們會去尋找和感受一些不同情緒和經歷,當遇上出現這些情緒的角色時,便可以更易入戲。」曾寧解釋。

不少導演在網絡招募演員,因此她亦經常留意相關消息,對任何角色都不抗拒,包括壞人和醜角,當然片酬及戲份亦是她的考慮因素之一。

「我覺得自己一直在進步,人望高處,自然希望有更好待遇,我亦會參加不同的試鏡機會。」她說。

她的收入很不穩定,但每年9月至翌年3月是影視相關課程的畢業作品拍攝高峰期,曾寧都會比較忙碌,而其他日子便要看彩數。

「收入不穩是預料之內,所以在沒劇拍的日子,我都有做兼職幫補一下,總不可能手停口停,亦可以體會不同的事情,當是日常情感和經歷的累積,你永遠不知道甚麼時間會用得上。」

她算是好運,因家人都支持她的事業,惟家境不是富裕,家人見她為了追夢而同時打幾份工,既心疼又支持。

曾寧坦言,畢業後曾出現低潮期,亦想過放棄:「當時剛畢業,沒有工作,而情同朋友的祖母過世,並且跟男朋友分手,彷彿所有壞事情在同一時間發生。

「當時,我想過不如去學門手藝,考個甚麼牌照來搵食就算。但這有甚麼意義呢?最後我每天打工,但總算熬過來了。」

曾寧批評,很多人把追夢這兩個字想得太浪漫,亦有人為了夢想而放棄生活,認為這些關態度都不可取。

「追夢是一個選擇,你要做的是如何令這個過程更持久,當中包括維持你的熱情,還有基本的生活,連三餐都不繼,如何談追夢?

「適當地放下一些所謂的堅持,反而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令自己的生命更豐富。」

她補充,夢想應該成為生活的動力,並非破壞生活、人際關係,甚至家庭,因為夢想不是大於一切。

展望未來的發展,曾寧希望繼續改善個人修養,包括提升戲劇知識,以及對社會狀況的敏感度。

「不少獨立影片在反映社會現狀,只有緊貼社會發展才能自然地入戲,同時,了解自己身處的社會亦是一個公民的責任。」曾寧說。

片酬與戲份非掛鈎

表演的戲份多,不一定片酬亦高,這需要視乎劇組的預算及共演的演員。

「其實不難明白,如果短片中有大明星客串,可能只是露一下面,已經收很高片酬。初出茅廬者要在兩者中,找個平衡也不是易事。」曾寧解釋。

她補充,多接拍不同類型的影片和角色,好運的話,取得一些獎項,都可令知名度增加,從而提升議價能力。

「不過,說到底,還是要好好裝備自己,不然機會來到卻抓不住,那時後悔都無謂。我的座右銘是就算是幾微小的角色,也要令觀眾記得我,我會以這為目標,一直努力下去。」她說。

演員小tips

1 最好有修讀過相關課程;
2 多感受生活;
3 敢於試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