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推進未來10年金融科技|吳漢銘

如何推進未來10年金融科技|吳漢銘

金融業的由來在於消費者購買現貨,故對於生產商來說,他們需要平衡當下購買原材料、聘請工人、投入生產機器等現金流出,又要預估未來產品的售價及銷售價格的正現金流入;對於消費者來說,如果貨物是中長期使用的,他們不願意一筆付款,但又渴望現在獲得貨品,希望用將來所賺取的工作收入抵償,於是企業及個人的金融市場就產生了。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iStock、Unsplash

金融科技的場景很多時候會使用區塊鏈用作交換即時資料,甚至是比較敏感的商業及個人資料。 其突破是能夠交換更多資料,以輔助融資決策,提供決策的準確率,減低融資成本。

所以金融的本質,從來都是對未來預測的工作,這就是金融科技的價值所在!

從投資者,企業生產者及以家庭為本的社會單元,多需要有具有效率的安排資金的邏輯。 本來都是和諧的,人工智能可以優化調配的決策。

但是由於人類也是情感的動物,對於資金安排有個人喜好,企業政治的考慮。 例如家族想控制公司,拒絕發行股票融資,或維持不上市,減低對手測看企業策略的機會;又或者是政治原因進行併購。這是機器不能理解的。

如何推進未來10年金融科技|吳漢銘
金融科技的場景很多時候會使用區塊鏈用作交換即時資料,甚至是比較敏感的商業及個人資料。 其突破是能夠交換更多資料,以輔助融資決策,提供決策的準確率,減低融資成本。(圖片:Unsplash)

大中小學教育體系宜變革

金融行為學對與金融科技的推進,就是解析並數碼化有關的行為,提高機器輔助人類的合適度,現在的發展都集中在理性的機器上。 隨科技進步,社會對於金融科技要求愈來愈高。

而大學、中學、小學的教育體系變革是必然的,近期創科局推出了中學創業實驗室計劃相關支出,但是老師的體系是教育局,就是另外一條線的事情,香港科技教育的命脈,不能夠像以往割裂式的發展。

香港科技大學發布的科技人才研究報告顯示,擁有創業思維(Entrepreneurial spirit),學習韌性(learning agility), 遊刃模糊情況(Navigating ambiguity),創意導向(Innovation orientation)及群體合作性(Cultivate a unified culture),這些能力肯定不是上大學就突然獲得的。

身為家長或老師都知道,這些特徵在現在主流學校內獲得甚麼成績? 沒有一樣是跟syllabus相關的,因為考評是可靠機械式的,在現有教育體系下,老師根本不能允許模糊。

教育幾乎決定了人力成本和經濟效應,社會愈多符合相關技術人才的產生;加上吸收國際人才,就決定了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核心競爭力。

技術可暫時複製,不過人口不能隨便遷移,雖然目前市場動盪,但是重要有價值的事情,比如教育、商用研發、法規支持都是影響下個10年香港金融業的面貌。 作為成年人,也應該對10年後的自己或下一代負責。 筆者下一步也會往以上的幾方面努力,預期逃避,如解決有關問題。

如何推進未來10年金融科技|吳漢銘
吸收國際人才,就決定了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核心競爭力。(圖片:iStock)

延伸閱讀:中小企金融服務不足 五大技術問題|吳漢銘

延伸閱讀:金融科技與傳統人才的異同|吳漢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