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電視電影經常以法律為題材,情節往往扣人心弦,其實背後隱藏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例如律師經常要處理大量繁瑣的工作。由於香港實行普通法,參考案例在僱員補償及一般人身傷亡索償(俗稱痛苦費)的判定方面尤其重要。過往律師及保險理賠師需要人手找尋案例,過程費時失事,JURU是加入人工智能(AI)及神經語言規劃(NLP)的智能案例搜尋方案,只消幾分鐘,便能找到最近似的案例,令工作更加輕鬆,最終讓索償者受惠。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iStock圖片、由被訪者提供、新傳媒資料室

20年前,律師及保險理賠師以人手找尋合適案例,律師翻閱一本本厚疊疊的案例目錄,找出最近似的案例,情況就像大海撈針。司法機構約於七、八年前推出電子案例搜尋網,律師可以輸入關鍵字搜尋相關案例,但若關鍵字不夠精準,搜尋結果太多,同樣需要花很多時間篩選。

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傳統的案例目錄厚疊疊,律師需要花大量時間找尋近似案例。

縮短找尋案例時間

梁寶儀(Nancy)律師說:「我們經常需要翻看大量舊日案例,找出最接近的案例作為參考,從而向客戶建議賠償金額。」Nancy於法律界擁有非常豐富的經驗,經常處理各式民事糾紛及商業罪案,亦是多間本地及外國保險公司的特選律師。Nancy說:「找尋案例的過程相當費時失事,但又不能夠隨便假手於人,因為要有基本法律知識才能讀懂案例,所以要找數個類似的個案,動輒花費數小時。」

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香港推行普通法,法院判決需要參考大量案例。

據悉,律師平均花費三至五小時翻查案例,當中亦無可避免出現人為錯誤,而律師一般按時間收費,客戶需就律師搜尋案例所花費的時間承受一定的費用。Nancy一直為這個痛點而苦惱,一次聚會與朋友談及此事,經多番討論後,她成為牽頭人,集合法律界、保險界及資訊科技界人才,於2018年成立公司L.I.M. Tech Limited(鍊科有限公司),並開始開發JURU – The Smart PI Master。

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Nancy(右)覺得翻看案例目錄太花時間,故與Yvette(左)構思以科技解決痛點。

L.I.M. Tech Limited董事總經理及創辦人吳平邦(Dennis)、技術總監吳恩怡(William)及首席系統架構師陳敬之(KC)負責資訊科技;而Nancy擔任首席專業顧問,陳彦潼律師(Yvette)出任專業顧問(測試組)測試員,至今合共投入了八位數字的資金。

JURU主要針對法律及保險界別的專業人士,透過人工智能及神經語言規劃的應用,協助律師及理賠師,於處理僱員補償及一般人身傷亡的理賠過程中,提供專業、快速及準確的案例資料。NLP需要大量例句進行意圖分析,在經驗豐富的理賠專家顧問團隊培育之下,使AI能夠對語句作出更加精要及準確的判斷,JURU不單是以字眼配對,而是更了解語句的真正意圖(intent),全方位配對近似案例。

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JURU的使用對象主要為法律及保險界別的專業人士。

數分鐘完成數小時的工作

JURU現時共有三個功能,jFind協助找尋相關案例,律師或理賠師可以輸入手上個案的資料,例如年齡、受傷部位、入院日期、病假、治療情況及結果。系統自動找尋最近似的案例,以表列形式顯示,並因應相關度給與評級,以五星為最高,方便用戶作為參考。這樣律師或理賠師毋須耗費大量時間,找尋相關案例,以往數小時的工作,縮短至數分鐘,而且可以找到相關度更高的案例。

另一功能jSort,可讓律師或保險理賠師,設定不同的篩選條件,找出相關案例作為參考。人身傷亡個案,經常涉及責任保險,如果是工傷,還會牽涉僱傭補償,除以薪金作為計算基礎,還要計及失去工作能力的百分比、勞工法例的限制等,計算起來相當複雜。JURU的另一功能是jCalc員工賠償計算機,用戶只需輸入各種資料,系統自動計算出補償金額,並且註明不同細項的法例限制,例如薪金的上、下限。

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人身傷亡事故涉及賠償,金額主要參考以前的案例。

以病假期間的薪金計算方法為例,連續放多天的話,薪金以4/5計算,但法定假期應該支取全薪,計算時就要剔除這些假期,人手計算的話很容易出錯。Dennis說:「科技確實可以幫忙解決很多問題,但必須與相關範疇的專業人士合作,若果JURU沒有專業顧問團隊的話,根本沒有可能成事。」除了吸收專業經驗外,系統必須貼合專業人士所需,才能夠確切解決痛點,因此反覆測試相對重要,並由Yvette負責這個部分的工作。

科技走進法律 JURU精準搜尋案例
用戶輸入相關資料後,JURU系統以表列形式因應相關度列出參考案例。

測試反應較預期佳

經歷兩年時間,JURU 1.0版本於7月推出,邀請業界人士免費試用,現時共有約10間律師行及保險公司的理賠部使用,藉以收集用家意見。Nancy說:「業界反應比預期佳,並且提出有用意見,方便JURU繼續改良,例如案例相關度的五星評級,原本色彩繽紛,現時僅用黃色,效果更加簡潔。」優化完成後,JURU 2.0版本將採用彈性收費模式,配合不同用戶的要求,目的是讓最多的用戶享用JURU帶來的便利。

JURU的商業模式是商業對商業(B2B),因此主要靠人脈網絡推廣,例如邀請律師試用。此外,公司計劃在社交媒體宣傳,但由於內容較為專業,故不會選取大眾化的平台,而是定位專業的LinkedIn,同時也會在傳統媒體宣傳。當疫情退卻後,JURU計劃進行路演,以及到律師行及保險公司現場介紹,接觸更多潛在顧客群。

Dennis說:「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是奉行普通法的國家,法制與香港近似,故日後有機會,會先考慮這些地方,但必須在當地找到合適的專業顧問作為伙伴,適應當地文化及法律。」L.I.M. Tech現時聘用20多名全職員工,另聘用數十名兼職,團隊約100人;公司是數碼港租戶,從多方面獲得支援,包括參加講座及獲取專家意見。

普通法需參考大量案例

普通法(common law)起源於中世紀的英格蘭,而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故以普通法構成法律系統的基礎。普通法與大陸法(civil law)是現今世界兩大法律體系,普通法亦稱「判例法」,其特點是必需參考判決先例為判決基礎;大陸法又稱「成文法」,主要按照法律條文審判。

本港推行普通法,相關的律師在處理人生傷亡案件時,需要參考大量案例,因而衍生出創作JURU的念頭,為相關的專業人士提供簡單、快捷及具建議性的搜㝷系統。除了涉及人身傷亡的案件需要參考之前的案例,其他案件種類,例如謀殺、盜竊、離婚、商業詐騙等,也有機會參考案例,但審判往往建基於不同證供構成的事實裁決,未能像人身傷亡案件般容易歸納出相類似的條件,因此JURU暫時未考慮擴展至其他案件類型。

延伸閱讀:疫情第三波推動視像醫療 毋須到診所輪候面診 最快45分鐘送藥上門 DoctorNow現爆炸性增長

延伸閱讀:喜行智能拐杖裝置 三大功能助照顧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