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人,只希望搵到個你返咩工都支持你嘅另一半

一生人,只希望搵到個你返咩工都支持你嘅另一半

好多人話兩個人一齊最緊要夾,其實咁樣同話「做人最緊要開心」一樣,聽完都想鐘佢兩鎚。夾可以講性格、身份、興趣、外貌、身高、住處、生活習慣、政治取向,但今時今日既香港,很肯定要加埋你返咩工。

文:逆行(原文:電視汁撈飯)

 
「咁大家返工都見唔到架啦,有咩關係呀」相信問得呢個問題,你一係未拍過拖,一係未返過工,兩樣都值得考究。
 
首先,試想一個出入中環商廈既金融才女同一個生活喺設計圖之中既Engine男友,前者每日浸淫於五光十色、美輪美奐既花花世界,就算唔係酒池肉林,至少都酒店High Tea、Happy Hour外加Fine Dining,喺蘭桂芳聲色犬馬、於Office與眾多紳士打扮既白領朝夕相對;而工程師出入地盤、身水身汗,帶住安全帽、眼望地盤佬,果份精神上既距離,比起New York同New Territories既Long D可能更為遙遠。

 
不過,叫得做工程「師」,考返個牌、穩穩陣陣收入都有咁上下保證,但如果你只係一個寫App既IT佬,咁就可以用可歌可泣黎形容。同窩輪差唔多,飛上天時分分鐘可以成為Steve Jobs、Mark 塞架bert、9gag或者Openrice;耐何時不我予時,就會成為觀塘某工廈13樓C2室對住部Mac既四眼仔,或者喺一間start up裏捱幾年都無人工加既小Sales,甚至小型shipment 公司的agent,當女朋友Fresh Grad加入時裝、名牌MT Programme,幾年後已經準備晋升經理,前路茫茫的你又情何以堪?確實少啲真感情都難而維繫。

 
工作容易決定了收入,收入就決定了感情。創意行業與金融、政府或者就是天生不對,已經唔洗講醫生、律師、會計師(?),若然你做廣告、整graphics、做出版,不用以上究極級數,淨係護士、老師都打贏你。
 
「係呢,你男朋友做咩架?」一條貌似寒暄既問題,其實暗藏殺機,只要再問一句返邊間公司,已經大概知道你職級收入,能夠赤裸裸毫不在意咁同自己既一班Sis分享男友做乜,唔係咁易架葉師父。難怪身邊一班廿到尾既青春少艾,當十年前仲會以「靚仔、身高、衣著」黎評頭品足,今日大家都已經無知的小孩一晚長大,喺大力尋找對象、自製Speed Dating同屈在下介紹既同時,討論內容都以職業行先,見都未見就問「喂,咁佢做咩架?」每次簡介身為紀律部隊既男/女友人,「咁咪有宿舍!」必然隨之而來。樓難買,事業薪金就是至為重要,每一個計算也是成熟表現,識諗先能夠計劃將來,奈何唔知點解,每逢聽到這些精準分析,胸口靠左對落兩寸,總係帶著半點唏噓,有人話最遙遠的距離係一個食辣一個唔食辣,其實我愛的人份糧與我差天共地才是牛郎織女,難成一對。

 
「哦…唔怕,我地兩個都搵差唔多姐」中年,你太年輕了,除左收入,工時都係不可忽視既頭號殺手。感覺上空姐、護士、紀律部隊輪休多假,應該更多機會見面,唯獨常因假期錯配,反而不及大家朝九晚七所見的多。而記者、社工工時不定,老師學期時無得請假,亦為關係帶來不穩。

「你緊張份工仲多過我呀」小時候以為TBB厄人,大個先發現呢句野出現既可能。
 
還有工種、性質也可以是導火線,會計師喜歡乜膠都拉去數字,保險朋友無時無刻也想以守護呀John、你和你的朋友為使名,更不用說與政府或者紀律部隊為伴,在政治立場、社會議題上大動干戈。

 
而社會最愛說女孩不滿大男孩們不求上進,其實男人又何嘗唔係厭三厭四。你做化妝品牌就說你廿四小時重妝盔甲,返酒店對客又怨你何解經常躁底,Marketing已經要承受巨大壓力兼收唔到工,卻仍然質問你沒有時間與他相聚。
 
然而最嚴重的,還是人類歷史上最恐怖的兩個字 — 將來。「我唔係要你搵好多錢,但你都諗下第時丫」真係難聽過粗口。不分男女,只要大膽創業、或是自由Freelance ,總會換來「讀咁多書做乜咁辛苦自己,哂心機哂時間姐」,空姐空少更加會痛到心窩裏地接到「你唔細架啦,玩夠就諗下之後點啦」辛苦返工仍被評為玩得輕鬆,嗚呼哀哉。

 
喺茫茫人生之中,要搵到喜愛的工作已是唔易,而喺職業和行業極度傾斜的香港只會更難,更多時是為世所逼,人在江湖,無論是勇敢追夢導致朝九晚十或是月入萬二,還是面對現實、搵錢至上,也是一條讓人大聲尖叫的石春路。

此時佢地笨唔係想聽到一堆理性、警世既金石良言,反而係一句感情用事、唔經大腦既「你鐘意咪去做囉!」
 
如果身為另一半,只望他迎合自己,毅然轉工,或是率先放棄,自動離場,比起唔夾,其實更可能係唔愛,若然真係覺得「份工無前途架」,就怒斬情絲,你無錯,全中國十三億人都讚你做得好添,可惜,呢個就唔係愛情故事…囉…

 
份份工都惡頂,但就係因為好唔夾、很唔岩、好難行,仍然迎難而上,先至賺人熱淚;很多對,難而愛到很多歲,但有幸能超越職業枷鎖的愛情,找到永遠支持你既另一半,喺今日既香港雖然少之又少,但正因如此,才會更感人肺腑、美麗動人,好似張穎康攞獎,我覺得比《Titantic》、《你的名字》更加想喊出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