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克二代鞋王許志華 打造首個進入NBA賽場的內地品牌 研發黑科技鞋底材料 直播帶貨1小時創逾500萬元人民幣銷售額

匹克二代鞋王許志華 打造首個進入NBA賽場的內地品牌 研發黑科技鞋底材料 直播帶貨1小時創逾500萬元人民幣銷售額

從2009年9月,匹克體育在港交所(00388)上市,到2016年11月退市,這一切承載了許氏家族對「一生只做好一個品牌」的承諾,該公司第二代接班人許志華的成長軌跡,正體現了由草根向精英企業家轉型、更具國際化視野的晉江商人的新形象。

撰文:經一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在上世紀80年代末,福建泉州政府鼓勵本地企業輕工業轉型,各類服裝鞋帽小加工廠大量湧現,當時,看好體育用品產業的許景南打造了匹克。與當地小作坊不同,匹克在質量和技術上均高人一籌,很快一躍成為縱橫90年代的「晉江鞋王」。隨改革開放的深入,市場也在逆轉,匹克董事長許景南深知公司需要變革。

2001年,他找到正在四川大學電子學院讀書的長子許志華,坦陳公司面臨內憂外患等各種問題。「我不願意再讓父親陷入到痛苦的回憶當中,就加入了公司。」許志華出於長子的責任和對匹克的感情,放棄了華為的工作機會回到泉州。

許志華回憶說,自己剛進匹克時年輕氣盛、好鬥,經常和父親格格不入,恨不得馬上讓匹克脫胎換骨。最初的兩、三年是一個學徒期,他先從接電話做起,隨後又被派到生產的第一線,與工人們一起工作。

公司現危機臨危受命

在公司,許志華發現公司的執行力出現大問題,但是他形容自己「性格很強硬,討厭不敢承擔責任、陽奉陰違的人」。於是他親自出手,大刀闊斧進行改革,也為此吃過不少苦頭。正因如此,他接受傳媒訪問時曾強調,自己是「第二代」,但不是「富二代」。

「父親當年創業的苦我全都看在眼裏,所受的這種苦,我們也是一路見證過來的。我們能感受到這種創業的艱辛。所以,我覺得父輩的這種品質,在我們身上也還是有的。」

許志華的回歸,同時也加速了公司進軍國際的步伐。2005年,在他的推動下,匹克與著名運動服飾品牌NBA成功合作,成為首個進入NBA賽場的內地運動品牌。為了更好地規範公司股權結構,優化公司治理,許志華提出上市的構想。而這個想法,也在2009年9月得到實現,匹克於港交所上市。

2016年5月,許氏家族宣布私有化計劃。一方面,當初希望借由上市達成的目標已初步實現;另一方面,管理層認為匹克的投資價值長期被低估,流通量小,公司已很難有效運用資本平台。同時,匹克的股價表現,會直接影響公司的聲譽和發展。

這背後隱藏著許氏家族對企業百年戰略更深遠的思考,為避免外部困擾而選擇的一種策略。

因親身經歷研發黑科技

在許志華的堅持下,匹克的產品也非常注重解決用戶需求,這要從他的親身經歷說起。他說,自己有一次到一個很美麗的海濱城市出差,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個運動公園,他決定要晨起跑步。然而到第二天早上,他發現自己穿的鞋子根本不適合跑步,只能放棄。他也由此開始思考:為甚麼人的運動欲望要被運動裝備所限制?他要做一對日常生活和運動時均能穿的鞋子。

想法雖好,但產品團隊的設計師們認為,這是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因為鞋底的材料太軟,運動時會傷腳;鞋底做太硬了,平時穿著又會很不舒服。但許志華沒有就此放棄,經過200多次失敗,歷時32個月,匹克終於研發出了一種高分子智能材料。

這種材料被許志華稱為「會思考的材料」,在不同的受力環境下所呈現的狀態不一樣,可以根據用戶需要,想軟就變軟;想硬就變硬。匹克正是利用這種材料研發出「態極」黑科技,讓用戶不再受運動裝備限制。

掀網購帶貨潮做KOL

除了在技術上精益求精外,許志華作為年輕一代,更關注利用互聯網的力量製造話題。比如,今年4月,他開啟個人天貓直播首秀,為匹克體育新品「態極2.0」直播「帶貨」。在開播後短短的27分鐘內,許志華就賣出了5,000對吊牌價569元的「態極2.0」產品,在一小時的直播時間內,銷售額逾500萬元人民幣。

實際上,自2018年匹克「態極1.0」上市,匹克就選擇在天貓、抖音、快手、B站等網絡平台與消費者互動。而在直播間,許志華化身導購,與網友直接對話,及時了解用家的需求。「我只是想和年輕的用戶交個朋友!」許志華在微博上表示。借助在微博、B站及抖音的賬號,許志華成了網紅,變身KOL,其「粉絲」數量增長也極為迅速。

據匹克相關負責人透露,通過網絡社交文化,態極系列消費群體更為年輕,很多人來自一、二線城市,並且80%的消費者在30歲以下,而這也讓匹克更加主動積極地靠近年輕用戶。2020年,匹克就以這樣的姿態,在許志華的帶領下,進入了從傳統企業向互聯網創新企業轉型的關鍵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