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借器材開始見商機 引入高科技儀器 參與《變形金剛》荷里活製作 多媒體生意六年翻兩番

由借器材開始見商機 引入高科技儀器 參與《變形金剛》荷里活製作 多媒體生意六年翻兩番

疫症持續蔓延,令非必要的商業活動一律暫停,當中包括電影以及多媒體內容的製作,市道一片淡靜,主攻製作及器材租賃的Come Roll Media亦受到一定影響。 Come Roll Media由四名「80後」及「90後」年輕人創辦,意念源於求學時期,正式營運六年,生意額翻了兩番,並且開展器材代理生意。

Come Roll Media共有四名創辦人,包括Danny、Hero、Jim及Malo,他們求學時代結識,並且一起創業。 Danny、Jim及Malo在IVE(知專設計學院)修讀燈光及攝影課程,Malo其後轉而修讀香港電影專業培訓計劃,並在這時結識Hero。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Come Roll Media、新傳媒資料庫

借器材給同學看見商機

求學期間,他們經常需要做project,但學校並無充足的器材可供借用,他們不時自己購買器材,包括入門級的小型燈、鏡頭及反光板等。 Jim說:「其他同學有需要時也向我們借用,但免費的話,大家未必會小心使用,所以象徵式收取費用,做著做著發覺有市場,便開始做起生意來。」 Jim於2012年畢業,加入電影器材公司工作,負責管理燈光及其他器材,接受預約及交付,同時維修及整理。

Malo於修讀香港電影專業培訓計劃期間,實習時結識導師,這些導師本身是電影從業員,因而介紹他做兼職,令他有份參與《黑色喜劇》、《八星報喜》等電影。 Malo說:「我們讀書期間,正值由傳統走向數碼化,課堂上同時要學習新舊器材,對比只懂得菲林的老師傅,我們擁有優勢,因此比較吃香。」

以電影製作而言,主要分為電工及機工,合稱為「機燈組」。電工是燈光組,初入行的做散工,然後晉升至燈光助手及燈光師,後者負責設計每個場景的燈光。 Malo去年為賀歲片《如珠如寶》擔任燈光師,另外Hero也是燈光師,而Danny及Jim則是攝影師。 四人一邊做燈光及攝影工作,主要以freelance形式,每套戲大約拍攝一至兩個月,而且較少出現「戲接戲」的情況,空檔時間便能兼顧出租器材生意。Jim於2013年辭去正職,正式註冊成立Come Roll Media。

由借器材開始見商機 引入高科技儀器 參與《變形金剛》荷里活製作 多媒體生意六年翻兩番
(左起)Come Roll Media 創辦人,包括Malo、Jim及Hero。求學期間由借器材給同學而看到租用器材的商機。

引入高科技器材 設有短租吸客

由於經常拍攝電影,四人對器材有一定要求,尤其是新式器材。傳統電影使用鎢絲燈或日光燈,他們率先買入LED燈,光度更強之餘,體積較為輕巧,還不會產生太多熱力,影響拍攝環境的溫度。 Jim說:「由於當時尚未流行LED燈,市面根本沒有地方可以租用這些新式器材,成為了Come Roll Media的獨特之處。」

此外,Come Roll Media斥資約40萬元購入數碼專業電影攝影機,能夠拍攝出4K的質素,於當時是非常先進的器材,畫面質感相當細緻,而且能夠拍攝慢鏡,包括武打動作或水花四濺的效果。傳統的菲林攝影,每秒拍攝24格,但這部攝影機每秒可以拍攝120格。 「租用器材,一般是長租才划算,為了讓更多人試用,我們可以提供1至2天的短租,每次約5,000至6,000元,結果花了兩年時間,這部攝影機的投資才能夠回本。」

不過Come Roll Media出租這部攝影機時,順勢建議對方租用其他器材,甚至推出套餐,推高平均消費額,同時讓更多人認識。 拍攝電影經常需要營造煙霧效果,傳統方法包括燒香、煙餅,但範圍較小;使用乾冰成本又高;或者使用內地的煙霧機,但體積龐大,不便移動。 Come Roll Media於去年引入德國的Smoke Factory,體積細小又輕便,方便隨意移動,而且可以營造快速消散或者持久的煙霧較果,更厲害的是不含有害物質。

除了攝製電影或電視,不少舞台設計公司對此器材表示有興趣,因為演唱會或舞台表演不時需要營造煙霧效果,讓他們有機會接觸到更多不同界別。 Jim說:「這些器材在外國相當流行,但香港業界較為少用,因此能夠吸引製作人員,我們成為Smoke Factory的代理,除了租機服務外,還可以銷售。」Come Roll Media最先代理的是美國個人保護裝備品牌Setwear,包括製作人員常用的手套及腰帶等。

由借器材開始見商機 引入高科技儀器 參與《變形金剛》荷里活製作 多媒體生意六年翻兩番
Come Roll Media取得德國Smoke Factory煙霧機的代理權,機器體積輕巧。

多媒體製作帶來機遇 疫情令生意全面停頓

Malo說:「我們以前主力出租器材,自行投資購入器材總值逾200萬元,近八成時間是自用。而近年新器材層出不窮,質素由4K、5K至8K,業界開始追趕新潮流,加快器材的折舊速度,開拓代理業務有助分散風險。」

由於四人於製作方面擁有專業知識,因此Come Roll Media不時承接製作項目,包括微電影、網上廣告等,作品包括達哥主演的Expedia廣告系列、舒適靈淋巴管理啫喱及高潔絲衞生巾等,因應合作模式,有時需要一併「度橋」。 Hero說:「香港電影業不及以往蓬勃,但多媒體製作,為從業員帶來不同機遇,網上短片、廣告同樣需要製作,帶動不少工作機會。」

不少OTT(Over The Top)平台需要大量內容,尤其是電影級製作的劇集。例如Jim曾經參與拍攝《向西聞記》,此劇先後在hmvod及 Netflix上架。

Come Roll Media現時三線並行,包括出租器材、代理器材以及製作內容,另四人各自以freelance形式接工作。 正式創業首年,即2013年,生意額達100萬元。其後穩步發展,2019年跟隨大市回調,生意額約300萬元。 Malo說:「每年我們都會開會,決定如何分配利潤,包括購買器材、發展代理業務或分紅,未來將銳意開拓代理業務。」

新冠肺炎疫情令多媒體製作差不多全面停頓,Come Roll Media只有小量工作仍可繼續,而公司不屬於政府兩輪抗疫基金救助的行業,可謂雪上加霜,惟有寄望疫情快點完結,回復正常情況。

由借器材開始見商機 引入高科技儀器 參與《變形金剛》荷里活製作 多媒體生意六年翻兩番
Come Roll Media參與製作的花絮。

曾參協助拍攝荷李活電影《變形金剛》

數名創辦人都參與過製作三級電影,最初以為好好玩,但參與拍攝《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一路向西》時,不時需要連踩30多小時,長時間對著三級內容時,自言不知如何形容。 Jim說:「拍攝《蜜桃成熟時33D》時正值夏天,製作團隊困在密室內工作,由於需要收音,所以關閉冷氣,拍完兩天,第三天就發燒。」

Malo曾經參與拍攝《救火英雄》,團隊在西貢酒廠拍攝,為了營造煙霧彌漫及同時出現不同層次的煙霧效果,現場燃燒煙餅、爽身粉、水泥粉及香,導演還會不時說:「好似唔係幾夠喎!再放多啲!」

「進入現場不夠十分鐘,鼻子已變成黑色,當時沒有疫症,也要佩戴N95口罩,放飯時還要在煙霧中『扒飯』,感覺實在難以形容。」Malo說。

最能令他們大開眼界的是參與荷里活製作,包括2014年上映的《變形金剛:殲滅世紀》,攝製隊來到香港拍攝,於鰂魚涌及深水埗等地取景。 Jim說:「荷里活是大製作,工作人員的數目,是港產片的幾何級數,製作團隊的班底來到香港,再聘請本地的製作人員協助拍攝。」

延伸閱讀:零成本創業 升學顧問服務UNIKEY Academy 首年收入逾2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