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Donki啲貨愈亂你愈鍾意行 創辦人安田隆夫由失意賭徒變激安王

    Donki啲貨愈亂你愈鍾意行 創辦人安田隆夫由失意賭徒變激安王

    港人遊日必到的驚安之殿堂(海外名稱Don Don Donki),在香港也有八間分店。店內各種產品五花八門,雖然店內風格標新立異,卻經常門庭若市。其創辦人安田隆夫(Takao Yasuda)曾是個失意賭鬼,卻因為不按常理出牌、做出自己的特色而大獲成功。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Getty Images圖片、網站圖片、新傳媒資料室、unsplash

    在日本,有一家挑戰零售業「窗明幾淨、講究細節」傳統,主打「商品不好看、不好拿、不好買」,卻大受歡迎的店,這就是「唐吉訶德」。

    唐吉訶德全名原為「激安殿堂唐吉訶德」,後改稱「驚安殿堂唐吉訶德」,官網解釋「驚安」代表令消費者怦然心動的樂趣、充滿驚人的便宜。

    獨創壓縮陳列引顧客尋寶

    店內商品種類繁多、價格便宜,小至飲料、文具;大到家用電器、名牌手袋,琳瑯滿目;上萬種商品堆放雜亂無章,亦寫有超大號字體的廣告單貼得滿場都是。安田隆夫正是要顧客體驗這般「不好找、不好拿」,如探險般的購物樂趣,想不到居然成功了。

    安田隆夫於1949年出生於日本岐阜縣大垣市,就讀位於東京的慶應大學法學部。

    但他天生叛逆,又常逃學去打麻將,這樣的學歷畢業後,原本可進入知名大企業,但他選擇門檻較低的小型不動產公司,然而十個月後公司倒閉,他瞬間失業,惟他堅決不肯認輸回家鄉。

    Donki安田隆夫 由叛逆賭徒變激安王
    安田隆夫認為,想要對抗大企業,唯有逆向操作,磨練出獨創性和獨特性才有競爭力。(圖片來源:網站圖片)

    安田隆夫運用大學時期學到的麻將技巧,熬夜賭錢維生,四年後才拿賭博贏來的錢,在東京近郊偏僻一隅開了一間名為「小偷市場」的雜貨舖,也就是後來唐吉訶德的雛形。

    如此怪異、個性強烈的店名當然是為了博出位、引人矚目,也確實讓小店在開業當天人潮絡繹不絕。但因為商品很一般,店舖其後變得冷清。

    由於經驗不足,安田隆夫甚至被人騙過錢,沒錢就沒法進貨,被迫絕境時,他突然意識到:像他這種沒錢又沒資源的人,是沒辦法用正規方法取勝的。

    於是他頻繁出入大型製造廠商與批發商的倉庫後門,用超低價拿到停產品、瑕疵品、樣品、退貨品,用這些進貨成本接近零的商品塞滿了自己的店舖。

    沒錢租倉庫,故所有貨物都塞入數十平米的小店中,貨架被塞滿,通道被商品和紙箱佔據,整個賣場仿佛迷宮叢林。安田隆夫只能在紙箱上「開小窗」展示商品,並將手繪廣告貼滿貨架。

    Donki安田隆夫 由叛逆賭徒變激安王
    (圖片來源:unsplash)

    不可思議的是,壓縮陳列之後反而吸引了更多客人。很多人會滿懷期待來「尋寶」,希望找到物超所值的商品。

    某天深夜,安田隆夫獨自在店內補貨時,有顧客誤以為店舖還開著,就在尚未上架的貨堆中「挖寶」。這個誤會給了安田隆夫新的靈感。

    「夜間的客人,和白天那些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等客人完全不一樣!」發現到這一點,安田隆夫延長了營業時間,到深夜12點還在營業。

    下放權限給員工

    安田隆夫解釋說,

    「當時我不得不採取有別於主流的做法。因為我甚麼都沒有。甚麼都沒有的人要跟手上有很多東西的人對戰時,用相同方法無法取勝。」

    小店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安田隆夫又開起了更大的「唐吉訶德」一號店。然而要管理好這種大型店舖,無法像小店那樣事事親力親為。

    Donki安田隆夫 由叛逆賭徒變激安王
    (圖片來源:unsplash)

    他親自下場示範「小偷市場」的壓縮陳列技術,但員工總是做得似是而非。於是他決定放權,開啟「權限委讓」和「個人商店老闆系統」機制,按商品分類把櫃枱劃分成不同區域,各區域安排一個負責人,最重要是把訂貨權限也交給員工。

    此舉極大調動了員工的創造性和積極性,將整個店舖布置得色彩繽紛。

    營商逆向操作才能成功

    一般傳統連鎖店的管理權全部集中在公司總部,店員不必自己思考,只需按公司要求流程化辦事,並將效率提高到極限。而安田隆夫認為,單純模仿只會徒勞無功、平庸意味快速死亡。

    「只想遵循既存的業界常識和規則照做,最後勢必被資本和實力更勝一籌的大企業吃掉。」

    安田隆夫在其自傳中寫道,和先行企業站在同一戰場上戰鬥,如果後繼企業一味模彷先行企業,絕對贏不了。

    反之,想要對抗大企業,唯有逆向操作,磨練出獨創性和獨特性才有競爭力。

    他認為,創業者最大的資本不在於錢,而在於「智慧」。為解決創業面臨的問題,需要不斷運用經營者「智慧」。然而「智慧」有時甚至會面臨思考樽頸。面對思考樽頸,安田隆夫說,

    「我不會在短時間內集中思考某個問題,而是將此問題放在腦中一星期到十天,一天當中,利用五次或十次吃飯、上廁所或走路的空檔,反覆思考好幾次。」

    Donki安田隆夫 由叛逆賭徒變激安王
    (圖片來源:新傳媒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