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暉:香港議題非中美談判重點 美國難以取消《香港關係法》

沈旭暉:香港議題非中美談判重點 美國難以取消《香港關係法》

沈旭暉亦有解讀香港地位的轉變,他提到《香港關係法》,以及澳門能否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早前香港出現社會運動,受國際社會關注,美國更就香港問題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總統特朗普更一度表示會把香港的議題放在中美貿易的談判。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坦言,香港議題未必是特朗普政府優先考慮的事。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但由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關係法》;對美國而言,更是利大於弊。 其實早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前,特朗普早就表明自己關注香港運動,表明會把香港人權問題放在中美貿易談判桌上。 雖然特朗普多次打開口牌,沈旭暉仍然認為香港問題未必是美國的優先考量。他質疑:「究竟會如何放在貿易談判上?特朗普又會採取甚麼態度?」

他指,在國際談判上通常會有一些商議清單及重點議程,其談判結果會相對透明,但有些議程只是「做做樣子」,因為談判的不透明度,外間難以監察部分議程的談判情況。「在貿易談判上,這刻看不到香港問題是優先議程,但根據特朗普的作風,他當然會說自己為香港做過事。」

沈旭暉續道,《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最後通過了,表明了若中央在不合理解釋下,以強硬方式處理香港問題,就會有西方制裁的風險,香港亦會失去「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在中美貿易戰中,美國知道內地須要利用香港這個窗口,因此這個法案只是defensive(防衛性的)舉動,而非aggressive(攻擊性的),主要目的是在中美關係上設立一些約束力,也為加推下一條法案鋪路。

《香港關係法》對美國利大於弊

沈旭暉亦認為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短期內難以被取消,「香港這個身分能否存在,很看美國的利益,當年才會通過《香港關係法》。對美國來說,香港是一個走進內地的窗口;對中央來說就是走出去的窗口,功能依然是存在。」

對於美國來說,國家利益始終會凌駕政治,只要《香港關係法》帶來的利益比損失大,美國就不會將之取消。

相關文章:沈旭暉批世衞護中過火失公信力 親中反中引發國家内鬥:一帶一路無可能成功

沈旭暉:香港議題非中美談判重點 美國難以取消《香港關係法》
沈旭暉認為,《香港關係法》對美國帶來的利益比損失大,美國不會輕易取消。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澳門難頂替香港角色

被問到香港「一國兩制」未來命運如何,沈旭暉則指中央未必會取消「一國兩制」,即使到了2047年,內地可能仍要在形式上保留「一國兩制」。

一路以來,美國批評內地搭順風車(free-rider),既要參與世界經濟,但又不跟規矩,如果最後要嚴打內地企業,內地就更要依賴香港這個國際已認受的窗口,因此內地對香港的依靠只會更大,最少未來幾年依靠都不會變小。

他相信國家領導人不會因為政治原因而放棄國家利益,因為放棄「一國兩制」會造成(風險)不可測性。

再者,近幾年中央嘗試發展上海、前海等地均不太成功,更加明白到香港難以被完全複製。 「對北京來說,澳門可能是最理想的『一國兩制』,國際化之餘,又聽聽話話。」 但他認為香港不可能有這個常態。

香港值錢的地方,正正是澳門所缺乏,香港人在金融行業有互相制衡的功能,而且香港人相信普世價值,多年來也跟隨普世的標準,因此這不是單純制度的問題,亦是人及文化的問題。

若香港如澳門般聽聽話話,國際反而或會對香港投以懷疑目光,由商業上的企業賬目的可信性,乃至對在港國企的信任,大大小小問題均可能遭受質疑。

在這個情況下,香港就失去本身在國際上的功能,因此中央面對香港其實也有一定的包容,當然也有些底線不能過,中、港兩地有一種互相制約的關係。

陶傑專訪:陶傑預言中美關係4月決裂後環球股市暴跌 特朗普連任美國總統毫無懸念|經一拆局

關鍵詞
經一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