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tify手機殼撼贏女人街平貨衝出國際 憑CEO追求極致夠挑剔:至少造50樣本研最佳手感、PPT字體執到正

9年前,Steve Jobs公佈iPhone 3GS,當時還是打工仔的吳培燊(Wes)便拿儲起的首期,和拍檔創業造手機殼。今天,Wes已是全球知名科技配件品牌Casetify創辦人和CEO,售賣動輒40美金(約310港元)的手機殼,球王美斯和高比拜仁都幫襯。他自言做生意的心態如打機,要打爆機便要追求頂尖、極致、優秀:「唔係打LOL,係打緊Casetify呢個遊戲。」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編輯室、Casetify網站

Casetify始於2011年,最初稱為Casetagram。早期,用戶可用自己instagram的相片製作手機殼。時至今日,Casetify依然打著客製化的旗號,設計不再限於利用客戶相片。所謂的自訂設計,亦非止於單純將名字印在殼上。去年,Casetify與物流公司DHL推出的聯乘產品,將自訂元素滲入看似平常的運輸標籤,成為大熱產品,旋即售罄。2019的營業額更創出開業以來的新高。

短短9年間,由兩個打工仔開拓的本地初創,到今天成為全球知名科技配件公司,足跡遍佈全球180個國家。Wes說,至今依然奉行Start up精神:

「係Day 1嘅mentality,每日都好似你開業咁嘅心情。做得唔好嘅話,間公司會執。」

製50個樣本研最佳手感、執著員工匯報字體選擇 手機殼公司Casetify老闆:我係好挑骨頭
Wes:「唔係就咁兩個logo加埋就係crossover,而係諗吓有咩嘢可以做到估你唔到。估你唔到就係點估得到運輸公司可以做手機殼,同埋俾你咁玩法,將shipping label變成設計元素,用戶可以去自訂。」

押上首期辭職創業 朋友潑冷水:女人街都好多呢啲殼

記者聽起來,Casetify的Day 1其實全憑堅持和敢冒險的精神而出現。Wes自言從沒想過創業,「做designer嘅時候,想做design做到最好。」他曾與大部份香港人無異,工作上力求升職加薪,閒時讀讀《畢菲特傳》、《智慧型股票投資人》,以賺錢為興趣,為求盡快儲得首期上車買樓。

直至Steve Jobs公佈新iPhone,打工仔上車軌跡便起變異:「一跌就爛,有需要用手機殼,但作為用家,我搵唔到一個鍾意嘅殼,咁不如我做個自己可以design嘅殼啦?」如是者,他和拍檔週一至週五是打工仔,週末假日埋頭創業:「工餘時間唱少次K,launch咗呢個產品。」

推出不久,外國傳媒爭相報道,廚神Jamie Oliver成為客人並在IG上分享產品,招來無數客人訂購機殼,網站伺服器更兩度超載。

於是,Wes和拍檔便萌生辭職「瞓身」創業,旁人卻不看好。朋友說他瘋狂,勸他不要冒險。

「高薪厚職又穩定,搞咁多做咩?仲要呢啲殼,女人街都好多,仲要好平。」

雖然朋友的勸告不無道理,但他們終究相信所創作的產品,決意押上打算上車首期來創業:「行到嗰個位做咗決定,就係冇上車,上咗呢間公司。」

製50個樣本研最佳手感、執著員工匯報字體選擇 手機殼公司Casetify老闆:我係好挑骨頭
Wes辦公室的草稿紙畫滿Casetify大大小小的設計意念。他說,自己構思新意念時習慣以影像先行,與同事開會時往往會在紙上具象化地呈現新意念或設計。

融資不融資 投資者質疑:點解要投你?

辭掉公司正式創業,第一天的心情,他仍記得深刻:「創業嘅初心係好興奮,因為你覺得有個產品、有個solution係呢個世界未有,你好想將呢件事話畀全世界聽。」他還記得第一年,他和拍檔將便利貼貼在牆上,並寫上單日銷售目標:50個手機殼。「當時實際同目標都有啲距離,我哋絕對冇諗過。而家係多1個零、2個零、3個零嘅數字。」

「有目標係好嘅,但更重要係方向,方向就係每日、每件事做得更好。」

雖然公司業務急速成長,但創業初期亦有自我懷疑的時候。新聞上不時有初創獲投資者注資的消息:「邊間公司A輪幾多個億、幾多個千萬。會覺得係咪一定要做呢?唔做係咪唔成功呢?嗰時對於我嚟講,係好大嘅問題:係咪應該擺多啲時間融資?融咗先至做得大?」

他們曾有主動尋覓投資者的日子,雖被一一回絕,但對方的回應於他而言,卻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哋一開頭做嘅產品其實係一個App,我哋覺得係第一個做、全世界得我哋做嘅啫。佢就話,其實呢樣嘢我用雙倍資金,喺大陸搵人寫,做得快過你,可以做得平過你,我點解要投你?」

建立品牌擊退山寨貨:理念難以複製

這些批評沒有將Wes打倒,反教他反問自己:「我哋真正價值喺邊?」

此後,他決意專注投放時間於建立品牌,打造追求表達自我的品牌形象;顧客購買的,再不止於產品本身,而是生活品味,而手機殼就如個人廣告牌:「因為只有好嘅品牌,你先可以打擊到啲copycat(山寨貨)。要複製一個產品好容易,但係要複製一個理念係好難。」

製50個樣本研最佳手感、執著員工匯報字體選擇 手機殼公司Casetify老闆:我係好挑骨頭
說到表現自我,有些人可能只會有一兩個手機殼,但求實用耐用。而Wes身為手機殼公司老闆,手機殼已多得難數清,換殼亦看心情和場合。

製作50個樣本研最佳手感:相信細節定義產品

然而,好理念,亦要靠高質和設計獨特的產品才能將其彰顯。記者問Wes,自問算不算是在雞蛋裡挑骨頭的老闆?他二話不說:「挑,好挑㗎!因為,我真心覺得每個細節define咗件產品,唔係產品有細節,係細節斷定咗產品性格。」

果粉Wes奉行教父Steve Jobs教誨,著重細節,為追求手機殼質感,Wes自言做過無數樣本,研究機殼手感:「用家揸落去就知高低。我哋真係好認真去研究角度,做咗差唔多50個sample搵到呢個位。呢啲都係癲嘅先會咁,但係你冇咁癲就追求唔到極致。」

正因產品是心血結晶,有人欣賞自然滿足,Wes也會留意街上有沒有Casetify的身影:「我係有個癖好,啲人以為我望女仔,其實就唔係,我係見幾似我哋公司嘅產品。而家見到都有啲喜悅嘅。」

「識做」老闆好重要:可以豪爽啲嘅

然而,連管理員工,他也重細節,連下屬匯報用的字體亦會留意。

「一件小事就可以睇到,你可唔可以寄予重任。」

瘋狂的老闆,豈不教下屬敬而遠之?非也,做過打工仔的Wes,自問算是「識做」的老闆,亦更加了解員工的心態,易地而處。諸如8號風球,與其等到天文台正式掛號,倒不乾脆早點通知員工:「識do好緊要,好似8號風球咁,唔使掛咗先叫人唔洗返,可以豪爽啲嘅。8號風球返工係好麻煩嘅事。識做咗,係因為你打過工。」

人生就如喬布斯所言:Connecting the dots

反之,成為老闆後,Wes返工心態亦有所改變。訪問當天,他早起和美國分公司開電話會議,之後開午餐會。他自言已沒有放假和上班之分,平日吃午飯只求夠快,「我食嘢但求係生存嘅啫,以前打工就真係食到盡(1小時)。呢個就係分別,所以我好明白㗎。」

做老闆要一眼關七,不再如從前只需埋首做好design,更要涉獵管理員工和市場營銷的範疇,驀然回首,他說,這些知識早在職場和讀投資書籍時累積:「原來,人生就好似Steve Jobs咁講,connecting the dots,而家到我做CEO嘅時候要接觸好多數字,啲知識喺嗰度累積咗,我覺得只要你不斷學習 ,冇嘢係白費。人生係要不斷學習、不斷自強。」

製50個樣本研最佳手感、執著員工匯報字體選擇 手機殼公司Casetify老闆:我係好挑骨頭
訪問當日,Casetify有新的手提電腦保護套推出,Wes細心檢查網站的手機介面有沒有異常。他說,因為手機介面的用戶體驗在網上營銷之中佔不少比重,因此亦特別細看。

2020年大計因疫情告吹:手牌差,諗吓點樣輸少當贏

展望未來,他說對香港的零售行業前景仍感樂觀,更指線下店是重點發展的一環。他說:「開線下店,同線上店係無抵觸,反而仲會幫到。有個客同我講返,之前喺網上見到好多(Casetify的)廣告,但係一個都冇買。直至我去置地行過見到好靚,啲手感、質量好好,嗰晚就返屋企上網買。」

Casetify目前有3間實體店,分別位於鰂魚涌有怪獸大廈之稱的益昌大廈、中環置地廣場,以及機場客運大樓。然而,再好的數據分析和營商眼光,也難敵突如其來的環境因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位於機場客運大樓的分店開業不久,便碰上疫情在全球爆發,銷售較預期遜色,連帶Casetify的送遞時間亦比平時多出兩至三成。

Wes也道:「好老實講,因為呢個疫情,今年嘅計劃已經完哂,講真。但係我哋都係好樂觀去面對,見步行步,見招拆招。」他說,當年畢業從澳洲回港正值沙士疫潮,見識過港人的頑強鬥志,絕地反彈得相當快:「呢個時候,大家都好困難,諗下有啲咩可以做好啲。就好似打牌,有手牌好差,咪諗吓可以點樣輸少當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