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seido資生堂取名自《易經》 148年前靠賣牙膏起家 今成日本最大化妝品企業

Shiseido資生堂取名自《易經》 148年前靠賣牙膏起家 今成日本最大化妝品企業

愛美人士至愛的資生堂(Shiseido,日股代號:4911),是亞洲及日本最大化妝品企業。受到新冠肺炎衝擊,首季純利大跌超過九成。但隨疫情逐步受控,日本已全面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各地方政府正分階段恢復經濟活動,入境管制措施亦將放寬,下半年大有機會追回失地。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iStock、unsplash

資生堂首季純利大跌九成半 各地銷售重返疫前水平 望下半年收復部分失地
受到新冠肺炎衝擊,資生堂首季純利大跌超過九成。隨著疫情緩和,有望於下半年收復失地

做牙膏起家 活膚水風行百年不衰

資生堂首間店舖位於東京銀座,於1872年由海軍首席藥劑師福原有信(Arinobu Fukuhara)創立,是日本首間私營西式藥房。中文名稱引用了中國古籍《易經》中的「至哉坤元,萬物資生」,有萬物誕生之意。

資生堂首款自家產品,並非化妝品,而是牙膏。雖然與美容護膚風馬牛不相及,但由於當時清潔牙齒主要是靠牙粉,既不方便又會對牙齒造成磨損,故即使發售的牙膏價格是牙粉的十倍,仍深受市場歡迎,銷量急升。

直至1897年,資生堂才正式開拓化妝品市場,推出滋潤活膚水Eudermine,產品名稱由希臘語的「Eu」(美好)和「Derma」(肌膚)組成,有別於當時本土產品行日本風格。Eudermine發售至今已過百年,仍然是資生堂的暢銷產品。創先河的,還有1902年從美國引進汽水及雪糕在店內售賣,同時進口西式茶具用品,成功為資生堂增添時尚形象。至於資生堂的山茶花標誌,原來出自創辦人兒子福原信三(Shinzo Fukuhara)手筆。他本身是藝術家兼攝影師,於1915年接掌資生堂業務。

藥房轉型為化妝品企業 代理多個國際品牌

1916年,資生堂正式由西式藥房轉型為主攻化妝品的企業,推出一系列香水、蜜粉及乳霜等產品。為令業務擴展得更快、更具規模,1923年引入連鎖店制度,成功招攬大批零售商加盟。上世紀30年代,公司業務版圖開始伸延至海外市場。二戰後,公司營運恢復過來,1949年在東京證券交易所掛牌,之後,海外業務發展步伐更迅速。

時至今日,資生堂全球設有十個生產基地及八個科研中心,銷售及代理化妝品及香水品牌,包括SHISEIDO、Clé de Peau Beauté、IPSA、ELIXIR、ANESSA、bareMinerals、Laura Mercier、NARS、Dolce & Gabbana、Tory Burch,以及去年斥資8.45億美元收購的Drunk Elephant。

資生堂首季純利大跌九成半 各地銷售重返疫前水平 望下半年收復部分失地
資生堂全球設有十個生產基地及八個科研中心,銷售及代理化妝品及香水品牌,知名化妝品牌NARS亦是其一。

首季純利大跌九成半

新冠肺炎來襲,全球旅遊業停擺,零售業亦陷入谷底,化妝品市場未能倖免。資生堂過去四年業績表現有增長(見圖),於5月中公布今年首季業績,截至3月底止第一季淨銷售2,268.93億日圓,按年倒退17.1%。

淨銷售當中佔比最重的是日本市場,達856.73億日圓,下跌21.2%;佔比近兩成的中國市場,亦減少15.2%,至445.14億日圓。美國淨銷售232.92億日圓,減少15.9%;至於主要經機場免稅店銷售的旅遊零售業務,淨銷售277.95億日圓,下跌3.1%。經營溢利大跌83.3%,至64.96億日圓;經營溢利率大幅收窄11.3個百分點,至2.9%。

日本和中國市場的經營溢利分別減少64.4%及59.3%,至80.7億及52.82億日圓;旅遊零售業務則為49.74億日圓,下跌33.7%。美國和「歐洲、中東及非洲」市場更分別錄得經營虧損88.77億及64.63億日圓。

部分原因與收購美國護膚品品牌Drunk Elephant後,商譽攤銷開支增加,以及為新產品投入更多市場推廣開支有關。首季毛利1,771億日圓,下跌18.4%;毛利率收窄1.2個百分點,至78.1%。經營現金溢利240.05億日圓,下跌54.4%;經營現金溢利率10.6%,大幅收窄8.6個百分點。純利14.02億日圓,大減95.8%,相當於每股攤薄盈利3.51日圓。

資生堂首季純利大跌九成半 各地銷售重返疫前水平 望下半年收復部分失地

次季重新評估全年預測 收回派息預測

業績雖然不理想,但在有效控制成本及嚴謹財務管理下,財政仍維持穩健。截至3月底止,持總資產1.17萬億日圓,較去年底減少403.3億日圓;淨資產減少138.97億日圓,至5,039.6億日圓。期間股東權益對總資產比率擴闊0.2個百分點,至40.9%。

集團原先預測今年淨銷售1.22萬億日圓,按年增長7.8%;純利則上升5.3%,至775億日圓,相當於每股盈利194.02日圓。但疫情持續,消費市場明顯受拖累,當前經濟環境與原先預期出現極大變化;加上各地區恢復經濟活動的步伐有異,令經營前景仍不明朗。集團現階段難以評估未來發展趨勢,故此,已撤回早前所作的全年展望及派息預測,待第二季業績時才披露最新預測。集團上半年成績表將於8月6日派發。

內地銷售重返疫前水平 望下半年收復失地

其實,隨着疫情在多地已見逐步受控,生產及銷售亦正恢復。日本、越南及台灣廠房營運正常;美國廠房5月已恢復有限運作。較令人振奮是中國市場,2月期間有七成分店暫停營業,但3月底已有九成以上恢復營運。而在最困難時期,電子商貿業務增長維持強勁;尤其高檔品牌銷售,3月網上銷售增長達1.6%,4月表現更重返疫情之前的水平。情況持續改善的話,下半年大有機會收復大部分失地。

延伸閱讀:由紙牌遊戲到《動森》任天堂131年的遊戲王國 Switch遊戲主機及軟件去年淨銷售佔逾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