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年後|甘文鋒:暴力手段踐踏民主價值 李傲然:一國兩制騙局早被拆穿|2047香港說明書

修例風波一年後|甘文鋒:暴力手段踐踏民主價值 李傲然:一國兩制騙局早被拆穿|2047香港說明書

自去年六月起〈逃犯條例〉爭議起始,社會衝突不斷。走到今天,剛好一年。香港各階層、世代撕裂,過去十二個月香港人所經歷的,大概不曾被想像。〈2047〉 今期請來兩位不同世代與光譜的議員,談談這年的經歷和感受,以及對香港未來的期許。

撰文:前屯門區區議員甘文鋒、油尖旺區區議員李傲然、2047香港說明書|圖片:中新社

反修例一週年(文:甘文鋒)

過去一年,相信香港人都不好過,由反修例運動,新冠肺炎,至最近期的港區國安法,可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每一件事個別出現都足以改變社會,三者連續出現必定會重塑香港在政治及社會的各方面形態。這三件事都仍未完結,香港社會的未來到底會變得怎樣仍難判斷,但相信每個香港人或多或少生活都受到影響。要談到一年裏的感受,相信一篇文很難說完,這裏不談媒體看到的事情,只挑幾件個人經歷和大家分享,讀者的立場經過這一年相信已定,就不再說大道理了。

不談媒體,因為實在太多假新聞假消息,這裏的第一個分享筆者正正是身受其害。記得上年八月,曾有一位少女在運動中右眼被傷,後來有人將她的地址及家人資料放到網上公開,資料是真是假沒有核實,但地址就在我那時當區議員的鄰區。然後我的個人資料,還有妻子及家人的個人資料,就被人放到網上了,原因就是誣蔑我公開爆眼少女的個人訊息。

其實只要稍為用腦想想,這個原因根本不成立。區議員是不會有當區居民的資料的,更何況那個被公開的地址不在我區內。區議員要取得居民的個人資料,也要居民自己願意給予,然後簽名核實才可以。試想想爆眼少女作為黃絲,怎麼有可能將個人資料給予一個建制派議員呢﹖結果是雖然我出了公開聲明否認我認識爆眼少女及其家人,同時向私隱專員投訴,但那些資料到今天依然放在網上。

這件事一方面突顯了私人專員公署的無能,其實更令人擔心社交媒體對我們的負面影響。因為社交媒體的計算法,本來已成為很多讓人圍爐的地方,這點就不用多說了。但不斷更新的內容農場,以及源源不絕來自兩方的假新聞更是恐怖。言論自由難道也包含散播假消息的自由﹖如果不是,那我們如何在未來有機制可以減少社交媒體的假消息﹖在運動期間不斷要求真相的一群,卻不斷在網上散播假新聞,有多少人在發覺在傳的是假新聞時會道歉或刪帖﹖還是默然不語讓它沉底﹖還是認為這是運動的策略一種而覺得毫無問題。或許利用一個個似真還假的新聞圍爐,是社交媒體一代難以避免的共孽。

當然起底之後,全餐少不了,我的辦事處也被三次破壞。第一次二十人嘗試破壞不成功,然後我剛好在附近,整班黑衣人在身旁經過卻無人認得我,也辛苦一班人跨區來做破壞。第二次把整塊落地玻璃打碎後,進去將各類電器及宣傳物資破壞,最後一次是在選舉前一晚潑紅油。這些遭遇,相信很多建制派朋友都有過經驗,甚至在屯門有區議員的辦事處短短幾個月受到雙位數字的襲擊,而這批區議員都是在2015年民主投票選出來的民意代表。

令人感到諷刺的是,當一批不斷將普選掛在口邊,視民主為核心價值的人,卻因為政見不同,以暴力破壞民選議員的辦事處。如果民主真如他們所言是核心價值,那麼當大量民選議員辦事處被破壞時卻默不作聲,難道不是背棄了自己的核心價值﹖如果民主選舉是作為和平爭取政治權力的工具及平台,那麼為何區議會已經民主化,卻依然要使用暴力手段﹖向政見不同的民選議員辦事處作出攻擊,其實就是不斷踐踏民主的價值及制度,當非建制不斷吹噓上年11月區議會大勝,但實情是雖然他們贏了選舉,卻已經在民主上輸了一仗。

愛國陣營由反修例運動至新冠肺炎疫情,一直都士氣低落,直到中央政府決定制定港區國安法,整個陣營的士氣才從谷底反彈,身邊的支持者及義工都對中央終於出手感到鼓舞。

愛國陣營支持港區國安法當然是意料中事,但其實非建制應該也要支持。

反修例運動一直高喊「攬炒」的口號,當然兩個陣營對「攬炒」定義不同,但很明顯,黃營的攬炒是要其他國家制裁中國,港區國安法正正有機會導引歐美國家制裁中國,黃營其實應該歡迎才是。

修例風波一年後|甘文鋒:暴力手段踐踏民主價值 李傲然:一國兩制騙局早於去年被拆穿|2047香港說明書
愛國陣營由反修例運動至新冠肺炎疫情,一直都士氣低落,直到中央政府決定制定港區國安法,整個陣營的士氣才從谷底反彈。

因此最令人意外的,就是有很多非建制的政客出來反對港區國安法。那麼究竟他們一直以來高叫與中國「攬炒」究竟意義是甚麼﹖我感到驚訝的是非建制派政治上的短視和幼稚,或許他們一直覺得香港的獨特地位對中國非常重要,因此認為中央一定不會直接將國安法放到基本法附件三。他們也認為有美國支持,中國必定會退讓。想不到的是中美關係急轉直下,中央認為無論是否立港區國安法,美國也會制裁中國,那不如就趁現在這個時機立了吧。結果本來是非建制派護身符的美國,今時今日就完全失效了。

反修例社會運動、新冠肺炎還有港區國安法的事情都還沒有結束。現時最影響香港局勢發展的是港區國安法通過後如何落實,例如駐港國安公署有多活躍,特首如何委任相關法官,港府國安委員會在落實政策時有多「硬」等等。但更重要的是,香港現時已成為中美摩擦的其中一個戰場,即使港區國安法可以為中國在這裏爭取到一些主動,但之後香港的變化亦必定會為中美帶來影響。相信在中美找到新的平衡點之前,香港的挑戰只會越來越多,加上現時社會內部沒有能力消化矛盾,相信香港要回氣,也只能等到中美關係有所好轉之時了。

反送中運動一週年,我們學會了甚麼?(文:李傲然)

這一年以來,我們學會了甚麼?

我們學懂了「權力」無上限時,無所制約的當權者就會無止境地欺壓市民。

五年前一套經典的電影《十年》,當中一句著名的對白,正正反映了今日香港的情況。

這十年以來,我們學得最多的是「陰謀論」,而我們失去最多的是「信任」。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到中國手上,依賴基本法作為施政方針和政府管治方向,但卻留下了不少憲制上的漏洞,導致今日香港無人知道未來何去何從。「一國兩制」的管治方針其實一直以來都只是依靠脆弱的信任維繫,自從2003年50萬人上街遊行之後,我們可以從不同的蛛絲馬跡看到中共政府或明或暗地干預香港事務。傳統泛民主派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仍然希望相信「民主回歸論」和期望「中國有民主」最終可以為香港民主進程帶來出路。然而當日的良好意願,卻最終埋下了今日香港困局的遠因。

行政霸道 無從制衡

在基礎政治學的理論上,權力分立可以避免任何政府機關橫行霸道,更可以利用制度的客觀掣肘,避免專制獨裁的出現。然而特區政府的建立就是以「行政主導」作為管治依歸,立法機關作為半民主選舉出現的個體,一方面既有功能組別產生萬世不休的劣等保皇黨,另一方面地區直選議席因為名單比例代表制的選舉方法,只要配票得宜亦可以令親中派保皇黨佔一席位。而立法機關的先天性缺陷在於基本法明確指出,立法會議員提出的議案不得與公共財政和政治制度相關,變相不能從立法機關提出議案,任何一個民意代表都不能左右行政霸權。在以上兩點情況下,立法機關未能充分展示權力分立的基礎,只能在狹窄的議事規則當中苟延殘喘。在本屆立法會會期當中,泛民主派失去過半數議席,被親中派保皇黨即時打開缺口修改議事規則,再度陰乾立法機關的功能。

2019年6月9日一百萬人上街示威遊行反對送中惡法後,港共政權隨即在晚上向公眾發佈新聞稿,表示經已聽到市民的聲音,但卻清晰指出將會於6月12日繼續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案。在權力無所制約的社會當中,橫行暴走的專權政府最終惹來市民的絕地反抗。今日回首看這段歷史,經已可以反映出權力無所制約時,最終只會造成街頭衝突。行政霸道與保皇黨主導的立法機關聯手合作,自鳴得意地以為「數夠票就通過」的奸計最終未能得逞,更演變成1997年主權移交以後最大型的群眾衝突和社會運動。

警暴失控 專橫自大

行政霸道專權的港共政權,時至今日經已變得離心離德,不但失去管治威信和人民的支持,更淪落都只能夠借用三萬警力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放任前線警員失控地大開殺戒、殺紅了眼,任由前線警員濫暴濫告,從不遵守警隊通例而不必負上任何刑事責任或法律後果。當中7月21日放任白衣人在元朗一帶毆打路人,更有人自詡為「保家衛國」的元朗原居民,最後在香港警察放軟手腳下至今仍然未完成調查和任何涉事人物負上刑事責任。

元朗7月21日的事件反映了兩件事:一,警隊無能,未能得悉和預算估計當日元朗會發生事情,更被多間媒體拍攝到元朗警署和天水圍警署直接拉閘關門,種種巧合之下唯一合理解釋就是警黑合作,放任白衣人執行私刑,以報復香港市民仇警心理。二,迷信「誰大誰惡誰正確」的武官管治,更是縱容香港這個號稱文明現代的社會可以有人執行私刑報復。有部份白衣人高呼要保衛家園,所以拿著藤條和膠棍無差別在港鐵站內毆打路人,既是無視文明現代社會法律的規限,更顯出這些施暴的人思想仍然停留在中世紀的口腔期,並非今日社會能夠接受的文化水平,最有可能相信這些人欠缺教育和馴化,終身亦只能為頭腦簡單的單細胞生物。不幸的卻是居然有為數不少的人,認同這些以藤條和膠管毆打路人的行為,更扭曲事實誹謗有人打算襲擊元朗區內居民。

今日的警務處處長似乎亦有差不多的思維,直接將法治的概念扭曲,自恃統領三萬魔警大軍,開始在鏡頭前面胡言亂語。代表作當然為「警方在執法時違反法例先可以接受」的言論,當中不只是法律界朋友指出嚴重違反法治精神和雙重標準看待守法概念,更在政治層面看到今日的香港警隊經已進化都無需受到法律制裁,只需要成為執法者,就可以擁有無上權威與神聖地位。似乎在港共政權下的警隊,不但擁有警察宿舍和警察會所物質上的享受,更享有無視一切法規而不必受到法律制裁的特權地位,看來加入香港警察應該就是人生目標了,擁權自重目中無人,就連去便利店都只需要順手牽羊,日後可能更要店員「謝主隆恩」、多謝賞面來喝我的飲料。

當警察權力無所制約,警隊口中自詡信譽優良世界首屈一指的紀律部隊,淪落到今日人人得而誅之,只能夠留在警署內圍爐取暖、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自己仍然是伸張正義的代表,卻忘記了自己的薪金也是來自納稅人的,也忘記了香港人才是自己的老闆。作為區議員的我,或者就應該乖乖地跪在地上,好讓前線的防暴警員用膝頭壓在後頸,萬一不幸身亡也只是我好管閒事的後果?

很荒謬吧?沒錯,當公權力無從制約時,荒誕就會成為常態。

香港淪落 咎由自取

當行政主導的霸權橫行無忌,香港曾經引以為榮的法治與自由、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遭到破壞經已是可預見的結局。由2017年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執政至今未夠三年,今日香港經已和90年代的日子面目全非。在權力無所制約的社會,只要有一兩個人動了歪念而濫用權力,就足夠斷送香港未來。當香港的優勢一點一點敗壞在少數賣港賊、親中派、保皇黨,亦因為泛民主派癡心錯付中共政府滿滿以為先有「回歸」,日後就在「民主」在香港來到,更希望未來的日子中國都可以有民主,作為一個中國人希望可以一同擁抱這一份普世價值。可惜事與願違,誤信了「民主回歸論」,迎來了今日的絕望困境。我無意要責難民主路上的先賢,皆因多位前輩今日亦終將要面對惡法的打壓,今日香港的年輕人亦以此為鑒,不會相信暴走的當權者有甚麼花言巧語,眼前就只有以汗與淚重新建構香港的命運共同體,團結一致抗爭到底。

從無互信 難成兩制

回望80年代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的思想,似乎在烏托邦的世界執行時的確可以為香港帶來出路,也希望未來的日子台灣也可以透過「一國兩制」共同生活下去。在年幼時總會被學校老師鼓勵參與國情教育和國民教育的課程,也會學到一點所謂基本法的基礎和國家認同感。不過年歲漸長,開始慢慢懂得獨立思考,透過觀察可以發現所謂的願景似乎與現實大相逕庭,我們看不見「一國兩制」實行良好,只見香港制度日漸崩壞,曾經我也會以為信守承諾,就不會活得痛苦絕望,可惜良好的願望最終落空。如果以最崇高的理念和最嚴謹的信約守住「一國兩制」,今日香港就不會淪落至此。

修例風波一年後|甘文鋒:暴力手段踐踏民主價值 李傲然:一國兩制騙局早於去年被拆穿|2047香港說明書
或者是一年來我們提早認識了「一國兩制」的騙局,本質在於對中共政權的信任。

或者是一年來我們提早認識了「一國兩制」的騙局,本質在於對中共政權的信任。然而自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我們可以看到眼前的港共政權橫行暴走,面對二百萬人上街遊行沸揚民意仍是不動如山,最終釀成「一國兩制」騙局提前拆穿。今日2020年5月中旬,中央人民政府透過全國人大提呈議程,直接在基本法附件三當中加入國家安全法例,由中央政府直接頒布在香港實施的條例。「一國兩制」的西洋鏡正式被拆穿,剩下來的就只有港人垂死掙扎,奮力求存的抗爭。

港共政府架構多年來從來沒有反躬自省,永遠諉過他人,加上中共政權對於權力和控制慾有着病態的全然追求與擁有,香港演變到今日的局面其實理應在90年代早已有人看穿,所謂「馬照跑、無照跳」的神話幻滅只是時間問題。當香港人淪落到無所依靠,自己的政府都不會為自己的人民發聲和捍衛他們的基本權利,又有信資格怪罪人民追求命運自主的唯一出路呢?

後記:撰文之時正是國安法引起恐慌後的幾個晚上,一字一句的憤恨,同時帶來了莫名的恐懼。但願這篇文章,不會最終成為說我要危害國家安全的證據。

結語

〈2047〉今期請來了建制派和本土派議員談談他們的經歷、見解,望能為不同光譜的立場作些許參考。兩位撰文所道出的,是他們自身的經歷,也是屬於他們那個政治世代的普遍想法。現時港版國安法實行在即,使雙方政治立場更為兩極化。香港前路未卜,〈2047〉僅願能促成更多的世代與界別的對談,讓所有香港人均能共同剖析與建構此城未來之路。

修例風波一年後|甘文鋒:暴力手段踐踏民主價值 李傲然:一國兩制騙局早於去年被拆穿|2047香港說明書
香港前路未卜,〈2047〉僅願能促成更多的世代與界別的對談,讓所有香港人均能共同剖析與建構此城未來之路。

(投稿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