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震霆豪門巨子家國情 承父業完成南沙夢

霍震霆豪門巨子家國情 承父業完成南沙夢

「人生就像廣東的粵劇,每個人的活法是不同的,有的人在演一場大戲;而有的人只是出現一、兩分鐘,翻了幾個跟頭,人生就落場了。」霍震霆說,小時候「老人家」經常用這個比喻來詮釋人生,他自己亦跟隨父親的足跡,用一生來承擔起繼續父親未完成的心願和事業。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Getty Images、新傳媒資料室

霍震霆口中的老人家,是他的父親霍英東。提及霍震霆,就不得不提其父霍英東。霍英東自小家貧,七歲喪父,戰亂時期輟學,曾做過苦力,開過雜貨鋪。

霍震霆12歲前往英國留學,父親就教育他出國了不要忘記自己是誰,更要關注內地的變化。只要霍震霆回到香港,霍英東都會帶他見識家族業務。在霍震霆眼中,二戰後香港經濟復甦,父親霍英東抓住時機進入多個領域拼搏,也算得上是唱足「人生大戲」。霍震霆16歲時,就被父親帶去看如何改變一座城市的命運,這座城市就是澳門。當時從香港坐船去澳門耗時費力,霍英東到澳門後首先開河疏港、買船、建立港澳航線

見證博彩業改造澳門

霍英東告訴霍震霆:「一座城市若想長遠發展,必須要有港口,譬如香港、倫敦和紐約。」他發現澳門缺乏天然資源,認為博彩業適合澳門,於是投標澳門賭場經營權,標書中指明從盈利中撥款推動澳門的社會經濟和民生建設。事實證明霍英東是對的。400年沒通過商的澳門,經濟開始迅猛發展,整座城市命運被改變。改革開放後,上世紀80年代,霍震霆隨父在內地投資。

1979年,霍家開發首個中外合資的廣東中山溫泉賓館,又在旁邊建了內地首家高爾夫球場。此後陸續投資廣珠公路擴建、洛溪大橋、沙灣大橋、番禺體育場及廣東省人民醫院心臟中心等近百個項目。對於投資內地,霍英東雖次次都是大手筆,但相當謹慎,「每一件事家父都很小心。」霍震霆說。例如,當時在北京建貴賓樓飯店,有人建議頂層開旋轉餐廳,霍英東馬上反對,因為不能超過旁邊的北京飯店,要考慮大局。

過去幾十年霍氏家族一直身體力行建設內地,霍震霆雖然曾留學海外,但也和父親一樣心繫國家。他說,「我覺得在外國一段時間,增強了國家觀念和對自己國家的認識。」他回憶起剛上內地時,有人給他一支可口可樂,當時可口可樂就代表著開放。

對父親霍英東「南沙夢」深有體會

除霍家對「中國夢」的執著追求外,霍震霆也對父親霍英東的「南沙夢」深有體會。實際上,霍震霆從小就親眼看著父親在香港地產界叱咤風雲,開創分層出售賣樓花和分期付款。成年後,霍震霆開始跟隨父親掘金澳門。他們再到內地作細水長流的投資,以至拓荒南沙,規劃和建設「南沙夢」,這些不是買地建樓賣掉就算,而是要給居民有質素的生活。

霍震霆認為,需要多一點時間來考慮一個城市的平衡發展,要多一點中國傳統的東西,不要全套照搬外國。內地大城市多的是投資機會,為甚麼選這片蠻荒之地?這個問題霍震霆自己也曾經有過,他記得很清楚,第一次與父親來到南沙,所見之處只有一個石礦場,連一棵樹都沒有。

「說實話,那時候我挺抗拒跟父親來南沙的,那時候來南沙,要從澳門過來,中間要過好幾個渡口,車要上船,靠船運過來,再顛顛簸簸開八個小時的車。」震霆說:「那時候確實不理解父親,為何執意要開發南沙。」

霍震霆個人檔案

培育兒子接棒

這個人跡罕至的荒蕪地帶,卻被霍英東當成了給子孫後代的寶藏圖。他預測廣州經濟圈終將向南輻射,而港澳經濟圈也會向北延伸,三地的中心番禺縣南沙鎮,將有巨大的發展潛力。霍震霆全程陪父親開發南沙,80年代末,霍氏父子開始建海岸護堤,填海造地。2006年霍英東去世,接棒的霍震霆對父親的「南沙夢」滿懷責任感與自豪感。

霍震霆認為,香港距南沙路程僅20分鐘,南沙樓價便宜,年輕人可到南沙發展,希望南沙將香港、內地及海外年輕人齊聚互動交流,有創意的年輕人來南沙工作生活,發展創意產業。作為家族的接棒者和交棒者,如今的霍震霆沿襲著霍家的言傳身教,常帶其子霍啟山去南沙。

霍啟山身為霍英東集團副總裁和南沙遊艇會會長,是南沙項目第三代接棒人。在體育領域,身為香港奧委會主席、國際奧委會委員,霍震霆也在有意培養長子霍啟剛。2013年的東亞運動會和2014年南京青奧會,霍啟剛都以香港代表團團長的身分帶隊出征,而霍啟剛和「跳水皇后」郭晶晶的婚姻,也成為霍家在體育界的「名片」。隨第四代霍中曦的出生,霍家的家族傳承機制也已成熟。「我父親帶着我們做生意,我經常帶孩子們去感受和學習,中國人做生意,人很重要,做事其實很簡單,父親的精神傳給我,我就接著傳下去。」霍震霆說。

關鍵詞
富豪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