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iveroo】每週狂做100個鐘 靠外賣醫肚 Banker頂唔順難食飯盒 轉行創立戶戶送

【Deliveroo】每週狂做100個鐘 靠外賣醫肚 Banker頂唔順難食飯盒 轉行創立戶戶送

在香港家喻戶曉的美食外賣平台戶戶送(Deliveroo),今年3月31日在倫敦股市掛牌上市,市值最高達88億英鎊。創辦人許子祥(William Shu)曾是銀行家,緣何放棄金融業高薪厚職,從零開始創業送外賣?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法新社、Unsplash

戶戶送許子祥 親送外賣做到上市
Deliveroo版圖從倫敦開始擴及歐洲大陸、亞洲、澳洲和中東地區。

一切源於創始人熱愛美食

來自英國倫敦的Deliveroo,於2013年由許子祥和合夥人Greg Olowski共同創立,先從倫敦開始推出美食外賣服務,如今業務版圖已擴及歐洲大陸、亞洲、澳洲和中東地區。

誰能想到,這間外賣公司,來源於創始人對美食的熱愛呢?

許子祥祖籍台灣,是台灣最大農畜產品集團大成長城家族成員。他出生於美國,自幼便在美國求學長大,畢業後便進入知名大行摩根士丹利工作,「我們那個時候平均每週工時超過100小時以上,然後午餐、晚餐均是在辦公室吃,而加班更是家常便飯。」

無法想像叫唔到好食外賣

也因為過於忙碌,許子祥和同事都會點外賣吃,「紐約的外賣服務很便利,不管便宜的或高價餐飲也可以外賣,所以在工作期間隨時能吃到想吃的東西。」

許子祥後調職到倫敦辦公室,也是每週工作逾100小時,卻發現當地的外賣服務並不便利,沒有多少餐廳開設了外賣服務,許子祥也發現許多同事加班都買飯盒充飢。

這讓一向愛品嚐美食的許子祥,大感失望。

「我很喜歡吃東西,所以我無法想像在英國沒有辦法叫好吃的外賣!」

戶戶送許子祥 親送外賣做到上市
Deliveroo創辦人許子祥

曾擱置創業大計

他內心一動,一個創業的想法就隨之而來,然而,有了創業想法仍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許子祥向好友Greg Orlowski分享創業想法,Greg認為,若要建立獨立外賣團隊,需要為每位外賣員提供掌上電腦。

但當時平板電腦和手機應用程式(App)生態系統才剛剛出現,條件未成熟,創業計劃只好暫時擱置。

直至2012年,許子祥取得美國沃頓商學院MBA學位,才決心跟Greg合夥, 於2013年創辦Deliveroo。

創業之初沒有餐廳想合作

創業之初沒有餐廳想要和他們合作。許子祥說:「那時候第一年,我每天中午都去同一家餐廳跟老闆聊天,一開始對方意願不高,跑了約三至五家店,每天我都坐在裏面跟老闆邊吃邊聊。」

禁不住許子祥三顧草廬的誠意,有餐廳加入了。就這樣,Deliveroo營運的第一年,便有了三家合作餐廳。

親自送外賣 說服餐廳加盟

許子祥也是親力親為擔任外賣員,踩單車送餐,順便開拓市場,說服其他餐廳加入他的商業版圖。

「我每天到店聊天,告訴這些老闆,我可以幫助他們送餐!」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創業第二年,公司有了五間合作餐廳。

當時住在倫敦,許子祥也不知道哪些餐廳好吃,「我們都是靠在地人推薦,例如說這些外賣員就是當地土生土長,他們可以告訴我們哪間店好吃,我們就去那間餐廳拜訪,跟老闆聊天。」

戶戶送許子祥 親送外賣做到上市
香港設有「步兵」外賣員;而在其他地區,外賣員多用電單車或單車。

2015年攻港 全球首設「步兵」

許子祥說,Deliveroo很重視消費者習慣,善用大數據系統等科技手法營運。

例如,公司結合大數據調研市場,為餐廳夥伴分析各種餐點的熱門程度,並判斷顧客喜好,進而有效的配對供需。在售後服務方面,公司會聘用本地化的客服,迅速回應客戶需求。

此外,拓展新市場的時候,Deliveroo會針對不同市場因地制宜。

2015年,該公司命名「戶戶送」攻港。許子祥發現港人叫外賣,一般是找茶餐廳或連鎖西餐廳;中高檔次餐廳一般不設外賣服務。

同時,香港的社區環境與歐美迥異,例如紐約都會區多是平坦的棋盤式街道,歐洲人一般住在路旁三、四層高的平房;但香港高樓大廈林立,地段陡峭,中上環商業區有很多斜路,道路狹窄沒有泊車位,外賣員要找地方泊車再送餐上樓,無疑事倍功半,所以常選擇步行。

於是乎,香港成為了Deliveroo第一個設有「跑手」外賣員(即徒步送餐)的市場;而在其他地區,外賣員多用電單車或單車。

戶戶送許子祥 親送外賣做到上市
戶戶送許子祥 親送外賣做到上市

疫情封城推動行業發展

2020年4月10日,Deliveroo宣布退出台灣市場營運,儘管當地市場高速成長,但由於英國反壟斷機構阻攔電商巨頭亞馬遜(Amazon)參投Deliveroo,公司被迫重新調整資源配置,犧牲台灣市場。

無可否認的是,突如其來的疫情,令歐洲不少國家都封城,客觀上加速了網上訂餐服務的普及率,外賣平台也因此受惠。

Deliveroo在2019年全球市場的合作餐廳數目為62,000家,卻在2020年一年內,增加了46,000家新餐廳,並且在過去半年,實現單季扭虧為盈。

公司引入共享廚房「戶戶小廚」,主要為不同品牌餐廳於當區提供中央廚房場地,營運外賣或自取服務,幫助合作餐廳在減省租金等成本下擴充生意,提升收入。

此外,除了餐廳外賣外,近年公司還積極與超市合作,將其外送範圍,從餐廳擴展到超市,推出生活雜貨送遞服務,令業務更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