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年底一向是婚嫁旺季,但疫情爆發第四波,令不少準新人大失預算,婚宴大多延期舉行,但會先進行簡單的婚禮,或稱「輕婚禮」。Bride Union聯合創辦人陳婉榆(Olivia)建立網絡平台,集合婚禮相關服務的供應商,並且加入人工智能(AI),協助準新人篩選合適商戶。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相關服務及產品供應商提供、iStock 圖片

平台將加入更多功能,包括港人喜愛的海外婚禮及婚紗攝影,準備迎接市道復甦。Bride Union聯合創辦人陳婉榆(Olivia)於2016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其後加入一間初創公司工作,然後轉職至一個女性網站,負責編輯美容及時裝潮流資訊,因而接觸到婚禮的各項細節。

與前老闆合作

其後Olivia再轉而從事電子商務,負責網上推廣,於空閒時間開始撰寫網誌Bride Union,記錄獨特婚嫁作品,當中包括婚紗攝影及婚紗設計的介紹。

「我同時將Bride Union的內容,發布在IG(instagram)上,由於照片唯美,吸引到逾10,000名『粉絲』,還有不少網民留言查詢攝影師的檔期,令我發現到市場空間。」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港人相對重視婚紗攝影,部分準新人會拍攝兩輯或以上。

Olivia畢業後最先在一間初創公司工作,該公司其中一名老闆關博文(Martin)擁有資訊科技背景,過去數年一直為不同的初創公司擔任顧問,當他知道Olivia的創業主意,亦發覺具有市場潛力,兩人便於去年底共同成立Bride Union。婚禮統籌工作項目繁多,不少準新人考慮聘請婚禮統籌師(Wedding Planner),或者參考親友曾經選用的婚禮供應商。

「準新人的婚禮預算、風格及喜好各有不同,傳統做法無法令他們有效率地找到最合適的婚禮供應商服務,故Bride Union打造全方位的數碼平台,滿足整個婚禮所需。」

Bride Union是一站式婚禮統籌數碼平台,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現時已集合了逾20個類別的商戶,包括婚宴場地、禮服、婚禮攝影、場地佈置、化妝及證婚律師,還有其他婚禮細節,如西洋書法、表演、身體檢查及花車等。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Olivia在街上看見這輛鬆弛熊(Rilakkuma)主題車,並力邀加入平台,提供出租花車服務。

準新人在Bride Union登記成為會員後,輸入婚期及預算資料,系統透過工智能技術,自動推薦合適的婚禮供應商,讓準新人透過平台即時聯絡心水供應商、獲取報價並進行預約。

「婚禮雜誌或網站大多是羅列資訊,Bride Union加入AI技術,系統自動因應準新人的需要或喜好推介,有助節省篩選時間,而且準新人可以與商戶直接互動。」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年輕人喜歡設計較為簡單的輕婚紗。

為新人自製婚禮預算表

港人喜歡到外地拍攝婚紗照或者舉行婚禮,故Bride Union除本地商戶外,還加入了約30個台灣商戶,原本已有日本、法國及斯洛文尼亞的商戶準備加入,但因疫情影響而延後合作計劃。婚禮統籌工作繁瑣,Bride Union自動製作婚禮預算表、待辦事項、賓客名單及座位表,讓新人一目了然,各項表格可以輸出,方便「兄弟姊妹」協作。

「系統因為不同項目所需時間,提示準新人需於何時完成哪些事項,並自動發出電話推送通知或電郵。」

預算表詳列各項開支,包括準新人容易忽略的項目,例如婚宴的加一服務費,準新人可以因應需求自行增刪項目。整個婚禮需要採購的項目眾多,Bride Union加入了本地多間手作小店,包括花球、回禮小禮物、喜帖書法等,供準新人於平台上直接訂購,平台亦定時推出不同工作坊如戒指製作班、花球設計班等。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預算表詳列各項開支,包括準新人容易忽略的項目,例如婚宴的加一服務費,準新人可以因應需求自行增刪項目。

對於準新人來說,找尋靈感也是重要一環,Bride Union採用人工智能圖像數據技術,讓準新人隨機參閱來自不同婚禮供應商的作品範例,遇有合心意的,一按即可查詢相關資訊。婚禮服務供應商繳付一次性的上架費,費用為1,000元以下,便可以擁有專屬版面,自行上載圖片、文字簡介及推廣資訊,網民瀏覽時遇上問題,可透過即時通訊,向供應商查詢各項細節。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婚戒是婚禮不可或缺的東西。

與供應商合作收分成

當網民透過Bride Union與供應商落實交易後,Bride Union因應成交金額收取分成,比例為一成以下。Bride Union由婚禮主題的內容起步,一直重視內容,平均每週上載三至四篇文章,有時還會加入短片;至於IG,更新更加頻密,至少每天兩次。

這些內容大部分由Olivia自行撰寫,部分由實習生(intern)協助,當中亦有部分是贊助內容,主力介紹商戶的產品或服務。Bride Union於今年中推出網頁版,並剛於11月推出手機版,正式投入服務正值疫情期間,面對不同挑戰,同時也遇上機會。

以婚紗攝影為例,個別受歡迎的攝影師生意一向不俗,未必願意與新平台合作推廣,但在疫情期間,他們較為樂意作出新嘗試,增加曝光機會。不過受疫情打擊經濟,準新人變得更緊謹,洽談時間會較長,預算也有可能較低。

「疫情影響之下,原本已經預訂酒席的準新人,大多如常舉行婚禮,婚宴則延期舉行;至於未有預訂酒席的,絕大部分會延期至一、兩年後。」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疫情令準新人無法到海外拍攝婚紗照,其實本地也可以拍到特色照片。

因應政府的防疫措施,準新人只能舉行簡單的證婚儀式,Bride Union特別物色了舉行輕婚禮的場地,方便準新人只邀請至親出席。由於大部分親友未能出席婚禮,Bride Union找來直播服務供應商,將婚禮過程,透過供應商自設的串流平台直播,準新人只需傳送連結給親友即可。Bride Union最近舉行了「小型證婚輕婚紗選擇」直播節目,與本地婚紗品牌介紹輕婚紗選擇及今年秋冬的婚紗潮流。

「長輩比較喜歡大排筵席,其實年輕人大多喜歡簡單的婚禮,在疫情影響之下,令他們『大條道理』簡化婚禮。」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疫情令婚宴延期,不少人轉而物色輕婚禮場地。

Bride Union現時共有逾500名會員,逾八成均是女性,年齡介乎25至34歲;IG累積「粉絲」數目逾17,000名,很多準新人喜歡透過這個渠道查詢。

「Bride Union的目標用戶為千禧世代的準新人,他們習慣使用手機來處理大小事務,並追求一個獨一無二的婚禮。」

拓展台灣及新加坡市場

Bride Union於今年3月加入成為香港科技園公司旗下Incu-App(網動科技創業培育計劃)及香港大學iDendron培育計劃成員。Bride Union由兩名創辦人合資逾10萬元創立,兩人主要付出時間及心機,其他成本相對較低,因此已達致收支平衡,公司開始物色投資者進行融資,以配合發展大計。

Bride Union將加入更多內容及功能,因應準新人的需求,增加商戶類別,除了圍繞婚禮的核心項目以外,同時兼顧週邊服務,例如處理婚前協議的家庭律師、婚前及婚姻輔導等。此外,由於籌備婚禮繁瑣複雜,不少準新人希望尋求專業人士的意見,Bride Union計劃與婚禮統籌師合作,開設網上聊天室,方便準新人隨時發問。

Bride Union已於台灣建立商戶網絡,並計劃於2021年第二季,拓展台灣市場,吸納當地用戶,同時考慮進入新加坡市場,因為同是華人社會,結婚文化相近。

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
Bride Union已於台灣建立商戶網絡,並計劃於2021年第二季,拓展台灣市場。

疫情下的婚禮預算

疫情下,準新人無法大排筵席,轉而選擇簡單的輕婚禮,Olivia指出婚禮大多由一天減至半天,各項開支因而下調,但額外需要直播服務,不過整體婚禮預算仍然大幅下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