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試行數碼貨幣 「數碼版人民幣」推行在即 支付寶、微信支付會被取締?

人行試行數碼貨幣 「數碼版人民幣」推行在即 支付寶、微信支付會被取締?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多時的法定數碼貨幣電子支付(DCEP)終試行,DCEP與人民幣有相同法定地位,基本上可視為數碼版的人民幣。在已經習慣使用電子支付的內地,推行數碼貨幣相信容易獲接受。同時其轉移和結算將變得更為容易,能夠縮短結算時間,提高商業銀行的交易效率。但DCEP由人行直接發行並進行結算,或會削弱目前電子錢包和商業銀行的角色。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中新社圖片、Unsplash

未來內地可能會出現三種支付方式,包括網上銀行、例如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電子支付工具,以及法定DCEP,用戶可自行決定存款以哪種方式存放。事實上,人行對於DCEP的研究已經有五、六年,官方終於在早前宣布,DCEP將率先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冬奧場景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

據悉DCEP的測試應用場景,包括交通、教育、醫療及消費等領域,還包括向員工發放工資和交通補貼費用等。由於屬內部封閉試點測試,人行發言人強調不會影響上市機構的商業運行;也不會對人民幣發行流通體系,以發金融市場和社會經濟帶來影響。

DCEP與人民幣掛鈎

有別於市場上的加密貨幣,幣值容易大幅波動;由於DCEP由人行發行,具有法定貨幣的等同地位,幣值與傳統貨幣為1兌1。而隨人行對DCEP的實際應用進行測試,這個法定數碼貨幣很多的關鍵細節逐漸曝光。

DCEP雖然由人行發行,但人行並非直接向公眾發行該數碼貨幣,而是該數碼貨幣採用雙層營運體系,即人行先把DCEP兌換予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為了避免過度發行,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需要向人行繳納全額準備金,以確保每個DCEP的發行背後有足夠的資金支撐。

在進行交易時,DCEP與一般電子錢包的使用方式沒有太大分別,同樣是通過手機應用程式(App)完成交易。另一項特點是採取雙離線支付模式,即使交易雙方都處於離線狀態,沒有網絡覆蓋,仍然可以進行交易,只要雙方用手機互相一拍即可完成交易。

出於洗黑錢考慮,外界相信對用戶在使用DCEP時,也會有分級和限額安排。市場猜測,DCEP電子錢包和手機號碼、身分證及銀行卡綁定的,當使用者提供愈多的身分認證,如上載身分證或者銀行卡,日常交易限額可以提高;否則,只能滿足日常小額支付需求。

當DCEP開始廣泛使用,最直接構成競爭的必然是目前內地兩大電子支付龍頭,微信支付及支付寶。比較DCEP和微信支付或支付寶,兩者有本質上的分別,DCEP是法定貨幣;而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只是一種支付方式。例如微信支付或支付寶需要連接銀行賬戶或信用卡,為電子錢包增值;而且電子支付工具之間並不互通。

同時,微信支付或支付寶都需要在有網絡覆蓋時才可使用。

從用戶的角度而言,DCEP因為是法定貨幣,其使用範圍會更廣,相信日後不同銀行或者支付機構的電子錢包都支援DCEP,能夠使用跨行、跨電子錢包轉賬,這都是其他電子支付工具難以比較的。但DCEP是否會取代市場上的電子錢包?仍要時間觀察。

目前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之所以普及,是因為其各自背後有豐富的生態圈,為用戶提供各種優惠,都是電子支付工具的優勢。

人行試行數碼貨幣 「數碼版人民幣」推行在即 支付寶、微信支付將會被取締?
目前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之所以普及,是因為其各自背後有豐富的生態圈,為用戶提供各種優惠,都是電子支付工具的優勢。圖片:Unsplash

可提高交易效率

在現金使用日益減少的背景下,推出法定數碼貨幣有利於人行應對電子支付快速發展挑戰,提高支付結算效率。據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表示,如果貨幣採用數碼化的形式,其轉移和結算將變得更為容易,能夠縮短結算時間,提高交易效率。

魯政委續稱,由於人行不直接對公眾發行數碼貨幣,DCEP不會對商業銀行的傳統經營模式構成競爭。但有意見認為,DCEP由人行直接發行,其安全性高於銀行存款,可能對商業銀行存款形成一定的競爭,增加存款流失的風險。

為解決商業銀行存款流失的風險,據報人行構思市民持有DCEP,人行不會對此支付利息;相對之下,銀行存款能夠賺取利息。從中國公眾角度看,使用DCEP抑或傳統貨幣,對於交易的保密性可能是考慮因素之一。

外界相信,法定數碼貨幣會實行「可控匿名」,即是指在用DCEP交易時,交易雙方可以是匿名的,公眾的隱私以得到保護。但可是在開展反洗錢、反恐怖主義融資和反逃稅時,仍然可以追溯到真實的交易對象。相對而言,現金的特性是匿名和小額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