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森製藥鍾慧娟 從中學女教師升呢醫藥界一姐

翰森製藥鍾慧娟 從中學女教師升呢醫藥界一姐

最新2020年全球最富有十大女性排行榜中,來自碧桂園(02007)的楊惠妍與翰森製藥(03692)的鍾慧娟雙雙入選,並躋身前列位置。不同於榜上多數人財富源於繼承,後者是白手起家,從一名寂寂無聞的教師,一步一腳印偕丈夫建立製藥王國,以2,020億元人民幣財富,位列胡潤全球百強企業家第31位。

撰文:經一編輯部  | 圖片:中新社圖片

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各行各業面臨「大洗牌」,醫藥行業卻在疫情中長足發展,迎來巨大商機。曾經熱映的電影《我不是藥神》中提到天價抗癌藥「格列寧」,在內地打破這一壟斷,生產低價仿製藥品「格列衛」的,正是孫飄揚妻子鍾慧娟執掌的豪森醫藥。

鍾慧娟為人低調,公開訊息極少,除了是翰森製藥的控制人外,她還是恒瑞醫藥前董事長孫飄揚的妻子。恒瑞醫藥可稱得上內地業界「一哥」,企業實力首屈一指,是首家將注射劑賣到美國和歐盟的中國藥企,也是首家對外轉讓創新生物藥品的企業;公司的抗腫瘤藥和手術用藥在內地市場分額最多。

在內地,能與恒瑞醫藥媲美的藥企不多,豪森醫藥算得上一家。

為丈夫圓夢辭職創業

鍾慧娟為江蘇連雲港人,1982年從徐州師範大學化學專業本科畢業,後來成為一名中學化學老師。至於當初為何辭職創業?這當中還不得不提她的丈夫孫飄揚。孫飄揚畢業於中國藥科大學,1982年被分配到連雲港製藥廠擔任技術員。

到1990年,技術員出身的孫飄揚被任命為廠長,當時藥廠利潤僅80,000元人民幣。孫飄揚決定進行一場技術革新,他通過生產抗癌藥,極大提升了連雲港製藥廠的行業地位。然而作為國企負責人,在當時的體制下,孫飄揚遇到了發展瓶頸。

1995年,連雲港製藥廠廠長孫飄揚組建了一家新企業,即是豪森製藥的前身。為幫丈夫分擔壓力,1996年,鍾慧娟辭職來到陌生的製藥領域,以創始人之一身分加入了豪森藥業,接下重任。她深知自己沒有製藥經驗,所以先進入基層從低做起,逐步發展。

不分日夜做科研

起步階段的豪森製藥規模很小,只有逾十名員工。為節約資金,鍾慧娟曾在破舊平房辦公,搭巴士上班,將有限資金用於購買儀器和設備。沒有工人,她招來學徒工,和師傅一起手把手地教。

按照「集成創新,仿創結合」的思路,鍾慧娟著手開發的第一款產品,是將緩釋技術應用於頭孢氨芐片進行劑型改進。為此,鍾慧娟和科研人員連續三個月在實驗室、生產車間加班加點,熬了上百個夜晚,反覆探索試驗了上百套工藝,終於攻克難關。

1997年4月豪森旗下的另一王牌獨家產品抗生素「美豐」投入市場,當年銷售達3,000萬元人民幣,被國家經貿委認定為「國家級新產品」。這款產品很快成豪森支柱產品,年銷過億元人民幣。但鍾慧娟並不滿足於此,為了招攬人才,她跑遍內地藥科、醫科大學,親自登門介紹企業情況和人才政策。

在內部管理上,她將研發人員收益與科研業績緊密掛鈎,還與知名大學及藥物研究機構建立長期合作關係。

而為了保證產品質量,鍾慧娟親自帶隊做好每一項細節。2003年,公司原料藥車間以其「零缺陷」順利通過美國FDA認證,開始將產品售予歐、美市場;2004年,在數千家內地藥企中,豪森已打入全國醫藥百強之列。

當時,豪森是以「搶仿」能力而出名,首仿藥是指新藥專利保護到期後的首款仿製藥,擁有定價優勢,利潤可觀,毋須承擔過高研發風險,又能提升企業技術儲備,受行業熱烈追捧。但鍾慧娟並不止步於仿製藥,公司每年拿出近10%的收入投入到新藥物研發中,這在內地藥企中,是少有的大投入。

2007年豪森先後在抗生素、抗腫瘤、精神、內分泌、消化系統等五大領域開發出國家級新藥40多項。在鍾慧娟帶領豪森快速發展時,孫飄揚的事業也發生了變化。

1997年,連雲港製藥廠改制,更名為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孫飄揚擔任董事長;到2006年完成股份制改革,孫飄揚成為恒瑞醫藥的實際控制人。

2019年6月14日翰森製藥(「豪森藥業」上市的主體名稱)在港交所(00388)上市,成就了鍾慧娟和孫飄揚這對醫藥界的最強夫妻,A股的恒瑞醫藥和港股的翰森製藥股價也比翼雙飛。

翰森製藥鍾慧娟 從中學女教師升呢醫藥界一姐

延伸閱讀:由開辦科教儀器展銷中心到上市集團 萬科創辦人王石: 建大企業要弱化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