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白酒行業 非一家獨大|尹滿華

中國白酒行業 非一家獨大|尹滿華

眾所周知,互聯網的世界是贏家通吃(Winner Takes All)的世界。所謂的贏家通吃,是指行業老大只有一人,沒有老二的位置。該等贏家通吃的內地互聯網企業,比比皆是。在互聯網電商領域有阿里巴巴;在互聯網社交領域有騰訊;在互聯網搜索領域有百度,在互聯網約車領域有滴滴打車

撰文:尹滿華|圖片:中新社

該等互聯網企業能夠做到贏家通吃,原因是互聯網技術讓資訊傳播快而久,業務邊際成本低,模式可以快速複製。 所以,一旦某種習慣形成了,行業老大們只要好好地利用它們本身的規模優勢,佔領剩餘的市場分額,可謂不費吹灰之力。 這也意味著,雖然互聯網的應用門檻很低,但要撼動已證明成功的互聯網業務模式,幾乎不可能。

要在互聯網行業,佔據一席之地,除了創新就是創新。那麼,內地白酒市場是否也存在贏家通吃的機會呢?筆者相信不會。有人說,中國的白酒市場,可以簡單地歸納為茅台和「其他」。

截至9月30日止,貴州茅台的市值錄得20,960億元人民幣,不但超過工商銀行,成為A股市值最大的上市企業,更超過整個中國白酒行業「其他」18家上市同行的市值總和。

中國白酒行業 非一家獨大|尹滿華
截至9月30日止,貴州茅台的市值錄得20,960億元人民幣。(圖片:中新社)

茅台淨利潤超同行

相同的情況出現在淨利潤方面,2019年,貴州茅台淨利潤為442億元人民幣,超過其他同行的淨利潤總和,是名符其實的「茅老大」。 然而,若簡單根據以上資料,就斷定貴州茅台具有贏家通吃的能力,那麼可能忽略了貴州茅台所在的行業特性。

貴州茅台並非互聯網企業,只是一家擁有高端品牌、非常傳統的酒類生產企業,賣的是稀有而針對小眾市場的產品。這與互聯網企業針對的大眾市場完全不同。

此外,若再翻看中國白酒發展的近代歷史,就會更加明白,近代中國白酒行業老大的位置輪換非常頻繁。 雖然「茅(台)老大」、「五(糧液)老大」、「汾(酒)老大」最常被談及,但瀘州老窖其實才是迄今為止,擔當中國白酒老大時間最長的企業。

中國白酒行業 非一家獨大|尹滿華
相同的情況出現在淨利潤方面,2019年,貴州茅台淨利潤為442億元人民幣,超過其他同行的淨利潤總和,是名符其實的「茅老大」。 (圖片:中新社)

自1952年第一屆全國評酒會後,一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瀘州老窖的產量,比四川另外五家酒廠產量總和還要多。 1984年內地取消酒廠糧食調撥的限制,酒廠可按照市場價格購買糧食,同時酒稅也有了大幅下調。 汾酒抓住了這一機遇,產能快速擴張,成功佔了13種名酒產量的一半。彼時,名酒價格尚未放開,產量直接決定實力。

1988年汾酒取代瀘州老窖成為「汾老大」,也是在這一年,國家放開名煙名酒價格,五糧液等企業率先提價,最終在1994年超過汾酒,成為「五老大」。 2010年,貴州茅台實現淨利潤50.5億元人民幣;而五糧液的淨利潤僅43.95億元人民幣,貴州茅台則首次超越五糧液,進入茅台時代。

中國白酒行業 非一家獨大|尹滿華
貴州茅台並非互聯網企業,只是一家擁有高端品牌、非常傳統的酒類生產企業,賣的是稀有而針對小眾市場的產品。(圖片:中新社)

延伸閱讀:本港收藏界臥虎藏龍 小一片紅郵票價值2,000萬元|尹滿華

延伸閱讀:義大利靈魂之酒Sassicaia 優雅而溫柔 令人一品傾情|卓麗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