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批世衞護中過火失公信力 親華反華引發國家内鬥:一帶一路無可能成功

從2018年至2019年港股及環球股市都主要被貿易戰左右,相信一眾股民「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經濟一週》邀請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為讀者分析最新國際形勢。投資者洗耳恭聽,可以領悟出全新的投資機遇。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近日內地爆發武漢肺炎,部分國家開始限制內地公民入境,內地恍如被各國「隔離」。 不過,近年內地在國際政治舞台的影響力日增,矢志要「成為一個盡責任的大國」從聯合國不同的小組、屬會、支部門到其他國際團體,內地開始全方位參與。

沈旭暉解釋,對內地而言,自1945年後的國際秩序是美國建立的秩序,所以經濟方面無論是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甚或是由日本人主導的的亞洲開發銀行基本上都屬於這個秩序。

習近平上台 改變以往只參與不干預外交政策

沈旭暉表示,胡錦濤時代內地參與國際事務的動機比較單純,志在參與;隨習近平上台,參與同時更希望改變國際遊戲規則,難以改變的就另起爐灶。 譬如2014年起籌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是內地深明加入亞開行,亦不能動搖日本領導地位。 不過,世界衞生組織(WHO)今次就武漢肺炎疫情的回應,可見內地改變秩序的策略的成功。

中國倡議成立的亞投行。
由中國倡議成立的亞投行。

再看看內地媒體及身邊不少「藍色群組」經常引述世衞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講話稱,指內地抗疫很成功,做法很透明。

「今次世衞表現好明顯是偏向內地,包括很多不是世衞總幹事本身需要做的評論或判斷。」

畢竟武漢肺炎疫情還有很多未知數,在這個仍有很多不確定性的階段就採取一個完全信任內地一面之辭的做法,跟過往世衞公信力有距離。

沈旭暉指,過去多年內地國力大大上升,其參與國際組織的捐獻以及參與人員數目大增,自然有討價還價的能力去影響或改變一些事情。

陶傑專訪:陶傑預言中美關係4月決裂後環球股市暴跌 特朗普連任美國總統毫無懸念|經一拆局

世衞護中過火失公信力

惟世衞這次似乎過了一個臨界點,不得不面對隨之而來的信任危機,與此同時給各國敲響了一個警號。 當世界逐漸目睹這類作風,就會開始思考內地人擔任國際組織的領袖角色,是否有足夠的透明度和公正度呢?沈旭暉解釋,這並非只是對內地的偏見,即使冷戰時代若由蘇聯人領導一個國際組織都會受到同樣質疑。

沈旭暉舉例道,當年陳馮富珍得以出任世衞總幹事,正因當時國際輿論傾向不相信內地人可不偏不倚承擔該角色,但有鑒於她是香港訓練的前港英官員,沒有這種包袱,方有機會當選。 沈旭暉補充,現時內地國力強大,乃世界上重要國家之一,故沒可能排除其影響力,但相信背後的角力以及「講數」將會較以前更加熾熱。

沈旭暉批世衞護中過火失公信力 親中反中引發國家内鬥:一帶一路無可能成功

一帶一路解決國内過度生產

事實上,「一帶一路」的出現亦是內地欲在國際政治舞台增加影響力的舉動。沈旭暉稱,中央力推的「一帶一路」並非純經濟主導,基本上是以解決內地問題做出發點。現內地經濟發展至一樽頸位,已不能再靠廉價勞工來帶動增長,遂輸出國內剩餘勞動力至海外。

除人力外,還提供資金及技術協助發展大型基建。最理想的當然是善用到內地勞動人口專長,且內地基建公司得以繼續生存並拓展影響力;國際關係上更可藉此增加盟友提高全球影響力。

「但你會睇到純粹在數字上,一帶一路係無可能成功。因為這些國家物冇能力負擔這個規模的基建。」

不少報道亦指出,先後有十多個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弄至債台高築,有的只好以長租土地予中國或類似條款來抵債,實際執行時就激起當地人民反彈。

沈旭暉指,即使是最親華的巴基斯坦,中、巴更一同發展被稱為「一帶一路」旗艦項目的巴達爾港,當地亦出現不少反中國示威和綁架中國工人事件。「連巴基斯坦都這樣,更何況是其他國家呢。」 很多相似案例正不斷於馬爾代夫、斯里蘭卡、緬甸、馬來西亞等地發生,沈旭暉認為這個循環只會不斷出現,而每當有新政府上場,就會再重新「講數」。

沈旭暉:一帶一路各國未來總會跟中國「擘面」。
沈旭暉:一帶一路各國未來總會跟中國「擘面」。

親中反中將引發一帶一路國家内鬥

在可見的將來,雖然有很多港口及基建項目落實,但隨之而來,將令這些國家內部出現比較明顯的撕裂。

「去到項目工程完時,我不相信這些國家向內地借錢、用內地的工人、用內地公司起鐵路,最後無錢還,又會這麼順理成章供中方免費使用多年。邏輯上講不通。只不過現未到擘面時刻。但去到當時候,新的危機就一定會出現。」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