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e Hub遊戲化廣告 吸八位數字資金 用戶完成不同任務累積金幣 可換取不同的獎賞

Move Hub遊戲化廣告 吸八位數字資金 用戶完成不同任務累積金幣 可換取不同的獎賞

疫情影響之下,大家花在網絡的時間較多,尤其是手機上網,但經常出現廣告,難免令人感到煩厭,其實廣告也可以很有用及好玩,甚至能夠吸引人們主動參與。初創公司Move Hub Limited利用科技及創意,開發 「任務遊戲獎賞」廣告平台,將廣告遊戲化,為廣告行業創造新模式,成立翌年獲得天使投資者投入八位數字的資金。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受訪者提供

Move Hub Limited創辦人及商務總監劉婉雯(Emily)於兩年前成立公司,主力從事廣告科技,最初集中於地域性的廣告,客戶包括九巴手機應用程式(App)。一般而言,數碼廣告是在媒體上加入廣告欄位,自動顯示給廣告對象,而手機App上的廣告,主要是橫額(banner)或者彈出視窗(pop-up),有時會影響用戶體驗。

收看廣告有得著

港人乘搭巴士時,習慣使用九巴App掌握班次,停留時間相對較短,一般的廣告模式未必能夠惹起用戶的注意。Emily說:「搭車的人由一個地方去另一個地方,我們在沿途經過的地方,加入地域性廣告,有效吸納途經附近的潛在顧客,做到精準推廣。」

近期維他檸檬茶推出抽獎活動,商戶主力向尖沙咀一帶的人士推廣,用戶點擊廣告便能了解詳細玩法。此外,一田百貨於11月推出購物優惠日,於是在九巴App上途經分店的巴士路線刊登廣告,提醒人們可以順道購物。

2019年,Move Hub在全港2,500個巴士站裝設藍芽Beacon定位技術裝置,可以透過藍芽向途經巴士站的人傳送訊息。海港城於2020年5月,透過Beacon技術,向經過尖沙咀一帶巴士站的人傳送優惠券;屯門AEON於7月重開,透過相同技術,向途經屯門一帶巴士站的人傳送資訊,這樣更加能夠吸引人們到商戶消費。

「大家收看廣告,大都是被動地接收資訊,看完後未必有任何『得著』,於是我們研發了一個全新的『任務遊戲獎賞』廣告平台,既有遊戲玩,最終『有嘢落袋』。」

人們下載Move Hub手機App後,便可以透過完成不同任務累積金幣,金幣可用作玩遊戲,或者換取不同的獎賞。用戶共有三種方法累積金幣,第一種是「找找動」尋寶任務,靈感來自PokemonGo遊戲,去不同地點搜羅金幣;第二種是點擊收看廣告。最後一種方法是玩虛擬夾公仔機,用戶需要付出五個金幣,成功夾到公仔的話,可獲得25個金幣,技巧高超的話,便可快速累積更多金幣。

Move Hub遊戲化廣告 吸八位數字資金 用戶完成不同任務累積金幣 可換取不同的獎賞
用戶透過Move Hub 手機App 玩夾公仔遊戲,其實正在遙距操控實體機。

控制實體夾公仔機

參與遊戲的用戶,透過App控制一部實體的夾公仔機,Move Hub現時共有四部夾公仔機,各有不同主題,遊戲期間作網上直播,正在輪候或有空的用戶可以觀看直播。

「虛擬夾公仔機,由電腦運算角度,玩家感覺始終不夠實在;控制真實的夾公仔機,可能出現更多不能預計的狀況,玩家體驗更佳。」

其他用戶觀看直播期間,用戶可使用道具,平擾正在夾公仔的用戶,若成功干擾可獲金幣獎賞,增加遊戲的趣味性。Move Hub Limited業務發展經理張琬彤(Carrie)說: 「觀眾可以即時討論,令氣氛更加熱烈,同時可以與我們的同事溝通,提供不同意見,讓我們作出相應改善。」

Move Hub遊戲化廣告 吸八位數字資金 用戶完成不同任務累積金幣 可換取不同的獎賞
Move Hub 現時共有四部夾公仔機,經常換上不同陣法及主題。

Move Hub的員工定時補充公仔,還會花心思構思不同擺法,為用戶帶來新鮮感,吸引他們玩完一次又一次。近日夾公仔機換上聖誕主題,除機身布置,所夾的公仔、遊戲道具都是相同主題,增加節日氣氛。九巴於9月贊助夾公仔機遊戲,機身布置、公仔及遊戲道具都是九巴主題,連用戶換取的獎賞也是九巴商品,包括巴士模型等。

夾公仔機每天由早上10時至晚上10時半開放,每天開放前已有不少人輪候,而且經常「排長龍」,觀看直播的用戶也不少。人們到實體的夾公仔機店舖,體驗比較個人化,觀眾不會太多;而在Move Hub App玩,不少用戶觀看直播,令玩的過程更有趣味。Move Hub App剛於10月推出,推出翌日經已成為蘋果App Store免費App類別首位,至今累積下載逾36,000次。

現時平均每日活躍用戶約8,500人,平均每月活躍用戶逾10,000人,平均逗留時間約33分鐘,男女各佔一半。部分用戶喜歡穩陣地收看廣告或上街尋寶,這兩種累積金幣的方式每天設有上限;想要換取高價值禮品的用戶,傾向參與夾公仔遊戲,因為累積金幣的速度較快,而且不設每天上限。

「疫情為我們帶來了機會,人們娛樂減少,根本不敢去玩夾公仔機,轉而在Move Hub App玩。」

Move Hub遊戲化廣告 吸八位數字資金 用戶完成不同任務累積金幣 可換取不同的獎賞
近日夾公仔機換上聖誕主題,機身佈置、公仔及遊戲道具均是相關主題。(左)九巴曾經贊助夾公仔機遊戲,用戶換取的獎賞是九巴商品,包括巴士模型等。(中)「找找動」尋寶任務,讓用戶去不同地點搜羅金幣。(右)

26歲開始創業

用戶累積的金幣可換取不同獎賞,包括公仔、超市百貨禮券、餐飲禮券、主題公園入場券等。Move Hub App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廣告,除了一般模式的App內廣告,同時提供廣告串流、主題限定夾公仔遊戲等。疫情嚴重影響餐飲及零售,不少中小企希望透過網上推廣,最近茶飲店丸作食茶在Move Hub App上載廣告,讓用戶點擊收看,用戶同時可以用金幣換取該店的優惠券。

Emily說:「商戶在街上派優惠券,容易令人覺得沒有價值,因為垂手可得;透過做任務,然後獲取優惠券,能夠賦與實際價值。」

Move Hub正研究與電訊商合作,因為香港今年正式推出5G網絡,透過相關手機操作夾公仔機,能夠體現5G低時延及高傳輸的特性。Emily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傳理系,26歲便踏上創業之路, 2002年成立第一間公司Mobile Link Technology Limited,主要經營PDA及手機配件產品,業務包括產品開發、生產及銷售推廣,除了本地市場外,同時出口至東南亞、美國及俄羅斯。

2005年,Emily與另一名拍檔開始創業,成立Mobilesoft Technology (HK) Limited,專門設計手機App,當年還未有智能電話。

「最初我們因應Nokia電話,設計JAVA應用程式,例如製作巴士路線的directory,甚至要燒製CD,然後在電腦商場發售,人們購買後回家透過電腦安裝。」

蘋果公司(Apple)於2007年首推iPhone,其後Android手機陸續出現,令智能電話成為主流,手機App像雨後春筍般出現。多年以來,Mobilesoft累積了不少企業客戶,包括big big channel、有線電視及Neway等,擁有大量開發手機App的經驗,高峰期每年營業額逾1,000萬元。

「我們一直為她人作嫁衣裳,希望能夠推出屬於自己的手機App,於是我和拍檔成立另一間初創公司Move Hub。」

兩人為Move Hub投資約50萬元,手機App由母公司研發,省下部分前期投資,而且甫開業即為九巴製作地域性廣告,為公司帶來收入,但因科技研發成本高昂,公司暫時未達致收支平衡。2019年,Move Hub獲天使投資者青睞,獲得一筆八位數字的資金,讓公司繼續拓展業務。

「Move Hub成立兩年,業務已上軌道,我們將於2021年開拓台灣、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市場。」

Move Hub旨在成為免費遊戲機中心,絕對不會讓用戶「課金」,集中於做任務累積金幣換取獎賞,預期2020年底或2021年初,將會推出另一款直播遊戲。

全女班核心成員

Mobilesoft的業務主要是開發手機App,技術含量較高,現時共有約12名員工,男女各佔一半。至於新成立的Move Hub,定位為「任務遊戲獎賞」廣告平台,當中五名核心成員是全女班,而且均為「90後」,分別擔任業務發展、創意設計、市場推廣及日常營運等工作。Carrie說:「我們全部都很喜歡玩夾公仔機,疫情之前,經常到實體店看別人玩,現時工作上也能接觸夾公仔機,大家都很開心。」

Move Hub遊戲化廣告 吸八位數字資金 用戶完成不同任務累積金幣 可換取不同的獎賞
Move Hub 五名核心成員均是90後女性,包括Carrie(右)。

延伸閱讀:香港遊戲公司Twitchy Finger 先後推出六款手遊《四驅傳說》累積營收逾2,000萬元

延伸閱讀:Bride Union智能化統籌平台 集合香港逾300個婚禮服務供應商 疫境主攻輕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