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鳳鳴07年加入OpenRice 將品牌重新包裝 現會員數目近400萬名 未來將推預購套餐

黃鳳鳴07年加入OpenRice 將品牌重新包裝 現會員數目近400萬名 未來將推預購套餐

近日爆發第三波疫情,政府規定食肆下午六時後不設堂食,令大量人轉而買外賣,帶動外賣平台的生意。近日選用OpenRice《開飯喇》外賣自取服務的餐廳數目急增,顧客的訂單數量亦相應上升,取代之前訂座飆升的勢頭。疫情影響整體消費氣氛,OpenRice《開飯喇》生意跟隨大市下調,但愈來愈多餐廳及顧客轉向網上平台,長遠來說對集團有利。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受訪者提供

OpenRice《開飯喇》於去年推出外賣自取服務,顧客可揀選合心水餐廳,點選食物落單並付款,然後等食物送到或前往自取。Openrice Limited開飯喇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黃鳳鳴說:「以前向餐廳介紹我們的『外賣自取』服務,負責人根本不想聽,因為外賣只佔一成,他們覺得沒有需要,疫情令他們不得不了解這些方案。」

報復式消費曇花一現

OpenRice《開飯喇》為餐廳免費提供手機,手機內預載了餐廳專用的手機應用程式(App),可以接收外賣訂單,並將訂單內容傳送至廚房;而系統代為收款,並於三天後存入餐廳的銀行戶口。

「我們接到不少餐廳的查詢,他們確認落實使用OpenRice《開飯喇》服務的時間,較以往大為縮短,近來數月,餐廳客戶數目大幅增加增過一倍。」

OpenRice《開飯喇》於今年2月至6月期間,免收餐廳使用外賣自取服務的費用,至7月恢復收取,相當於交易金額約6%,較其他外賣平台的兩至三成低得多。確診宗數由5月開始,一直維持低水平,商業活動亦轉趨活躍,人們湧上街娛樂,包括光顧食肆,被譽為「報復式」消費。

OpenRice《開飯喇》自2010年推出訂座服務,歷年經驗顯示,聖誕節、情人節、母親節及暑假是外出用膳的高峰期。然而今年情況特別,即使是6月這個傳統淡季,仍錄得破紀錄的訂座次數。

「3、4月較多打工仔在家工作,較多人惠顧外賣自取,至5月、6月在家工作人數銳減,但外賣自取訂單數目並沒有因而減少,或與顧客培養出習慣有關。」

踏入7月,再次推出的限聚令及針對食肆的政策,勢必令訂座次數下跌。OpenRice《開飯喇》成立於1999年,最初定位為資訊平台,集合用戶提供的食評及餐廳資料,其後於2007年被Jobs DB母公司JDB Holdings Limited收購。

黃鳳鳴07年加入OpenRice 將品牌重新包裝 現會員數目近400萬名 未來將推預購套餐
OpenRice《開飯喇》在餐廳擺放外賣自取單張,教導顧客使用手機落單。

與夥伴打造無縫體驗

黃鳳鳴於2005年加入JDB,並於2007年開始負責OpenRice《開飯喇》,當時員工僅數名,團隊將品牌重新包裝,並且重新收集及整理餐廳資訊,亦開始舉行「優秀開飯熱店大賞」,而當年平台主要透過增加流量吸納廣告,並且將生意模式複製至東南亞其他市場。OpenRice《開飯喇》於2010年推出為餐飲業而設的服務,因為本港的餐飲市場環境較為獨特,在港成功才擴展至其他市場。

近年OpenRice《開飯喇》致力研發餐飲科技,除了訂座及外賣自取外,還推出了餐廳管理系統、招聘、POS、聚合支付、遙距排隊、堂食點餐、購買餐飲券等。以堂食點餐為例,最能切合美食廣場的場境,無論是機場或商場內的美食廣場,顧客先找座位,便可以打開手機App點餐及付款,待有通知才去檔口領取食物,這樣可以避免人群聚集,減少交叉感染的機會。

黃鳳鳴07年加入OpenRice 將品牌重新包裝 現會員數目近400萬名 未來將推預購套餐
用戶可以用優惠價購買不同餐廳的餐飲券。

OpenRice《開飯喇》設有網站及手機App,平均每月活躍用戶逾600萬名,由於部分用戶是遊客,而疫情令遊客大幅減少,近期平均每月活躍用戶跌至500多萬名。任何人均可在OpenRice《開飯喇》搜尋資訊,當需要使用服務時,才需要登記成為會員,現時會員數目近400萬名。用戶除在OpenRice《開飯喇》上訂座、落單叫外賣外,亦可以透過其他平台使用其服務,因為集團近年開放API平台,與不同伙伴對接,打造無縫體驗。

已與OpenRice《開飯喇》對接的平台,包括HSBC Reward+ App、亞洲萬里通App、 Taikoo Social App、Lee Gardens App、支付寶App及AlipayHK App、TripAdvisor App、㩗程旅行網App等,互相接觸對方的用戶群。顧客可以在這些App的介面,搜尋餐廳、訂位、點菜、落單叫外賣、結賬及賺取積分,而毋須跳轉到OpenRice《開飯喇》的頁面。

黃鳳鳴07年加入OpenRice 將品牌重新包裝 現會員數目近400萬名 未來將推預購套餐
OpenRice《開飯喇》為餐廳免費提供預載了餐廳專用APP的手機。

原本OpenRice《開飯喇》今年有多個發展大計,部分因應疫情而延後,仍有部分於下半年陸續推出,工作排得密密麻麻。早兩個月疫情稍為退卻,OpenRice《開飯喇》原本與信用卡合作推出預購特色套餐的推廣活動,吸引用戶預先付款,培養這種消費習慣,現時已將計劃延後。

「以外出用膳為例,用戶需要『搵食』時,會在OpenRice《開飯喇》找尋資訊;到達餐廳,也會打開App看看必食推介,或者使用堂食點餐功能;現階段結賬時,就毋須打開App。」

黃鳳鳴07年加入OpenRice 將品牌重新包裝 現會員數目近400萬名 未來將推預購套餐
OpenRice《開飯喇》為餐廳開通AlipayHK收款系統。

推出定點外送服務

OpenRice《開飯喇》即將推出餐廳結賬功能,顧客用膳完畢,可以透過App結賬,一併享用平台、餐廳或信用卡提供的優惠。此外,OpenRice《開飯喇》正在測試外送服務,有見市場上有不少競爭者,為減少競爭,平台只做定點外送服務,不會使用車隊,僅以步兵送餐,故只在限定範圍內送遞,例如商場內的食肆,僅為附近的辦公室服務。

OpenRice《開飯喇》集合大量用戶資訊,可將這些數據整合分析,例如近期流行的菜式或食物,給餐廳作為參考,調整供應的食品種類,從而增加生意。由於OpenRice《開飯喇》服務多樣化,達到分散風險的效果,疫情令不同服務的需求出現變化,例如訂座減少、外賣自取增加。

「疫情影響各行各業,整體消費氣氛低迷, OpenRice《開飯喇》各項收入此消彼長,然而整體生意仍然跟隨大市下調,今年上半年按年下跌約兩至三成。原本預計下半年的生意,可望抵銷上半年的下跌,但因疫情逆轉,故未敢樂觀。」

疫情令人們減少接觸,轉而使用科技解決問題,相信疫情過去,人們經已習慣使用線上渠道處理生活大小事情,對手機依賴程度增加,長遠來說對OpenRice《開飯喇》將有正面影響。

黃鳳鳴07年加入OpenRice 將品牌重新包裝 現會員數目近400萬名 未來將推預購套餐
OpenRice《開飯喇》推出定點送餐服務,以步兵送往指定範圍。

在港預訂日本餐廳

OpenRice《開飯喇》原訂於今年5月、東京奧運舉行前,推出日本餐廳的訂座服務,顧客可在熟悉的介面,預訂數千間日本餐廳。「香港人最喜歡去日本,但在餐廳訂座時往往遇上困難,有些網站只有日語,或者要求用戶先成為會員,透過OpenRice《開飯喇》預訂便可解決這些問題。」

香港人預訂餐廳,並不是承諾,最終不現身也沒有問題;但這種文化對日本人帶來不便,往往令餐廳大失預算,浪費預先預備的食物,一直為日本餐飲業界詬病。

OpenRice《開飯喇》與日本餐廳洽談時曾提出收取訂金的建議,然而遭到日本人斷言拒絕,因為他們的文化並不接受這種做法。最後OpenRice《開飯喇》決定,港人預訂日本餐廳時,需要提供信用卡資料,若最終「失蹤」,會向用戶收取手續費,提醒港人尊重日本人的文化。

「在OpenRice《開飯喇》訂座,會有提示功能,若果發現無法出席,可以提前取消預約,讓餐廳方面更有預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