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認為中央想特朗普連任分化社會拖累美國:美國政界朋友話我知特朗普大選贏硬

美國黑人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員制服期間死亡,觸發的反種族主義及警察暴力示威持續接近一個月,各地仍然有大型遊行集會。其中在首都華盛頓、紐約、芝加哥、舊金山等地也有群眾示威,西雅圖更出現所謂「自治區」,有關種族的示威浪潮蔓延至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和澳洲。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iStock、新傳媒資料室

施永青表示,美國現時種種的問題拖慢國家發展進程,令中國可以迎頭追上。 他指美國有很多內部矛盾存在已久,這次的種族問題既有歷史因素,亦有現實因素。

「當年美國從非洲輸入大量黑人,以奴隸形式提供大量勞動力,一開始的社會地位已比較低,令黑人感覺自己受到差別待遇。而白人固有成見認為黑人智力普遍較為低下,對社會的貢獻少。」

現實因素上,特朗普上場提倡的「美國優先」,被不少人解讀為「白種人優先」,令社會矛盾加劇。

貧富差距持續擴大

而美國自2009年金融海嘯後出現的低息環境令貧富差距連年上升。數據顯示去年美國家庭的收入中位數為62,000美元,是1967年以來最高;但富有家庭的收入增速比貧窮家庭快,美國的堅尼系數增至0.485,顯示貧富差距擴大。 施永青指美國黑人大多屬於低下階層,在可支配收入持續下跌時感到受到不公平待遇。

「加上在這次疫情下,黑人的死亡率較白人高,黑人佔美國人口約15%,但這次死亡率卻高達30%,更加認為自己沒有受到公平待遇。」

他指出這次黑人平權示威是「借傷成毒」,以佛洛伊德死亡一事,抗議種族歧視問題。 美國雖然提倡種族平等,但實際情況當然未如此理想。施永青舉例,有些美國白人朋友覺得黑人智慧略遜一籌,雖然他們口中說人人平等,但心底裏還是有歧視的態度。雖然潛藏社會問題爆發,但他認為美國示威與香港反送中示威不同,不會變成長期社會對抗,「美國始終有一定的法律保障黑人權益,政治上亦不是所有人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他指出,美國政府在處理黑人問題上有兩手準備,一方面肯定美國有種族問題,黑人沒有獲得應有的公平待遇,應該為他們爭取權益,這是在政治上相對正確的定位;另一方面處理暴亂上都會採取強硬措施,一有問題美國會很快出手解決。

「我認為美國處理(示威活動)比特區政府相對高明一點,一方面沒有當警察所作全部正確。但黑人並不是要推翻美國憲政,而是在憲政下爭取應有權益;反觀香港反對派是要動搖中央接管香港的主旋律,內地當然要強硬應對。」

政治不正確無問題

美國政府在疫情和種族歧視上處理不當,特朗普的支持度亦在這兩個月急速向下。 從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的支持率比主要競爭對手拜登低超過10個百分點,連任之路上看似充滿披荊斬棘的挑戰,或許11月後特朗普就會「光輝不眷戀」。

專訪施永青|美國平權示威不會變長期抗爭 「美國朋友話我知特朗普大選贏硬」中央認為特朗普分化美國社會 想他連任拖累美國
特朗普目前於民調中落後。

施永青主觀認為特朗普連任機會變得渺小,但笑言「我點諗無用,我都無票」。 他解釋特朗普無法連任的原因,在於多次處理疫情上很失敗,大量國民受感染,引致死亡率高,理應要被問責下台,連國防部長早前都和他劃清界線,在政界上不獲支持令特朗普更顯得孤身一人。

惟客觀上,他指出特朗普在11月當選機會其實較大。有美國政界朋友向他指出,每次決定美國大選結果的都是搖擺州份,其他則是兩黨的固有根據地。

「特朗普在搖擺州份下的工夫,贏的機會已經很大。特朗普目前很多言論看似政治不正確,但他第一次當選時便已經政治不正確。」

有一批特朗普的忠實支持者,他們有隱藏的種族歧視心態,在種族歧視這種黑白分明觀念上或許不便發言,但在投票上仍然投給他。 特朗普的反華立場,令內地在各方面疲於奔命,但施永青估計中央反而想特朗普繼續連任,「這會令美國社會分化,但民主黨在知識界能匯聚更多力量,如果上台反而能集中力量,壓制中國崛起。」 他分析道,民主共和兩黨在對中立場上分歧不大,但特朗普在對付內地方面頗有單打獨鬥之勢,民主黨上台反而會令中方更「頭痕」。
更多施永青專訪:
美國狂印錢蒸發港人身家!施永青建議以黃金、物業保本:而家係輸少當贏,不以增長為目標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