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Cook出掌蘋果賦予新生命 強化隱私性、拒絕為政府「開後門」、撐同性平權

Tim Cook出掌蘋果賦予新生命 強化隱私性、拒絕為政府「開後門」、撐同性平權

2011年,在一片質疑聲中,庫克(Tim Cook)如「空降兵」一般成為蘋果公司(Apple,美股代號:AAPL)行政總裁,令市場愕然。畢竟,當時庫克的形象和人們印象當中喬布斯(Steve Jobs)時代蘋果的形象有太多出入,然而他的上位,卻賦予蘋果公司新生命。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Getty Image

庫克曾談到已故的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Steve Jobs),將管理蘋果的重擔交給他時的感受:

「那是我一生中最孤獨的時刻。」他清楚自己將面對萬眾期待,也會遭受強烈質疑。

從在質疑聲中接手這份工作,再到推動蘋果成為全球首家市值突破10,000億美元的科技公司,庫克用了將近8年時間。而他溫和、沉穩和注重隱私的特質也改變了蘋果,變得更加注重環保、隱私保護,更加宣揚多元和平等。

憑個人能力翻身

喬布斯在2009年和2011年兩度告病休養期間,庫克就已受託擔任臨時行政總裁,他本人1998年加入蘋果時就開始嶄露頭角。 在聘請庫克之前,蘋果對硬件製造控制嚴苛,最後為了提升生產效率,喬布斯慢慢轉變了態度,並挖走了當時還在康柏公司的庫克。

當年蘋果陷入困境,不但面臨IBM和康柏、Gateway 等同類製造商的價格競爭壓力,自身業務線也嚴重冗餘,1996年,蘋果電腦的市場佔有率從鼎盛時期的16%減少至4%。

即便蘋果在當時命懸一線,庫克還是憑藉個人能力讓公司翻了盤。

在加入蘋果的前7個月裏,庫克就把庫存期從30天縮減至6天,將未售出的電腦庫存貨值從4億美元降低到7,800萬美元。

他是如何做到的?這與他早年的工作經歷密不可分。

庫克從大學畢業後,進入了IBM工作。IBM採用相當嚴謹的「準時生產方式」,確保生產過程中,所有零件都按時按需供應,庫克也因此受到很好的訓練。 在IBM工作12年後,庫克加入了康柏。康柏善於將庫存成本轉移給它的外包製造商,這些製造商只在收到訂單時才裝配完整的電腦。因此康柏不需要大型倉庫存放待售的電腦。

庫克加盟的確加快推動蘋果將生產過程的外判,他為每家供應商定下細化的供應標準,建立起一套先進的供應鏈管理系統。

和喬布斯截然不同

除性格迥異,在公司管理上庫克也和喬布斯不同。喬布斯鼓勵公司內部競爭,而庫克則非常擅長合作與協調。 2011年庫克走馬上任後,蘋果遭遇諸多嚴峻挑戰。2012年,有媒體報道蘋果對代工廠富士康的勞工待遇漠不關心。

庫克在之後一次高層會議,乾脆利落地回應了有關蘋果供應鏈中工人遭虐的指控,承諾會與不關心勞工權益的供應商解約,並著手落實解決。 對隱私保護,庫克更是相當重視。iOS的每次更新都強化了隱私特性。不僅如此,蘋果甚至因隱私問題拒絕為政府部門「開後門」。

2016年2月,蘋果拒絕了一項法院命令,這項命令要求蘋果協助中央情報局(FBI)解鎖槍擊案行兇者使用的一部iPhone,這讓蘋果贏得了大批公眾粉絲,以及幾乎整個硅谷企業界的支持。

Tim Cook出掌蘋果賦予新生命 強化隱私性、拒絕為政府「開後門」、撐同性平權

重塑蘋果形象

庫克成長於種族主義暗潮湧動的美國南部,在他領導下的蘋果變得極其包容開放。蘋果僱用了較高比例的少數族裔員工。 這位極其低調而又注重隱私的蘋果掌門人,於2014年給《彭博》寫了一篇文章以支持性少數群體。

「如果聽說蘋果的行政總裁是同性戀者,可以幫助那些為性取向問題而苦苦掙扎的人,或是能夠撫慰那些感到孤獨的人,抑或是能夠鼓舞人們勇敢地追求平等,那公開我的隱私又算得了甚麼呢?」

實際上,庫克本人從沒想過成為第二個喬布斯,他就是他自己,他認為比起回應質疑,學會忽視更重要。他說,「這不是競選公職,我也不需要投票,只要自己覺得正確就夠了。」

庫克就是這樣引導整個企業朝著他的方向前行,並融入自己獨特的想法,巧妙又明確地塑造自己心目中的蘋果形象,向世人證明,失去了喬布斯的蘋果依然保持創新活力。

2018年,蘋果成為全球首家市值破10,000億美元的科技公司,獲「全球最具價值公司」稱號。據《彭博》2019年5月發佈的2018年全球最賺錢的公司榜單,其中蘋果以572億美元淨利潤再次奪冠。

Tim Cook出掌蘋果賦予新生命 強化隱私性、拒絕為政府「開後門」、撐同性平權

關鍵詞
富豪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