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帶動「線上問功課」使用率急升 Snapask成功集資4億元 導師月入可達40,000元

疫情帶動「線上問功課」使用率急升 Snapask成功集資4億元 導師月入可達40,000元

武漢肺炎」肆虐,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最早於4月20復課,而中學文憑試(DSE)則如期開考,令全港學生留在家中學習,線上學習成為唯一選擇。Snapask成立於2015年,由線上問功課的模式開始發展,將學生及導師連繫起來,至今已成為多元化的線上學習平台。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疫症陰霾之下,令學生用戶使用率飆升,有助實踐停課不停學,最近完成B輪融資,籌集近3億元資金,令融資總額達到近4億元,進一步拓展不同市場。Snapask分為學生版及導師版,學生可以用語音、圖像或文字發問問題,大約五至10秒內,便會有合適的導師為其解答。

Snapask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余佑謙(Timothy)說:「平日學生上學及補習已花了不少時間,其實已非常辛苦,做功課時間緊迫,當遇上問題總是希望能夠即時有人解答。」

snapask
當學生攸功課時遇上問題,可以透過Snapask發問,系統自動配對遵師,作出指導。

導師月入可達40,000元

學生繳付880元月費,便可在Snapask平台上無限量發問問題,而且科目也沒有限制;至於用量較少的學生,可以惠顧「題包」,逐條問題計算費用,平均每條約10多元。

「高中學生補習,每科每月約500至600元,私人補習每小時約300元,每月的補習開支動輒逾2,000元,所以Snapask具有一定競爭力。」

Snapask現時在港擁有80,000名活躍的學生用戶,他們主要是15歲以上、準備應考DSE的高中學生,每月平均約發問60條問題,數理科是最熱門的科目。一般而言,學生於晚上7時開始活躍,9時至10時是高峰期,每到考試季節,直至夜深也有學生發問。

系統收到學生問題後,便會以人工智能(AI)派給相關的導師,有空的在線導師可以「搶單」形式回答問題。

「導師按回答問題的數量收費,平均每條約7元,導師平均約花10至20分鐘回答一條問題,而且可以同時解答數名學生的問題,收入隨時比做私人補習更佳。」

Snapask現時在港與逾40,000名導師合作,根據內部統計顯示,導師平均每月收入約10,000元,而收入最高的5%導師,月入可達30,000至40,000元。Snapask導師主要是大學生,他們需要以實名登記,提供學生證及公關考試成績,證明有教導學生的能力。導師及學生交談期間,只會顯示用戶名稱,互相不知道對方身分,也不會獲得對方的電話號碼。

Snapask專注為學生解決學習上的問題。
Snapask專注為學生解決學習上的問題。

與陶傑合作拍片 請評卷員考官改作文

「學生每次發問問題,均可能由不同的導師回答,如果學生對某些導師有偏好;可以like或follow,日後發問時,系統優先派給他喜好的導師。」

Snapask系統監察導師與學生的對話,了解導師的教學質素、應付技巧,加上學生的評分,系統因應以上的指標派發問題,質素愈好的導師,獲得派發的問題愈多。2019年下半年,Snapask首次製作教學短片,找來導師錄製教授中文、英文及數學的短片,現時在香港及台灣已累積了逾1,000條短片。

當學生發問問題,導師解答過後,系統自動推薦相關短片給學生,讓他們更加深入了解遇上的難題。教學短片每套300元,歷時約兩小時,學生可以隨時停止或者翻看,方便吸收以及抄筆記,這是傳統課堂無法做到。

2020年1月推出陶傑教授中文寫作技巧的短片《陶解寫作》,合共約兩小時,為方便學生收看及消化,因應教授內容剪輯成10多條短片,包括文體介紹、撰寫大綱方法等。學生收看短片後,需要完成三篇作文,學以致用,即時訓練寫作,然後交給導師批改,能夠從評語中了解自身不足之處。

「在傳統的課堂,學生聽完老師的教授後,未必知道如何運用,而且全班作文後,要待老師批改完成,往往要等較長時間,而且老師批改相對簡單,評語也不夠詳細。」

snapask
Snapask邀請陶傑拍攝《陶解寫作》短片,講解中文寫作技巧。

Snapask邀請擁有評卷員資格的老師為學生批改作文,由於師資質素較佳,而且花費精神時間也較多,因此另訂收費模式,現時為每篇180元。

「DSE中文卷二往往被稱為『死亡之卷』,學生很難取得好成績,批改作文服務推出不足一個月,便已吸引近3,000名學生使用。」

全力發展教學短片

Snapask現時合共有四種收費模式,包括了880元月費、按問題收費、購買教學短片及作文,現正研究更加簡單的收費模式,讓學生以月費形式購買不同服務及內容。Timothy於2012年畢業於香港大學金融及統計學系,大學年代替學生補習賺外快,經常需要舟車勞頓,花在交通的時間,隨時較真正教學更長。

「我與數個大學同學,合資約五位數字,於2010年開設補習社,讓學生到來上課,毋需導師四處去。」

Timothy覺得傳統面對面授課模式始終有限制,於是想到以科技去解決問題,兩年後賣掉補習社,套現30萬元,用來投資開發網上平台。

「無論是傳統課堂,或近期在家網上學習,學生均感到很沉悶,還要面對沉重的考試壓力,我不希望這種情況繼續延續下去,教學內容及形式都應該作出改變。」

平台雛型是一個題目庫,學生到來自行搜尋有興趣的題目收看,後來Timothy拍攝自己教授數學的短片放上平台,吸引不少學生收看,而且踴躍發問,因而激發他創立Snapask的靈感。

Snapask於2015年正式在港推出,翌年進入新加坡及台灣,這三個市場已達致收支平衡,並且已有利潤;2017年至2019年,陸續進入馬來西亞、印尼、泰國、日本及南韓市場,至今合共八個地區,員工總數逾100人。最近Snapask獲得3,500萬美(約2.7億港元)的B輪融資,投資者包括新加坡Asia Partners、活水資本以及南韓Intervest。

「該筆資金將會應用於拓展東南亞市場,包括於新加坡設立亞洲總部,以及進軍越南市場;同時推出更多教學短片,預期今年內在多個市場推出300至400個課程。」

Snapask
Snapask現時已開拓八個國家及地區,合共聘用人才約100名。

Snapask設有教材設計團隊,包括來自廣告、電視及電影製作的人才,以專業的製作,配合具質素的導師,製作出具吸引力的教學短片。香港方面,Snapask計劃推出涵蓋DSE十多個科目的內容,先由主科中、英、數及通識開始,慢慢延伸至其他科目。

Snapask在台灣因應大學軟實力培訓科目,請來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教授,傳授人生規劃理念;另邀請傳媒工作者,多方面解構新聞學,包括媒體運作方式及判別真假新聞的方法等。

Snapask至今完成各次融資活動,合共集資超過5,000萬美元(約3.9億港元),集團現階段集中優化平台,包括提供服務質素及增加內容,暫未有具體計劃上市

Snapask
Timothy首先在港推出Snapask,然後進入其他國家及地區。

停課期間觀看線上教學影片人數升38%

線上學習科技平台Snapask的內部數據顯示,停課期間觀看線上教學影片的學生人數平均上升38%,觀看時間由晚上8時提早至中午12時。其中,應屆DSE考生的使用量上升一倍,過往平均每名學生每月發問60條學科問題,停課期間增至超過80條,而「超級用戶」單月更加發問超過800題。

在內容方面,有關歷屆DSE試題的問題更比去年同期增逾四成,而初中至中五學生則較喜愛觀看教學影片,升幅亦接近四成,當中以教授中、英文範文的影片最受歡迎。

此外,停課期間,學生於Snapask平台的活躍時間亦有所延長,整體與導師的對話時間由平日的平均20至30分鐘,增長約13分鐘。Snapask現時於全球擁有300萬名學生用戶,過去一年全球新增約130萬名用戶,當中三成是於過去兩個月加入;至於香港過去一年新增約60,000名用戶,過去兩個月加入的新用戶達20,00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