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成日本民眾陷入惶恐  菅義偉一意孤行 豐田大怒撤資 東京奧運大輸1,500億

7成日本民眾陷入惶恐 菅義偉一意孤行 豐田大怒撤資 東京奧運大輸1,500億

本週五(23日)是東京奧運的開幕日,可是在未正式開幕前,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的運動員及團隊人員開始增加。此前,大批日本民眾大力反對東京奧運如期舉辦,但當局正言除非世界末日,否則不會取消盛事,對此,似乎其他國家的人也開始擔心,畢竟運動員也有回國的一天,如果在奧運期間感染到新冠病毒,演變的可能是全球疫情再度肆虐。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中新社

作為今屆奧運的主辦國,日本的疫情仍然嚴峻,根據本週三東京都召開的疫情監測會議稱,這次在日本各地爆發的是Delta變種病毒,檢測結果顯示,到7月11日止的一週內該比例已上升至30.5%。日本醫師會會長中川俊男在記者會上表示,「第五波疫情正在發展」。

當中,東京的情況亦不容樂觀,每日確診人數有上升趨勢(見圖表四),近七天日均人數為1,373.4人,為前一週的155.7%。

7成日本民眾陷入惶恐 菅義偉:「會安心安全搞好奧運」 豐田大怒撤資 東京奧運大輸1,500億

週四(22日),東京單日新增病例1,979人,當中20多歲有658人、30多歲有399人、40多歲314人、50多歲246人,其餘66人為65歲及以上人士。

從數據可以看出,新增病例的年齡層已變為20至50多歲為主,原因是日本今年2月才開始在高齡者和醫療人員中推行疫苗接種,而大規模的一般民眾接種6月才從東京和大阪兩個大城市開始推行。

截止7月11日,日本完成一針疫苗接種人數佔總人口的29.6%, 排世界第18位,65歲以上人口的兩針疫苗接種率達到76.1%。

贊助退出

面對嚴峻疫情加上變種病毒,日本民眾本身已經擔心自身社區會進一步爆發,加上奧運選手村近日頻頻出現確診個案,大批民眾反對奧運如期舉行。就連日本富豪孫正義都曾表示,現在是時候忍痛承擔經濟損失並取消奧運會了,以保護日本免於遭受更嚴重的疫情。

上週日本全國性報章《朝日新聞》進行電話訪問,在民意調查中,支持奧運如常進行的人只佔33%,高達68%的人認為菅義偉首相口中的「安心安全舉行奧運」是不可能。

此前,菅義偉曾表示,將全力做好針對新冠疫情的防控工作,確保東京奧運會安全安心。為並挽回公眾對奧運的信心,日本奧委會早就考慮現場觀眾人數,限制在會場座位數的一半;去到3月,更宣布禁止海外觀眾入境。

來到7月,菅義偉甚至禁止國內觀眾現場觀賽,而且限制來訪者不得接近日本當地民眾,如果違反規則,將會被驅逐出境。

目前,從海外來東京參加奧運會的人數已減少大約三分之二,北韓、幾內亞更宣布退出東京奧運,的確,50,000人同時在東京出現,若運動員因此而染病,回國後只會令更多人受到感染。

擔心的還有商戶,豐田汽車(Toyota Motor)宣布東京奧運會期間,取消在日本投放與奧運會有關的廣告。豐田汽車解釋,作出此決定因為日本廣泛對東京奧運會感到擔憂,在日本投放廣告將會被民眾有錯誤解讀。

總裁豐田章男和其他公司高管,早已宣布不會出席奧運開幕式。

但豐田的奧運廣告會繼續在歐美投放,這則廣告中提到了豐田的奧運會贊助商身分,片中的運動員們駕駛著一輛充滿未來感的豐田汽車。

豐田汽車和松下電器產業公司(Panasonic)是東京奧運會14個全球合作夥伴中,惟一兩家日本公司,屬於最高級別的贊助商。

200億美元凍過水

由於禁止觀眾現場觀賽,奧運體育場館和競技場將空無一人,日本曾耗資逾70億美元修建或翻新相關設施。

早前已有經濟學家估計,禁止外國觀眾現場觀賽並限制外國官員出席人數,日本的損失超過10億美元。如今不批准民眾入場,意味著失去所有觀眾收入,即額外再損失10億美元的門票收入。

但是,東京奧組委去年底曾估計舉辦奧運總開支是154億美元(見圖表五),但日本政府審計人員已表示總支出超過200億美元,幾乎是東京申辦奧運會時預測的74億美元三倍。可見贊助退出、門票收入減少,要「回本」可謂痴人說夢。

7成日本民眾陷入惶恐 菅義偉:「會安心安全搞好奧運」 豐田大怒撤資 東京奧運大輸1,500億

但事實上,即使東京奧運最壞的情況,損失的金額也不到日本經濟規模的1%。

野村綜合研究所經濟學家木內登英指,外國人將觀看東京奧運會,並且他們可能會在疫情過後赴日本旅遊,這方面仍有潛在的回報。

「餐館和酒店為迎接外國人而翻新了設施,這些資源不會被平白浪費掉。」木內登英解釋,舉辦奧運會賽事的體育場館和競技場所,最終也將舉辦有觀眾參加的活動。

最大的經濟風險,反而是在奧運期間出現超級傳播者,日本的復甦之路將變得更加漫長,如果傳到世界各地,世界疫情又去推到去另一個層次,屆時所需花費更大。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