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版馬雲」彭蕾 由HR爬上支付寶CEO、螞蟻董事長之路 值得學習的職場信條

「女版馬雲」彭蕾 由HR爬上支付寶CEO、螞蟻董事長之路 值得學習的職場信條

阿里巴巴(00388)旗下螞蟻集團暫緩上市的同時,也令這間獨角獸企業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說起螞蟻,不得不提到其前任董事長彭蕾。這位「女版馬雲」是如何在逾20年的創業人生中披星戴月,最終穿越命運之門呢?

撰文:經一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GettyImages圖片

彭蕾是重慶人,作為阿里「十八羅漢」之一,被視為是創辦人馬雲的左臂右膀。早在2017年胡潤百富榜上,彭蕾以400億元人民幣的身家,位列阿里系第二名,身家僅次於2,000億元人民幣的馬雲。2018年4月,彭蕾卸任螞蟻金服螞蟻集團前稱)董事長,交棒給井賢棟。

過去20多年裏,彭蕾加入阿里後,從人力資源(HR)部門做起,於2010年接任支付寶行政總裁(CEO),最終一手打造了這隻「巨型螞蟻」。從事過教育、HR、財務、客服、產品、金融等工作的彭蕾,無論職場賽道和身分責任如何轉換,她都能從容應對。

選對老闆堅定追隨

她說,想在男性主導的金融世界裏佔有一席之地,女人要將「愛做夢、不講道理、小心眼」的女性特質發揮到極致,要相信自己的直覺,敢於做一個有夢想、愛堅持的人。

而她追隨馬雲的過程,也一樣是憑直覺。和馬雲一樣,彭蕾曾經是個教師,也是放棄了教師工作,跟著丈夫孫彤宇創辦中國黃頁,成為「北漂」。同時,他們夫妻倆也不約而同地看中了另一個男人——馬雲。

除了看人獨具慧眼外,她在認定目標後,能堅定選擇,死心塌地,不問前路。

畢竟,當年要跟馬雲去杭州創業,意味著放棄在北京的高薪工作,去承受未知的風險,而她敢於賭上自己的前途,絕不是一時衝動。

1999年,阿里剛剛成立,資金極度匱乏。彭蕾發現,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馬雲仍能為了戰略布局考慮,在金錢誘惑面前保持清醒判斷,堅守初心。彭蕾的智慧,在於她並不過度關注薪資等條件,而是眼光長遠地跟著一位有頭腦的好老闆。

因為她看人眼光強悍,其後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阿里的HR和首席人才官(CPO)。在甄選人才時,為了在多如牛毛的簡歷當中精準挑選適合的人才,她練就了一對識人斷事的火眼金睛。彭蕾與螞蟻的故事始於2010年,當初的只有支付寶,是一個在淘寶上購物才會使用的支付工具。

接手支付寶開反思會

到2009年,支付寶用戶數已逾2.7億戶,日交易量達12億元人民幣,但用戶體驗的缺失成為淘寶發展的瓶頸。馬雲曾經直斥支付寶「爛到極點」,甚至在2010年的支付寶年會上直言:「如果再不重視,這就是支付寶未來的追悼會。」

為了扭轉局面,馬雲調來彭蕾接任支付寶CEO一職。

彼時的彭蕾對金融科技一竅不通,而她新官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團隊成員,開了整整四天的戰略反思會。

會議室內眾人席地而坐,一邊飲酒;一邊暢談支付寶存在的問題,不少員工藉酒勁發牢騷及訴苦,更有人激動得嚎啕大哭。

會後,支付寶火速打開局面,快捷支付、餘額寶等產品相繼出現,大受市場歡迎,為今天萬億元人民幣估值的螞蟻打下堅實基礎。

彭蕾上任後,不斷完善支付寶的功能,還開啟公共事業繳費。要知道,當時這種苦差事,金融機構是不願沾手的。支付寶後續開發出真正幫用戶解決生活問題的產品,例如繳電話費、水電煤氣費、信用卡還款等看似不起眼的功能。

這一步讓支付寶從單純的支付工具,轉型為全方位的生活服務平台,意味著拓展到更廣闊的用戶基礎。可以說,支付寶能有今天的市場分額,彭蕾功不可沒。

她不是技術精英,卻在處理各方關係上表現老練。

平定公司危機

2013年餘額寶橫空出世,許多用家將錢存入餘額寶。內地四大銀行感覺受到威脅,於是在2014年3月初集體下調快捷支付額度,馬雲公開表示:「四大天王聯手封殺,支付寶雖敗猶榮,雖死猶生。」

形勢緊張之下,彭蕾沉穩應對,出來說了三點穩定市場:第一點是銀行跑出來的存款,只是存款總量的1%,對銀行不構成威脅。

第二點是餘額寶不是支付寶戰略級產品,不為顛覆誰,或者打敗誰;第三點是支付寶期待與各大行延續良好合作。

就這樣,她以冷靜化解了一場突如其來的危機,還鋪好了後路,「餘額寶危機」得以平息,彭蕾處理矛盾的方式可見一斑。

或許彭蕾的繼任者井賢棟對她的評價更真實:「她極為懂人、極會用人,擅長很好地將整個組織的使命、願景與組織能力相結合。」

「女版馬雲」彭蕾 由HR爬上支付寶CEO、螞蟻董事長之路 值得學習的職場信條

延伸閱讀:龍湖吳亞軍百分百細節控 由女記者起家創富 成地產業界女首富

延伸閱讀:DFS創辦人Chuck Feeney 死前捐錢捐到破產 啟發Bill Gates、畢菲特《福布斯》喻為「慈善界的007」