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顧問:應考慮避嫌  華置 公園均稱 非直接洽商廣告位

公關顧問:應考慮避嫌 華置 公園均稱 非直接洽商廣告位

公關顧問:應考慮避嫌  華置 公園均稱 非直接洽商廣告位
公關顧問:應考慮避嫌 華置 公園均稱 非直接洽商廣告位

[am偵查]銅鑼灣為港島區消費及娛樂熱點,人流暢旺,區內大廈大型廣告牌林立,吸引各大品牌、機構落廣告宣傳。不過,有廣告界業內人士透露,涉今次「森度遊」外牆廣告的地段,即香港大廈1、2樓外牆位置,雖位處黃金地段,但因廣告牌高度及位置問題,較難直接接觸人群,所以叫價較同區其他位置稍低,估計租用該地段的每塊廣告牌連製作費約10萬元,海洋公園一口氣租用7塊廣告版宣傳森度遊,估計需要數十萬元。

華置:交廣告公司物色客戶
本報查冊後發現,有關廣告牌位置的外牆業權和銅鑼灣地帶(商場)部分商舖於1992年由一間名為Hillsborough Holdings Limited的公司買入,而該公司為華置全資擁有的子公司。就海洋公園一次過租用該地段7幅廣告牌之安排,華人置業集團回覆查詢,指集團不會與租用廣告牌的客戶直接溝通,一般通過長期合作的廣告公司為該物業外牆廣告牌物色客戶;集團在確定收取合作夥伴的准用費金額前,不會知道客戶身份,而一概以公平商業原則評定准用費。至於客戶與合作夥伴間的協議及廣告費用,集團並不知情。今次集團亦在與合作夥伴達成基本條件後,方獲告知客戶為海洋公園,而在不違反法例等重大原則的情況下,他們不會基於客戶身份,禁止其租用廣告牌。

至於華人置業集團主席、今年7月「坐正」出任海洋公園主席的劉鳴煒,對今次海洋公園買華置物業外牆廣告位是否知情,華置表示,劉鳴煒並不會參與任何有關廣告牌租務事宜或交易詳情。
海洋公園發言人亦指,公園董事會及主席劉鳴煒,從無參與或審批有關事宜。海洋公園亦指,園方從未獲通知有關戶外廣告位置由Hillsborough Holdings Limited持有,強調園方是委託廣告媒體顧問制定媒體方案及執行活動推廣,並負責策劃及執行廣告投放。發言人又補充,「森度遊」的廣告及宣傳方案涵蓋報章雜誌、電視、網上、戶外及直效行銷,其中戶外廣告則包括港鐵網絡及銅鑼灣之廣告牌。

公關:應盡量避免令人誤會
前立法會議員、現為公關顧問的李華明認為,因海洋公園不是普通商業機構,在接受政府資助和監管下,應盡量避免令外界誤會兩公司有利益輸送,他稱:「除非位置又平又靚又正,對海洋公園有得益,那便無可厚非,但都要有個透明度交代。」他指,廣告公司或只從技術層面考慮立置是否適合,惟政治敏感度未必足夠,「若有任何令人懷疑的地方都應避免,甚至可能要忍痛不租該地方。」
資深廣告人、The Bee’s行政總裁曾錦強亦認為,廣告公司重視的是廣告位的效力,會考慮人流、地點、人群類型以及價錢和成本效益,一般很少考慮發展商和物業背後等關係。至於是否因社會政治化加劇影響廣告策劃,他指,政治化考慮在廣告界一向存在,十多年前已有廣告客戶不願意在某些媒體落廣告,但認為現時廣告界政治化情況不算嚴重,除個別媒體的政治色彩比較強烈,大部分都比較中立持平,不會令到廣告界陷入「無得揀」。除街道上見到的廣告牌,曾錦強指布置在地鐵、巴士等的廣告亦屬於戶外廣告(Out-of-home advertising)的一部分,「由於戶外廣告牌是比較貴的媒介,很少客戶會鋪天蓋地在全港各區布置,因此只會選擇最突出的地段。」他認為,若廣告顧問知道該客戶的主席從事地產界,則可能需要提高敏感度,看看是否需要避嫌。

劉鳴煒6月起無持華置股份
華人置業(127)主席劉鳴煒於今年6月,將所持約4.76億股華置股份,悉數轉讓予華置執行董事陳凱韻(甘比)3名子女,但沒披露作價,倘以華置本周一收市價4.08元計,該批股份市值約19.4億元。
華置股權近年變動頻繁,劉鑾雄先在2014年淡出華置,退任主席及行政總裁,其後由劉鳴煒接任上述職位,但劉鳴煒一年後辭任行政總裁,續任主席及非執行董事至今。

資料來源:AM730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