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嫻堅稱工聯會無出賣工人 認與政府不咬弦 建議分散權力:「雙特首」是香港出路|經一拆局

陳婉嫻堅稱工聯會無出賣工人 認與政府不咬弦 建議分散權力:「雙特首」是香港出路|經一拆局

去年自6月起香港出現反修例示威,至今將近一年仍未平息。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表示知道現時社會存在許多人對政府的不滿,了解年青人為何這樣情緒化。她提到自己過去一直致力創造就業及推動本土文化經濟,工作與年青人息息相關,多年來一直提出有關文化創意、基層就業、土地規劃等議題,就算工聯會遞交了建議書,政府都置若罔聞。

她憶述2012年梁振英選特首時,要求他把一些勞工權益納入政綱,直到任期完結都一事無成:「政府都幾賴皮,在政策上都同樣賴皮。」陳婉嫻表示自己一把年紀都非常生氣,更何況是年青人?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中新社

理解年青人 但不同意「攬炒」

「攬炒是沒有意思,毀了香港都沒意思,內地發展與香港息息相關不能隔絕。」

她續說:「可能大家不喜歡中國制度,不喜歡中國意識形態,但是香港發展要再走上去,與國家發展有關係才有機會,就如03年推行的自由行(CEPA),國家一直幫助帶動香港經濟重上軌道。」

面對社會撕裂,陳婉嫻續說不相信繼續走下去香港會有出路。對於今次經濟復甦前路,連她都說不知道可怎做。

雙特首是香港出路

陳婉嫻認為香港政府有必要重整架構,現時政府架構配合不到社會需求。

追溯到1997年回歸前,工聯會對於香港社會前景曾經提出雙特首的概念,不過當時未被接納。直到現時,社會運動及疫情雙重打擊下,陳婉嫻覺得雙特首的概念並非不可行。

至於基本法並未有上述安排,陳婉嫻認為無需修改基本法,雙特首概念上是兩位特首,一個是負責政府運作,即現時的政務司所負責,而另一位是維持社會運作。其一可以分散權力,避免權利集中於一個人身上,變得以我為主;再者可以讓政府運作更順暢。陳婉嫻覺得政府權力分散更適合現時的香港。

政府、建制派不咬弦?

林鄭政府當然想建制派甚麼都支持!

早前有媒體報導特首林鄭月娥向中央提交抗疫「小報告」,抱怨建制派未有護航。陳婉嫻雖說不知道事件的真確性,但表示林鄭月娥對建制派不滿是一早的事情。

陳婉嫻則表示工聯會不等同政府部門,而是代表市民向議會及政府反映監察政府,他們的議席同樣是代表民間。「林鄭以為自己做得好好,就好像上年6月的逃犯條例闖大禍都是源於政府的剛愎自用。」她認為自己都狠批政府,但方式是游說各方面的工作。又批評泛民,當中央釋出善意時,泛民堅決拒絕。面對香港的困局,她強調溝通非常重要,但各方都需要釋出善意。

相關文章:陳婉嫻否認為選票或基金生產口罩 狠批政府後知後覺似「生鏽」:林鄭以為自己好掂

陳婉嫻堅稱工聯會無出賣工人 認與政府不咬弦 建議分散權力:「雙特首」是香港出路|經一拆局

陳婉嫻透露上年7月初,建制派、資深泛民及官員等各方曾對《逃犯條例》進行會議,大家說服政府應該徹回逃犯條例,會議上亦討論了廣大市民訴求,牽涉獨立調查委員會及與特首對話。如討論如何平息事件等等,可惜最後卻談判不成。

林鄭政府回應《逃犯條例》的轉變

6月15日:「經過過去兩日政府內部的反覆研究,我在這裏宣布,特區政府決定暫緩修例工作。」

6月16日:「考慮到社會有強烈不同的意見,政府已停止立法會大會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

6月21日:「政府已完全停止《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本屆立法會會期明年七月結束,條例草案屆時將自動失效。」

7月2日:「在2020年7月,當現屆立法會會期屆滿,草案將失效,或草案將死亡。」

7月9日:「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或者這條條例的草案已經壽終正寢。」

10月23日:「李家超在香港立法會大會上宣布正式撤回修訂《逃犯條例》。」

工聯會出賣工人?

工聯會一直表示「撐勞工、為基層」,但在關鍵時刻工聯會常被批評卻突然轉軚,令工人反感。有指工聯會出賣工人,陳婉嫻不認同,更指有些議題如集體談判權「做咗仲衰過唔做」。而對於一些勞工議題如侍產假,她解釋談判需要妥協,否則每次只會推倒重來零收獲。

她強調:「工聯會過去幾十年為香港服務始終如一,如有市民認為他們出賣都不要緊。」

勞工議題回顧:

  • 集體談判權:當時在臨立會的工聯會自稱代表工人利益,但竟沒有反抗政府當時的做法,以致香港的打工仔女至今仍缺乏集體談判權保障。翻查記錄,工聯會鄭耀棠及陳榮燦在三讀時只是投下棄權票,而陳婉嫻更缺席投票。
  • 侍產假: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的宣傳品 ,工聯會聲稱向7天男士侍產假邁進,在侍產假議題上,工聯會一直主張增至7天。不過2014年首度立法時,工聯會臨時「轉軚」,拒撐議員修訂,表決時工聯會全數議員投下棄權票,最終增至7天的修訂遭否決。
  • 最低工資:工聯會當時表示曾力爭33元,但結果接受28元的最低工資定價。2011年政府想推行600元低收入人士交通津貼,不肯行雙軌制(即是以家庭或個人為單位均可申請),堅持要以家庭為單位申請。但工聯會堅持拒絕雙軌制。

陳婉嫻堅稱工聯會無出賣工人 認與政府不咬弦 建議分散權力:「雙特首」是香港出路|經一拆局

勞工界功能組別現暗湧

勞工界功能組別有3席議席,過往都由建制派包辦,佔2席,勞聯則佔1席。根據選舉事務處資料,2019年勞工界登記選民為672個團體,工聯會和勞聯合共佔350個以上,民主派僅約80個,勞工界登記選民全部屬於團體票,工會先有票。

現時7人就可成立工會,社會運動後,不少素人自組工會,並有意搶攻勞工界議席。陳婉嫻表示歡迎工人可以齊心合力,但如果把這個力量轉為政治衡量,她認為交回外界決定。

上年區議會選舉,工聯會由上屆的39席變到減剩5席,她認為因為大型社會運動為社會帶來很大震盪,加上政府積累的問題而非選民對工聯會不信任,去到當時大家有各種想法,特別是年青人透過這樣的情緒上反映。面對9月立法會選舉,她表示工聯會光明正大,過程中好多競爭,亦接受現實平常心面對,繼續做該做的事。

陳婉嫻堅稱工聯會無出賣工人 認與政府不咬弦 建議分散權力:「雙特首」是香港出路|經一拆局

2019年勞工界選民672 團體票
工聯會253個工會 (約42萬會員)
勞聯115個工會(約9萬會員)
職工盟93個工會(約15萬會員)
工團27個工會(少於1萬會員)
其他勞工界工會184個工會
2016年選委會勞工界投票471人(74%)
最高票當選人林淑儀(工聯會會長)322票
最低票當選人譚志聰(無申報背景)229票

 

關鍵詞
經一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