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80後創業 有人三個月回本再開分店

原本是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Warren,雖然收入滿意,但有感生活太有規律,在偶然機會下,參加手工啤酒班,因其對酒感興趣,於是加入其中成為公司的「大掌櫃」。工作性質大轉變,Warren樂在其中,更發現原來手工啤酒大有市場。

「轉工之後,雖然資源和福利比過去在大機構工作少,但我得到更大的自由度和樂趣,例如可以為自己的職位改成一些特別名稱,因為我負責睇數,所以叫自己做『大掌櫃』。」Warren說。

 

教學啤酒變貨品

HK Brewcraft是香港首間自釀啤酒專門店,售賣高質素釀酒工具及材料,以及逾200款精心挑選的精釀啤酒。

 

Warren指出,很多人以為經營手工啤酒生意只是興趣,其實內裏大有市場,而HK Brewcraft因而發展出兩大業務。

 

一開始主要是以工作坊為主,為了令參加者可感受到手工啤酒的口感,同時提供不少本地品牌的手工啤酒予學員。

 

不過,慢慢地他發現,不少學員都對有關產品非常感興趣,因此本來打算用作教學的啤酒,便變成為店舖的貨品,更專門開了一家分店,銷售手工啤酒。

 

Warren指出,除本地品牌外,亦會進口外國貨,因為手工啤酒的自由度更大,沒有品牌包袱,玩味程度可以更高,很受客人歡迎。

 

「其實消費者已喝慣了一般的啤酒,便希望嘗試一下新口味,一開始是以外國客人為主,但漸漸發現愈來愈多香港人對手工啤酒有興趣,同時本土手工啤酒的供應亦比以前多,更多是回頭客,一試上癮。」Warren表示。

 

他相信,隨著更多人認識手工啤酒,在本港市場地位會愈來愈高:「香港人識飲識食,我們都有很多回頭客。在香港,買不起幾百萬元的一層樓,幾十元買罐啤酒總可以吧?」他笑說。

 

品質勝品牌

選酒方面,Warren表示,HK Brewcraft成員都考了一個啤酒裁判牌,因此對啤酒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和品鑑能力,直言公司入貨的標準不在於品牌的名氣和口碑,而是在於啤酒的品質。

 

「我們推介的產品,經過精心挑選及有信心是最特別,不單單是有廠商推介,或者近排潮流興某牌子才入貨,因此客人對我們的產品都非常有信心。」他解釋。

 

由於近年不少酒吧都開始留意手工啤酒,但對有關的認識始終有限。

 

因此出售手工啤酒外,HK Brewcraft亦發展出一項令Warren頗為意想不到的業務─啤酒諮詢。

 

「愈來愈多酒吧向我們查詢應該入甚麼酒、如何定位等,因為手工啤酒只是他們業務的一部分,不可能甚麼酒類都入,所以一定要找到最合適店舖的酒,自然會聯絡我們。」Warren說。

 

開班教學方面,亦沒有因為開始賣酒而放慢腳步,Warren指現時無論以興趣班定位的工作坊,還是專業導向的啤酒裁判課程,反應都非常熱烈。

 

「工作坊所使用的材料都是我們自己挑選,可以說是最好的,難得來放鬆一下,最後更要飲落肚,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可能參加者未必明白背後的原理,起碼他們喝到自己親手釀製的成品,會感到滿足。」他介紹。

 

啤酒裁判課程方面,Warren指公司老闆是較高「段數」的啤酒裁判,因此擁有開班教學資格。課程會為學生準備,由獨立第三方負責題目的啤酒裁判考試,資格亦是國際認證。

 

Warren直言,手工啤酒在本港市場剛剛冒起,未來有很大發展空間:「啤酒本身是社交飲料(social drink),連國家主席習近平跟前英國首相卡梅倫見面均是飲啤酒,所以不要輕視它的地位。」

 

釀酒器具最緊要清潔

Warren強調,要成功釀製出啤酒,最重要的是要清潔器具。因為釀製過程需要發酵,如果器具被細菌感染,釀出來的便酒基本上報銷。

 

「啤酒的酒精含量很低,殺菌能力不足,很容易被細菌感染,因此我們釀酒,有至少七成時間是花在清潔器具。看紀錄片也會看到,啤酒廠員工需要經過殺菌處理,穿著無菌衣才進入工場。」Warren說。

 

另外,他指出,不同口味的啤酒,會有各自適合的儲存溫度,例如味道較重、口感相對豐富的啤酒,儲存溫度會較高。

 

「最理想的狀態是出廠,就用最合適的溫度運送、儲存、出售,讓客人一買到手,便是一罐處於最適合飲用狀態的啤酒,這也是我們的終極目標。」Warren說。

 

手工啤酒小tips

1. 多品嚐不同啤酒;

2. 注意器具清潔;

3. 真心喜歡喝酒。

正所謂:「女為悅己者容」。每個女生都有扮靚的天性,由護膚、化妝至頭髮護理等,通常都有著自己一份個人對「美」的堅持。若能將美容扮靚的喜好變成生財工具,甚至創一番事業,確實是「美」事!

文:Marcus Tong

將興趣變為專業

樣子甜美的80後Mandy自幼已喜歡「扮靚」,中學畢業後選擇自己喜歡的「美容」來進修,取得專業美容師資格及化妝師證書。她曾於大型美容店當美容師、化妝師,也曾跟髮型師傅朋友學理髮,在邊做邊學下獲得豐富的實戰經驗,「扮靚」已悄悄地成為了她的專業。

打工多年後的Mandy,深明「工字沒出頭」的道理,所以於2014年尾就嘗試運用多年所學的美容知識創一番事業,利用自己的$10萬積蓄,於旺角太子聯合廣場地下開了她第一間美妝小店,最初專售韓國入口的美妝護膚產品,故店名都訂為Top Korean Beauty。

高峰期一個月$80萬營業額

Mandy稱:「當初用了大約$10萬開舖,商場的租金要逾$3萬一個月,最初都只以『嘗試』的心態『博一博』!沒想到大約三個月已回本,最高峰期曾經試過$80萬營業額一個月。」

對於首次創業的她來說,得到如此成績實在很大鼓舞!就於剛剛開始營運店舖沒多久,Mandy就發現自己懷孕了,對她來說,絕對是雙重驚喜!

懷孕仍繼續工作

但由於小店剛起步加上生意很好,所有她堅持店舖的大小事項都繼續親力親為,懷孕初期雖出現了一系列孕婦常見的不適如反胃、孕吐、易累等情況,但她都未有爭取時間休息反而每天都到店舖親自招呼客人,直到生之前一個星期才真正在家休息。

Mandy憶述:「休息期間也是不停用訊息回覆客人問題,完全好像沒有離開過公司一樣!」

太子聯合廣場曾是旺角區的「旺場」,不過「旺丁旺財」的光景早已是多年前的事。問到為何她會選擇在一個不是人流很旺的商場開店?Mandy稱因為負擔不起太高的租金,其二是她相信用心經營就會有口碑!客人一個介紹一個,慢慢便會穩定下來,結果她真的成功了!

忙到沒有時間吃飯

Mandy說:「當時這個商場新年之前還有10多間美容店鋪,結果新年後大部分都關門大吉,只剩下兩三間…而我好幸運是其中一間還可以留下來的。而且當同場其他店舖大吐苦水,申訴這個商場完全沒有人流的時候,我居然可以忙到吃飯也沒有時間,就連去洗手間的時間都沒有。我覺得真的很幸運!」

或許,客人看到懷孕中的她用心經營,成就了她的成功。她指有很多住香港區、新界區的客人,都專程花一整個鐘車程時間過來找她買東西,因為買到的都是外面不容易找到的貨品。

她指如果不適合客人皮膚的產品,就算是熱賣或是有很多廣告推介,她也絕對不會建議客人嘗試。

試過才會推介給客人

她說:「我自己都會不停尋找一些香港未有代理的新產品,當然品質一定要好,而且每件產品我自己都會試過才會推介給客人。」

所有事情都親力親為固然是她的成功之道,作為80後的Mandy亦掌握到社交網絡的宣傳能力,她開設了店舖專頁,經常上載自拍的產品試用影片,利用社交網絡介紹新產品,再在網上平台解答客人問題。

「人家看到實質效果,自然會幫襯!我也經常上載我BB的生活片段,很多客人追蹤我的專頁,其實也是為了follow Bbe (Bbe是她的兒子的乳名), 他的粉絲比我還多呢!」Mandy笑稱。

清潔運輸一腳踢

她感恩的說:「當時我的肚子也大概有五六多個月大,入貨、執貨、介紹產品,甚至舖頭裝修、清潔雜務及運輸等都是一腳踢,當然我的肥老公會幫手啦!幸運的是客人都很愛錫我,常常買食物或是親自煲湯給我,怕我餓襯寶寶!心裡其實很感動。可以得到客人的信任及肯定,令我更加有動力工作!」

由於在短時間已取得好成績,故太子總店開業不夠一年,亦即在她懷孕期間,她決定「打鐵趁熱」再開在尖沙咀開分店。

尖咀開分店方便客人

Mandy指:「其實主要原因是因為有很多客人都是在尖沙咀上班OL,說太子不夠方便。而且為了降低入貨成本,自己每件產品都最少入貨100件,兩間分店就可以平均分配,售價便可相對調低,讓客人可以以更優惠的價錢購的心頭好。」

尖沙咀分店開業後,需要處理的事情變得更加多,包括新增的員工人事管理也需花很大的心力。

短短3年時間,一個80後靚媽由零開始,至今天一邊忙於打理兩家店舖,另一邊亦要照顧年幼兒子,確實有她的過人之處。

Mandy稱:「始終我們都只屬小店,能夠持續發展,可能是因為我引進的品牌,有很多也是我自己爭取獨家代理的,相信這也是我其中一個優勢吧。」

「80後」的Hanley,在兩度創業的過程中,發現香港商品缺乏適合銷售渠道,並對於商戶無法實時查詢傳統自動售賣機的銷售數據感到失望,便毅然決定三度創業,與其合伙人共同成立智能自動售賣機公司Gritus。公司創辦約一年已有逾千萬元營業額,並在全港逾50個地點設立智能自動售賣機。

Hanley大學畢業後未有選擇做打工仔,而是創辦廣告公司。在創業過程中,他發現香港商品缺乏適合的銷售渠道,2015年初便再次創業,成立傳統自動售賣機公司。

「在香港售賣貨品,如果自己開舖要捱貴租;若通過屈臣氏、百佳及惠康等大型零售商,又要支付上架費。」Hanley說。

於第二次創業過程中,Hanley同時發現,商戶須親身到各傳統售賣機前收取營業數據,十分不便。 加上當時得悉不少物業管理公司都在尋找新型智能自動售賣機,Hanley便賣掉了原來的公司,毅然決定第三度創業,與其他合伙人於2017年2月,成立智能自動售賣機公司Gritus。

透過雲端實時查閱銷售數據

Hanley與合伙人共同出資;加上賣掉前公司套現後合共約40萬元,創立了Gritus。 該筆資金主要是用於購買設備、支付租金及投入研發等。公司成立約三個月已回本,目前開業約一年,營業額已逾千萬元,並於香港逾50個地點包括商場、屋苑、學校及寫字樓等,設立該款售賣機。

Hanley表示,相對傳統售賣機,使用智能售賣機的商戶可透過雲端後台系統,實時查閱銷售數據,了解不同地點最受歡迎的貨品,簡化物流及數據分析等步驟。 另外,透過智能售賣機的互動顯示屏,還可額外賺取廣告收入。

Gritus收入主要源於與品牌商合作及加盟模式。品牌商通常租賃機器,並將機器設在屋苑或人流較多的商場。 Gritus目前合作的品牌商包括玩具品牌Disney、香口膠品牌Wrigley及護膚品品牌Miya’s Works等。 「因為自動售賣機和實體店每平方呎利潤相差不多,但售賣機毋須人力成本,且機身所佔面積小,租金低,所以不少品牌商都有興趣與我們合作。」

至於加盟模式,Hanley指加盟者買入機器後,Gritus會提供代營運服務,包括採購、物流及日常營運等,加盟者每月可按利潤分成。 目前香港約有200個加盟商已認購該款售賣機,Gritus將逐步於不同的地點設立機器。

「比起自己開店或其他加盟模式,售賣機的加盟,可省下不少租金、人工及管理經驗,且有穩定的盈利。」 Gritus亦有部分自行營運的售賣機。自營機器通常售賣飲品及零食,除賺取利潤外,主要用於建立公司售賣機於不同屋苑的覆蓋率,吸引希望大規模入駐屋苑網絡的品牌商租機。

支出方面,現時Gritus最主要支出為生產成本,佔總支出約一半。Hanley坦言,為尋找更多加盟商及與品牌商合作,公司正在不斷擴充團隊;加上機器的研發亦需要投入不少資金,所以利潤不高。 Hanley稱目前香港同類型且具備研發能力的智能售賣機公司只有幾間,惟因為香港地方不大,無論傳統還是智能售賣機,可放置的地點有限,所以仍有一定的競爭。

談及推廣,Hanley指他的五位合伙人來自不同的行業背景,包括Big Four、地產公司、廣告公司及香港電視前行政總裁等;加上Hanley本身做過傳統售賣機,令他們有強大的人際網絡。 同時,售賣機本身亦是一種營銷,將它設在不同的地點,即可吸引有興趣的投資者。

未來他們會利用網絡平台做更多的推廣。 計劃開拓東南亞市場 Hanley於2017年7月在深圳開設了分公司,現已在當地設立了約30部智能售賣機。他發現東南亞市場有潛在商機,計劃於2018年初由馬來西亞入手,開設分公司。

「我們目前在馬來西亞有人際網絡,且當地人大多會講廣東話,更容易談生意。」惟由於擴張版圖需要用到不少資金,故Hanley的團隊計劃通過他們的人際網絡尋找融資,目標於2018年融資約1,000萬元。

Hanley預計,2018年於香港設立的售賣機數量可達約1,000部,並將主推加盟模式,尋求與更多品牌商合作。

「目前品牌商租賃的售賣機銷售情況已較理想,未來我們可以通過將售賣機放在人流多的地方;配合售賣機上互動廣告等方式,令售賣機的營業額超過實體店,真正做到用科技幫助品牌銷售。」

根據數據放置售賣機產品

Hanley透露,一部智能自動售賣機最多可賣24種產品,他們會根據系統搜集到的數據,於不同位置的售賣機,放置最受歡迎的產品。 「設於學校的售賣機,最受歡迎的是能飽肚的食品及外國食品,通常晚上9時後銷售數量較多。」

至於屋苑的售賣機,他們通常會放置可愛的產品,例如公仔及玩具車仔等,主要吸引小朋友。 同時,由於主婦較多逗留於屋苑附近,他們亦會放置一些主婦喜歡的產品, 包括手工肥皂及面膜等。

寫字樓方面,Hanley 認為可能因為辦公室的茶水間已有很多免費零食,所以銷售數據一般,但他們仍會於寫字樓設立小量售賣機,作為吸引投資者的一個渠道。

相關文章:

6種表面風光的職業 實際相當難頂

返工好受氣 7種衰同事令人要辭職


關鍵詞
80後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