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麥當勞多年錄得負增長 更曾考慮退出日本市場 全憑一個改變走出谷底|我做Marketing

日本麥當勞多年錄得負增長 更曾考慮退出日本市場 全憑一個改變走出谷底|我做Marketing

飲食業於過去一年半經營艱難,由疫情帶來的衝擊令大、中、小店無一倖免,很多小店倒閉,大型連鎖店亦需減舖節流。當疫情下或經濟環境不景氣時,大眾會趨向選擇價錢較親民的快餐店消費,所以如果能夠捱得過疫情,之後很大機會有出眾的成績,而麥當勞於日本分部正是一個好好例子。

早年前因經濟不景及經營不善,令日本麥當勞生意多年來錄得負增長,但自早幾年進行多方面改革後,開始再次重拾盈利軌道,近年疫情下盈利仍能錄得不錯增長。

撰文:我做Marketing|圖片:Unsplash

日本麥當勞不受歡迎

日本自大戰過後經歷著不同的經濟問題,多年來經濟持續低迷,但因為日本人一向對生活質素有要求,所以對麥當勞等美式快餐需求,並未因而增加。加上日本麥當勞多次出現食物品質問題,令民眾對之失去信心。

於2014年的劣質雞肉事件中更大受打擊,繼而出現罷食潮,令營業額連續兩年錄得虧損。當時麥當勞需關閉多間分店止血,更有傳總公司可能考慮放棄日本業務,情況十分嚴峻。

雖然公司其後以改善食物品質為策略重心,令品質水平重回正軌,但改善過後並無相對策略以增加銷售,所以生意之後一直並無起息。

日本麥當勞多年錄得負增長 全憑一個改變拉出谷底|我做Marketing
於2014年的劣質雞肉事件中更大受打擊,繼而出現罷食潮,令營業額連續兩年錄得虧損。(圖片來源:Unsplash)

其實如果長期以食物品質為策略重心,除了會令品牌衰老及失衡之外,亦不能夠令已離開的消費者再次消費。一個品牌能夠經營一段長時間,已證明了大眾對其有一定信任,一時間出現品質問題只屬短期,當慢慢開始重拾大眾信心後,改變略策是必要的。

所以日本麥當勞之後更換CEO,除了內部進行大改革穩定軍心外,亦一改早前以食物品質的營運方針,將策略定位回到麥當勞的初心,以品牌打造氛圍,再次重新強調美式快餐的定位,讓麥當勞「做回自己 」。

品牌重整策略

每當品牌遇上危機問題,或因品牌老化而令生意下滑時,進行品牌重整或推出新品牌宣傳項目,是最好的方法之一。

一來可以「洗白」;二來亦可以為品牌重新注入活力。而當時麥當勞推出新品牌宣傳則以「快樂」為重點,希望打造新的氛圍及體驗,再次吸引大眾。

另一方面,產品改為以「恆常主餐牌」作主力產品,同時加強服務速度,強化麥當勞的根基。改革後生意由谷底反彈,往後數年營業額不斷上升,去年疫情影響下仍有不錯的升幅。

雖然疫情對飲食業帶來甚大影響,但其實飲食業激烈的競爭情況並未因而停下來,要在眾多對手中要突圍而出並非易事。逆情或疫情下做生意著重氛圍,疫情每日變化很快,疫情由最初的「恐懼」,到今日已經變成「常態」,當中生意策略亦要隨之而變化。疫情對企業最大的影響,就是縮短了企業們於生意、品牌、產品、宣傳策略的Life Cycle。

由以前約一年才改變或調整一次策略,到今日可能已經不再適用。疫情對生意的打擊並不可怕,反之原地踏步才是生意的致命傷。

日本麥當勞多年錄得負增長 全憑一個改變拉出谷底|我做Marketing
疫情對企業最大的影響,就是縮短了企業們於生意、品牌、產品、宣傳策略的Life Cycle。(圖片來源:Unsplash)

 

延伸閱讀:Business lunch的學問|我做Marketing

延伸閱讀:泰國昆蟲零食供不應求 蟑螂味道近似蘑菇 有昆蟲似鮮魚味!|我做Marke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